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務:“孤狼”(階段五) 模式:歷史模式 時間:1937年 地區:上海 陣營:國軍 載具:維克斯MK.F指揮型坦克 背景:1937年8月22日裝甲兵團戰車2連5輛維克斯MK.E輕型坦克分為2組配屬于36師麾下,第1組3輛坦克配合36師108旅216團1營沿兆豐路前進,在隨后的戰斗中張啟元排長所乘的維克斯MK.F指揮型坦克與其他2輛維克斯MK.E坦克失去聯系………… …………………………………………………………………………………………………………………………………… 任務目標:重創日軍大淵小隊 場景加載成功, 3!!! 2!! 1! 任務開始!!! 地點:兆豐路 開始時間:深夜02:15 “維克斯MK.F指揮型?” 張銘看著旁邊跟維克斯MK.E坦克感覺沒什么兩樣的MK.F指揮型有些不懂了,急忙圍著坦克繞了一圈看看有什么不同,然后張銘就看到了這輛指揮型炮塔后部比MK.E要突出來一些,張銘直接爬進坦克內部看著突出來的位置上放著一架類似無線電的玩意兒,然后張銘就懂了這兩者的區別是啥了。 深夜02:45 虹口河…… 在與那輛前往216團1營2連方向進攻的維克斯MK.E坦克分別之后,化名卜孟英的張銘站在裝填手的位置透過機槍瞄準孔看著外面正在激烈交戰的中日雙方。 “卜孟英,裝彈。”維克斯MK.F坦克里車長兼炮手的張啟元排長在打出一發47mm高爆彈后對著身旁裝填手張銘提醒道。 聽到提示后張銘熟練地拉開炮閂,退出發燙的空彈殼,抄起一枚高爆彈就塞進炮管,最終在再復原了炮閂后報告道: “裝填完畢!” 車長張啟元透過瞄準鏡對準一處日軍掩體后直接開火…… 轟!咻~~ boom!! “ばか、これは何回目の攻撃ですか?”(混蛋,這是第幾次進攻了?)日軍海軍陸戰隊東部支隊左翼陣地上的第9大隊第二中隊川崎中隊長向著右側的一個日軍中尉小隊長問話。 “6、これは何回目の攻撃ですか?”(第六次了,對方完全沒有放棄的架勢。)日軍少尉小隊長嚴謹而正式地回答著長官問話。 “本當にしつこいですね。警戒してください。狀況があったらすぐに知らせてください。今大隊長を探して応援します。”(還真是難纏啊!保持警惕,有情況馬上通知我,我現在去找大隊長要支援。)川崎中隊長看到己方士兵在國軍的持續而猛烈的進攻下傷亡慘重后,打算通知上級請求戰術指導。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咔嚓! 在日軍守軍的一處機槍陣地上,一挺九二式重機槍在打完30發7.7mm的彈板后,立刻就被216團1營的民24式重機槍用250發的帆布彈鏈壓制射擊壓到頭都抬不起來。 “ばかやろう!使っていない銃器デザイナーはチェーンを使うことを習ってはいけませんか?これらの弾板は何をするに足りますか?”(混蛋!那些沒用的槍械設計師就不能學著用彈鏈嗎?這些彈板夠干嘛的啊。 )被國軍連續不斷的子彈壓的不敢冒頭的九二重機槍主射手瞬一一邊努力縮著腦袋一邊張嘴怒罵著坑爹的重機槍設計師。 “1連長,快趁著日軍的重機槍被壓制組織進攻。”216團1營長吳垂昆覺得時機成熟后對著整裝待發的1連長開始大吼。 “是!營長,一連的跟我上。” 不一會百來號戴著鋼盔的身影向著已經失去重機槍火力的日軍第九大隊陣地展開突擊。 很快1營長吳垂昆就看到了1連的士兵們借助街面上的各類掩體,不斷的匍匐前進,斷斷續續接近著不遠處的日軍陣地。 “浩子快丟手榴彈!”帶隊突擊的1連長在看到那個離日軍陣地只有十幾二十米的士兵后開口喊道。 那個名叫浩子的國軍士兵小心翼翼的躲避飛來飛去的彈雨,動作不協調的取下隨身M24長柄手榴彈,擰開尾部蓋子,隨后拉開引信用力一甩就扔向了前方的日軍掩體…… 哐啷! “あら!痛いです。”(哎呀!好疼。) 一個被手榴彈砸到鋼盔的日軍海軍陸戰隊士兵下意識地想要尋找砸他腦袋的東西,然后看到冒煙的物體后就是一句:“神様よ!”(天神啊!) boom!! 隨著M24手榴彈戰斗部里170gTNT的一聲爆炸,那個日軍士兵和他周圍一片的同伴就再也沒有任何聲音了。 “憎らしい!全員の勇士はあなた達の手雷を落として、機會を作って機銃の手を保護して改めて弾薬を詰めます。”(可惡!全體勇士丟出你們的手雷,制造機會掩護機槍手重新裝填彈藥。)留守陣地的少尉小隊長看到浩子丟的手榴彈后腦筋一轉立刻朝著四周下令。 聽到指令的日軍海軍陸戰隊士兵們取下隨身配置的91式手榴彈快速拔出保險銷,接著將保險帽用力在鋼盔、槍托、鞋跟等地方磕了一下后,看都不看就朝陣地外面迅速丟了出去。 boom~boom~boom~boom~boom~boom~boom~boom~boom “早く弾薬を詰めなさい!”(快裝填彈藥!)九二重機槍主射手瞬一立刻對著位于左側的供彈手喊道。 供彈手立刻拿著長約42厘米的30發彈板就朝彈口塞了進去,然后 咔! 聽到這個表示安裝成功的響聲后,主射手瞬一對準剛才朝他射擊的那挺國軍重機槍方向就開始射擊……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躲避!”剛剛躲過日軍手榴彈爆炸的1連長在發現日軍的“野雞脖子”又開火后急忙提醒手下士兵暫避鋒芒。 而日軍陣地的小隊長看到對手因為己方重機槍掃射后極速下降的火力密度立馬對著縮在掩體里的帝國勇士們喊道:“すべての兵士はただちに反撃に入った!”(所有士兵立刻投入反擊!) 一群聽到長官命令的日軍士兵立刻起身趴在掩體上對著敵軍方向就是一頓火力射擊。一時間日軍就用精準的射擊術和輕重機槍的火力將正在進攻的216團1營官兵們給壓了下去。 咔嚓! “早く!終わったらすぐに裝弾を続けます。”(快!打完了快繼續裝彈。) 正在壓制國軍進攻步伐的九二式重機槍主射手的瞬一火急火燎的提醒供彈手。當再次聽到咔的一聲后重新瞄準的瞬一準備射擊時一發高爆彈落在了他的不遠處…… boom!!! 瞬一和供彈手還有那挺55.3kg的九二式重機槍就被爆炸的氣浪掀到一邊去了。 接著一輛由四種不規則色塊組合成的國軍維克斯MK.F坦克出現在日軍陣地前100米處。 “裝填完畢!”再次重新裝填完高爆彈的張銘抄起7.7mm維克斯機槍對著敢冒頭的日軍士兵就是一頓掃射。 看著己方的優勢局面被一輛敵軍戰車給打破了的日軍小隊長差點氣到暴走。 被突入戰場的敵軍戰車打破平衡后,重新解放的國軍重機槍組重新開始射擊壓制掩體里的日軍。 “小隊長、勇士達はもうすぐ耐えられなくなります。これはもう勇気のないことではありません。退卻を命じてくださ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小隊長,勇士們快頂不住了,這已經不是勇氣不勇氣的事情了,請下令后撤吧!)一個軍曹分隊長來到帶隊小隊長的身邊用著懇求的語氣說。 “ばかやろう~~”(混蛋啊~~)在此處戰場最高指揮官的允許下,這支無力回天的日軍守軍決定立即后撤。 但是吧!在月光和周圍爆炸引起的火焰照耀下那一個個頂著鋼盔穿著海軍軍服有序交替撤退的日軍身影在牢牢盯著他們行動的國軍士兵眼里那簡直就是一個個軍功。 不說其他國軍步兵他們,就說張銘所在的維克斯MK.F坦克對于開槍射擊的日軍士兵完全不怕,直接就是一連發7.7mm重機槍子彈。 一個個因為交替撤退而缺少足夠有效的日軍海軍陸戰隊士兵被一個一個追擊的216團官兵挨個放倒在撤退的路上。 “追!”在撂倒一片的日軍后,216團1營營長吳垂昆直接下令趁勢追擊增加戰果。 在兆豐路因為國軍3輛坦克的加入在對據守虹口河的第9大隊各線街口、要點陣地發動第六次猛攻后,受到進攻的日軍陣地都在迅速的陸續失守,各處日軍防御陣地被國軍一點一點的吃掉,防守的日本海軍陸戰隊也被氣勢如虹的國軍部隊紛紛打的潰退,一條條求援的電報和接連不斷的電話求助充斥著日軍指揮部,接連收到壞消息的日軍指揮官第九大隊大隊長月岡重演少佐只能緊急聯系后方的炮兵隊請求炮火支援,并且下令九四式速射炮和四一式山炮組合的反戰車隊迅速調往前線,消滅敵方戰車重新鞏固各處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