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人休走

第兩百四十四章:奇怪老人真奇怪

“砰!” 老和尚舉起了戒刀一刀劈下,呼嘯著的內氣直接將山道劈開,但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的,他避開了那座孤墳,沒有將之也一并毀去。 奇怪老人抽身退入了迎親的隊伍里,他手中若有若無的絲線飛舞著,內氣順著絲線涌入了那無數的人偶之中。 一時間,原本保持著靜默的人偶似乎都躁動了起來,就像是一只只鬼怪聞到了新鮮的人肉,貪婪地注視著老和尚。源源不斷的內氣在它們的身軀之間涌動著,使得它們的衣衫揚起,肉眼可見的血色凝結在它們的身上,又隨風逸散,仿佛是一只只妖魔在那里張牙舞爪。 “啊!!!!” 除了依舊默默地坐在轎中的“新娘”之外,幾乎所有的人偶同時張開了下巴,共同發出了一聲凄厲無比的“尖叫”。 這叫聲如是百鬼哭嚎,激得山林震蕩,鳥獸奔行。 但與其說這是“尖叫”,倒不如說這只不過是由內氣震動所發出來的聲音。 與普通的尖叫聲不同的是,這種聲音極其刺耳,能叫聽者心搖神晃,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其震傷耳鼓,從而短暫失聰。 而作為震動了內氣的人,奇怪老人體內的內氣與外在的內氣同樣震動著,所以他不會受到這種聲音的影響的。 凄厲的“尖叫聲”傳響而過,老和尚身上的衣袍翻鼓,隨后,他的身周就立起了一尊金身大佛,盤坐在山路之間,攔斷了山腰。 渾厚的內氣阻斷了奇怪老人詭異的招數,下一刻,和尚就再次舉起了戒刀殺向了那鮮紅的親隊。 奇怪老人身側的百鬼也毫不示弱,只見他們姿態各異,或是從嘴中吐出了尖銳的口器,或是從手臂里扯出了長刀,或是衣袍破開,伸張出了八只手臂匍匐在地上獰笑著。 血色的內氣將它們裹挾在其中,使得他們看上去一個個都形如厲鬼邪魔,長發飛舞,大紅色的衣袍更是讓他們那沒有五官的面貌顯得更加慘白了一分。 “啊!!!!” 它們尖叫著,從四面八方撲向了沖來的老和尚,好似群魔亂舞,欲將血肉分食。 天門山里,金身大佛怒目圓睜,身后是一片佛光萬丈,如同金剛降世,手掌并攏,長綾鼓動,一掌拍向了面前的妖魔。 而那無數的人偶,則像是一只只荒山厲鬼,哀嚎哭吼著,帶著綿綿無垠的恨意和不甘,露出了自己的爪牙,撲咬向了佛陀。 兩者相撞的時候,是天地一滯。 佛陀一掌拍在了山壁上,發出了一聲遏止行云的巨響,使得山石破碎,土木傾塌。 但百鬼卻躲開了這一掌,撲在了佛陀了身上,或是用利爪撕扯,或使用尖牙啃食,或是用骨刀削刺,破開了佛陀的金身,使得那一縷縷金光飛散。 一只鬼怪沖到了老和尚的面前,卻被那戒刀直接開膛破肚,變作了一地的殘軀摔下的山谷。 “老鬼,只靠你這些破木頭,可殺不死我。”目光森冷地看著被人偶圍在其中的奇怪老人,圓寂和尚淡淡地說了一句。 “殺不殺得死你,不是由你說了算的。”奇怪老人靜靜地站著,扯動了自己的一只手指,冷漠地回答道。 不得不承認,他的聲音很好聽,干凈純澈,溫潤人心。如果不是那詭異的妝容和紅得刺目的衣袍,他本該是個叫人羨艷的君郎。 老和尚的眉頭挑動了一下,隨后,他就感覺到了有什么東西抓住了自己的腳。 下意識地低頭看去,他看到了一截蒼白的手臂正死死地抓著自己的腳腕,那是他剛才打爛的一個人偶的手臂,血紅色指甲還是那么的醒目。 “看來你這些年也不是一點進步也沒有。”老和尚嗤笑了一聲,內氣一震,便將那手臂震飛了出去。 奇怪老人繼續扯動著手指,無數的殘肢斷臂再一次抓向了老和尚。 雨下得越來越大了,亂雨里,鬼怪和佛陀廝殺著,血色的內氣和金光相互糾纏。孤墳無聲的立在遠處,墓碑前空無一物。 “啊!!!”鬼怪的尖叫聲和佛陀的怒吼聲混雜在一起。 看著老和尚逐漸被無窮無盡的“鬼怪”的殘軀所束縛。 花轎里的那個新娘終于站了起來。 她的身上紅裙翩然,眉目間是一點朱砂,薄唇上的輕紅像是暈開了這一片茫茫的雨色, 奇怪老人沒有去看她,而是從讓一個人偶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紅布,輕輕地蓋在了她的臉上。 “當!”另一個人偶敲響了手里的銅鑼。 就像是真正的大婚之日一樣,奇怪老人握住了新娘的手,走向了“門堂”。 