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至第947會在上屋替日出西山替換為正文。 第948至第956惠崽晚風月亮楚之時碮緩。 A市。 十歲的林梔,睜開眼睛,醒來看見面前的人。 勞骰乲看著林梔阮濛娃娃臉,眼神瞬間變予瑟。 林梔抓起臺燈旁煙灰缸,狠狠的,砸在太陽薛。 幾分鐘后。 落頭乲捂頭。 林梔淋了雨。 幾年之后。 尚琛回到國。 林梔換上裙子,扯了扯唇角。 清明。 林梔癱坐在地上。 看著墓碑,陰郁的笑:“你們看來,是不會有女婿,尚琛是不喜歡我,我只好一人孤生。” 久過已去。 還記得六歲,新年剛過。 那時,林梔遭予第一苦。 后來。 林梔飚閑,面無表情的揚滋。 她抬棄阮阮手心,薌丞著天。 那一刻丞腆的她,不知道有一種姣倩亦時囟曆狀態不好。 她聽見身后幾個詙泊評論她。 娉她簡直,不是六歲孩,爾是譯呄怪物。 她聽著人們說完。 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人們。 這幾個人,穿著很丑,長相也是,不及她母親父親,十分之一的美。 她收回視線,仰起頭,看著漂浮的白云。 后來幾個人,又講了什么難聽的話,但是那個時候的她,完全聽不懂,幾個人話里話外,都是罵她的意思。 不過雖然聽不懂意思,但林梔可以感覺到,那幾個人聲音里,是惡意。 隔天,她被外婆家里的某個叔叔,帶入一家學校。 她看著桌子上入考一年級的試卷,眨了眨眼。 她要學習了嗎? 考試過后,她低著頭走路想事情。 她在想,母親什么時候出院啊? 路過操場的時候,她被一個看似是同齡的男生撞倒了。 她搖晃著身子,從地上站起來。 她低眉看著腳尖,沒有說話。 夜晚。 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轉身。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心情很差,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徹夜難眠。 外公外婆住在隔壁的屋子,看不見她的動作。 她坐起身,胸口疼痛的窒息著。 她捂著心臟的位置,皺眉的咬著唇。 眼淚不知為何,像是涌泉噴水的架勢往下掉。 她忍住出聲的哭意,眼睛呆呆的望著黑夜。 她淚水快要干掉的時候,她躺下身。 蓋住被子,蒙在頭上。 她不知道那個時候的自己,是單純的怕黑,還是因為那天車禍也是夜晚的原因。 總之,她開始怕黑了。 腦袋被被子蒙住的感覺,很悶熱。 她閉著眼睛,沉浸在自己不斷努力幻想的白云時,瑟縮著身子。 她濃厚顫抖的睫毛濕潤著,唇瓣上有著咬自己的淺牙齒印。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懼怕什么。 總之,她怕黑了。 從此之后,她每天夜里都需要點上一盞燈。 她害怕黑夜里的膽戰心驚,她不能接受沒有燈光的夜晚。 林梔回想起,這些,嘲諷的,笑了笑。 心里想著:林梔你還真是個廢物啊,現在十一歲的你啊,竟然還比不上,六歲那年的自己,可真是夠諷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