<pclass="name"></p>面對高婉妮這種千金大小姐,張小凡知道不能跟她硬著來。他當下點點頭,笑著說:“你放心,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我一定會給你整一個非常刺激有趣的事情。”“當真?”張小凡眼角一挑:“我什么時候騙過你了?”接著,公司經理劉進顯先是帶著張小凡參觀了工廠。當張小凡走出車間的時候,辦公大樓前邊的停車位上,已經停了十幾輛轎車。最后,當劉進顯帶著張小凡幾個人來到會議室時,看著站在會議室講臺桌上的妙人兒,張小凡不由地愣了一下。身邊的孫二牛也是條件反射地問:“小妹,你咋在這里?”孫若溪轉頭,看到張小凡的時候,眉目之間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絲喜色。而這么一個細微的動作,卻被平時看起來粗枝大葉、喜歡捉弄人的高婉妮給清楚地捕捉到了。高婉妮看著走過來的孫若溪,那對好看的柳眉,微微地蹙起。孫若溪剛走到張小凡面前,甚至還沒來得及開口,高婉妮冷不丁地出聲:“哎,這看起來柔柔弱弱,好像隨便能夠拿捏的小妹子是誰啊?”高婉妮這句話倒是提醒張小凡了,盡管近段時間一直讓孫若溪在他身后做一些事情,但仔細說起來的話,他好像一直沒有給孫若溪弄一個確切的職位。而聽到高婉妮這句話的孫若溪,心里面卻不由地緊張了起來,她微微抿著紅唇,不敢直視張小凡。“她叫孫若溪,算是我的私人助理。”張小凡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孫若溪原本緊緊握在一起的雙手,微微松開了。這時,高婉妮那放著光的眼珠子,一直在張小凡和孫若溪之間移動,隨后對著張小凡不陰不陽地吐出三個字:“有、奸、情。”“咳咳,那個、若溪你怎么會在這里?”旁邊的劉進顯連忙開口:“老板,昨天跟孫助理商量集資事宜的時候,她提了好幾個建議,我覺得這些建議非常好。而且,孫助理的思路非常清晰,所以我就拜托孫助理將我們公司接下來的戰略部署,給您進行一下匯報。”“嗯,開始吧。”張小凡要做的這個項目,不僅僅需要錢,同時也需要很廣的人脈,因此,他才搞了這么一個集資的活動。接下來兩個小時的匯報,都是孫若溪一個人在臺面上主持。她所闡述的內容,不僅讓張小凡兩眼放光,就連一開始在旁邊假裝打哈欠的高婉妮,也是慢慢地聽入神了。聽匯報的過程中,張小凡腦子里面就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他都要把孫若溪留在自己身邊!孫若溪雖然身上穿著的衣服很簡單普通,發型也是用黑色的皮筋扎著一頭馬尾,臉上甚至沒有涂抹任何化妝品,但她就這么站在臺上,已經很容易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兩個小時過去了,下邊一大堆人,全程沒有一個走神的。說實話,這一刻就連高婉妮也不得不承認孫若溪的魅力。不過,高婉妮向來喜歡搞事情,在孫若溪說完之后,她立即對著孫若溪問:“你剛才說了那么多,就沒有提到部署這個所謂戰略要花多少錢,那么現在我問你,你打算集資多少錢?”話音落下的瞬間,孫若溪從容地按下了電腦的一個按鍵,很快,身后面的顯示屏上出現了一個很長的列表,而列表的總計數額是,二十億!“你瘋了嗎!?”高婉妮的這一聲呼喊,可以說,是喊出了除了張小凡以外,在場所有人的心聲。這時候,原本在下面聽得連連點頭的投資商們,有的直接站起來提包就走,有的則是破口大罵。“這個女人是不是想錢想瘋了?”“二十億,老子都特媽可以造一棟樓了!”“神經病,浪費老子時間!”“以后離這個公司遠一點,這里面的人腦子都不正常!”而由始至終,孫若溪都沒有說一句多余的話,她就這么站在講臺后面。以一個如同禮儀小姐般的站姿立在那里,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過去,孫若溪的端莊和從容都是那么無懈可擊。等那些投資人都離開了之后,張小凡慢慢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問:“一定要這么多錢嗎?”孫若溪點點頭:“這個項目的賬戶和資金都要獨立,不能跟老板之前的那些錢混在一起。雖然看起來這個數額很大,但是它的回報率極高,而且我們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搶占整個市場。”孫若溪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無論是表情還是音調,都沒有太大的波動。接著她又補充了一句說:“如果速度夠快的話,不到半年就能回本。”接著,孫若溪給張小凡算了一筆賬:“東海的人口有2400多萬,汽車的保有量將近400萬輛,而且每年都在增長。現在車庫一年的租金一般是3000到8000……”單單車庫的租金,一年就是一大筆收入,除此之外,孫若溪還給張小凡算了許多額外的收入,也同樣是一筆巨款!這筆賬一算下來,別說是張小凡了,就連向來對投資賺錢沒什么興趣的高婉妮,也是兩眼放光!不過,孫若溪開出的二十億金額實在太高,就連高婉妮也有些咋舌。張小凡想了想,隨后對著孫若溪問:“用我那張黑卡,可以從銀行里面貸20億的款嗎?”孫若溪微微搖頭:“黑卡雖然沒有限額,但只能用來消費,不能用來提現投資。”張小凡沉默了片刻,隨后轉身拿著手機走出了會議室。他剛剛走出會議室,高婉妮立即起身跟了出去。只是,高婉妮還沒走到會議室門口,外邊就傳來張小凡的聲音:“二牛,幫忙擋一下。”話音落下,孫二牛就如同門板一樣,直接就站在會議室門口,擋住了高婉妮的步伐。高婉妮看著高高大大、結結實實的孫二牛,不由地冷笑地站定,瞬時她身后的女保鏢沖向了孫二牛。“砰!”女保鏢的拳頭結結實實地打在了孫二牛的身上,然而孫二牛只是朝著后面退了半步。在女保鏢和高婉妮驚詫的目光當中,孫二牛又站回原位。孫二牛甕聲甕氣地說:“沒有老板的話,門不能開。”“你……”在高婉妮氣得直跺腳的時候,張小凡已經在走廊的角落里,撥通了遠在國外的叔公電話。電話接通之后,另外一頭傳出來的還是叔公那聽上去略顯沙啞的聲音。不等張小凡開口,叔公就帶著一絲笑意說:“又來借錢了?”“是。”“這次打算借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