再一次劈開了一只人偶,老和尚的身子是已經幾乎動不了。混雜著奇怪老人那獨特內氣的斷肢斷臂將他緊緊地鎖在那里,使得他連彎曲一下手肘都做不到。 花轎被人偶放了下來,沒有參與相殺的人偶排在了山路兩旁,敲鑼打鼓,好不熱鬧。 仿佛是有無數的人來參加了這場婚禮,奇怪老人牽著新娘在“人群”的注視下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 “我說過,我會讓‘她’親手殺了你。” 說罷,新娘的手掌就無聲舉了起來,如同是一柄鋒利無匹的刀刃,緩緩地翻開了老和尚的血肉,一點一點地沒入了老和尚的胸膛。 “呵。”老和尚笑了一下,就在這時,他的內氣是又猛然涌動。 金光再一次從他的身上綻開,戒刀裹挾著磅礴的內氣劈向了奇怪老人的脖頸。 看著落下的刀刃,奇怪老人的目光是又黯淡了一分。 “當!”一聲錚響之后,戒刀被新娘用手接了下來。 而老和尚的身子也已然抽身退開,他的胸口鮮血還在潺潺地向外流淌著,但他卻恍若未覺似的,繼續向外凝結著內氣。 “你以為我這些年就只是再念經了嗎,那和尚沒法拔掉我給他種下的念頭,就像是他沒法自我了斷一樣,他也沒法自絕前路。” 說罷,和尚重新看向了奇怪老人,臉上露出了個毫無佛性的獰笑:“我的天資一向比你高。” “砰!”隨著一股浩瀚的內氣卷開,原本已經幾近消散了金身大佛再一次凝實了起來,或者說,它是比之前變得更加凝實了一些。 萬丈的佛光射出,破開了**,照亮了天色。 金身佛陀睜開了雙目,面容猙獰,像是要驅凈這天下的魔障。 卻不知,它本身就是最大的魔障。 奇怪老人牽著身邊的新娘,面色平靜地看著眼前的佛陀,半響,對著身側的百鬼說道。 “登堂。” 轉息之間,鑼鼓平息,鬼怪們皆轉頭看向了佛陀,露出了自己的閃爍著寒光尖牙和被涂成了血色利爪。 “吼!” 佛陀的手掌拍下,鬼怪們不閃不避欺身而上, 金紅兩色的內氣再一次相觸在了一起,也就是在相觸的一瞬間,數不清的人偶便灰飛煙滅。 但是它們也不是什么都沒有做到,它們前赴后繼的在佛陀的身上扯開了一道口子,并一點一點的加深著。 奇怪老人和新娘被人偶護在其中,順著被它們破開的道路緩緩地走向了老和尚。 沒有任何多余的招式,這就是純粹的內氣比拼。 終于,奇怪老人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 老和尚笑了笑,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向著奇怪老人推出了一掌。 而奇怪老人也牽著新娘的手,迎上了這一掌。 “砰!!!” 卷開了云層的內氣沖天而起,叫得風雨一亂。 那一天的天門山,震動不休。 ······ 當李駟聞訊趕到天門山中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天上還在下著雨,地上到處是四散破碎的人偶,斷了一半的花轎橫倒在路邊,早已沒有了之前那貴氣的模樣。 老和尚走了,奇怪老人跪坐在那里,胸口上插著一把戒刀,身邊倚靠著同樣殘破不堪的新娘。 鮮血順著他的身子流下,混雜在雨水之中,淌了一地。 “駟兒。”應該見到了李駟,奇怪老人有些艱難地抬起了自己的頭來,笑了一下說道。 “你來啦······” “嗯。”李駟沒有驚訝于奇怪老人為什么會說話,他只是站在那里,手中握著朽木劍,握得指節發白。 奇怪老人看著李駟的樣子,眼睛低了低,半響,他該是想到了什么,手指顫動了一下,操縱著新娘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一顆沾著血的方糖,遞到了李駟的面前笑著說道。 “駟兒,吃糖。” 李駟一言不發地看著面前的方糖,過了好久,才接了過來,將之放進了自己的嘴里。 “甜嗎?”奇怪老人問道。 “苦的。”李駟淡淡地答了一句。 “是嗎?”奇怪老人無奈地笑著,雙眼看著遠處,其中的神采愈發黯淡。 “那下次,我再給你買。” 說罷,他側目看了身邊的新娘一眼,這一眼里,似乎是包含了他這一世所有的溫柔。 “繡娘,我來娶你了······” 這次,他笑著靠在了新娘的身上,再沒有了一點聲息。 殘破的新娘摟著他,眉眼之中帶著的,是她這一世最美的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