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序之鱗

第333章 三百三十三萬 (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月票!)

隨著身軀被灼燒殆盡,庫尼尼的野望中道崩殂。 由于想要成為“奈瑟斯宮廷伯爵”,從而脫離一般魔鬼伯爵的晉升序列,他花費了自己所有的積蓄,將靈魂歸屬從巴托九獄轉移到了多元宇宙偏遠地帶的灰燼世界。 庫尼尼本來想要通過把這個位面拖入巴托陣營的方式,來獲得“地獄的饋贈”,同時他也估計這個落后的偏于世界并沒有能夠輕易殺死自己的存在。 可他哪曾想到,美帝奇帝國的大維術爾隱藏得如此之深,竟然有辦法將自己瞬間滅殺。 頃刻之間,這頭有著遠大理想的巴特組魔鬼就折戟沉沙,出師未捷而身死魂滅。 “不要嘗試同魔鬼做交易,”料理完手尾,大維術爾淡淡說道“除非最后能宰了他。” 然后,他回頭深深看了被禁錮在琥珀結晶中的奎斯一樣,然后便傳送離開了這間地下實驗室。 拜特城中,經過昨夜的騷亂,今日的氣氛分外凝重。 雖然已日上三竿,但是城市的街道上根本沒有多少行人,而每條街上都有士兵在巡邏。 對于其它城市來的商賈,更是有禁衛軍團的士兵親自上門,反復檢查盤問。 即便是稍稍遇到反抗,都會招致一頓拳打腳踢,嚴重些的甚至可能遭到斧鉞加身。 經歷了前兩日的惡魔之災,所有成市民都有些杯弓蛇影,相熟的人們紛紛互相打聽——他們都想知道昨夜那爆發的騷亂,到底是發生了什么。 有的人說,因為受到了惡魔的誘惑,那位巨龍帕夏背叛了美帝奇;有的人說,可能是有惡魔余孽為了幫主人報仇,伏擊了奎斯、炸毀了航站樓;如此種種,莫衷一是。 不過唯一肯定的就是,那些和南邊諾姆城與來往的生意人,都受到了重點關注。 他們之中,有不少人都被禁衛軍團派人連夜帶走,不知道是受到問詢還是審訊。 整個拜特城,唯一還算正常的地方就只剩下剛剛被修復,并且馬上就被投入使用的貿易碼頭。 那里的空氣彌漫著海鹽、肥料和沸騰瀝青的氣味,充斥著海鷗的叫聲,以及在碼頭勞作的人們無休無止的叫喊聲,他們裝貨卸貨的那些船只的桅桿在微風中輕輕搖曳。 惡魔之災過后,奎斯用他發明的“凈化水泵”,肅清了峽灣中惡魔領主化身的血肉流毒。 隨即,這座重要的港口就重新恢復了往日的繁忙,其程度甚至猶勝往昔。 聽聞昨夜的消息,今日清晨剛剛取消宵禁,扎甘帕夏便在他的直屬親衛護送下趕到了港口。 利用帕夏的身份,以及圍攏成一圈、看起來就不好惹的親衛,他輕而易舉地躲開了許多麻煩 比如拎著裝滿新摘蘋果的籃子,脖子上掛著家禽的男人們;在碼頭邊上堆好貨筐的,正大聲招徠路過的水手的小販;手里抱著布料,努力讓水手們相信自己的東西價廉物美的女人;以及拿著一些不知從哪里搞來的火絨售賣、同時也在覬覦海員錢包的孩童。 更主要的,他不用接受碼頭守衛那突然變得嚴苛的審查,經過一條專門為達官顯貴預備的通道,扎甘帕夏很快就到達了錨地,看見自己那已經升起半帆的座船。 “寒鴉號”,這是扎甘帕夏座船的名字。 其來源是在群島領水手之間流傳許久的一則傳說,據說古代有一艘能夠上天下海的傳奇戰艦,其名字就叫作“寒鴉號”。 此刻,扎甘帕夏真希望自己的座船能夠不辜負其名字——飛上天有些不現實,但起碼在大海上航行的時候能夠快一些,早點送自己返回群島領。 之所以他會有這樣的愿望,就是因為昨日那場針對巨龍帕夏的伏擊。 作為一名帕夏,他比普通城市民知道的內幕肯定要多一些。 從得知大維術爾對奎斯動手那一刻起,他就有了許多猜測,每一種都令他感到膽寒。 更加令人玩味的是,在這場伏擊之前,大維術爾還信誓旦旦地讓自己與那位奎斯閣下搞好關系。 據說,那位巨龍帕夏在反擊的時候,突然劇毒發作才會被大維術爾輕易俘虜。 而扎甘很清楚,他在宴會上拿出的鹵鱈魚,其實是由大維術爾的聞風統領特意,按照他的說法,為的就是向奎斯顯示自己的誠意。 “那盤鹵鱈魚肯定有問題,”他一邊慶幸自己沒有食用,一邊在疑惑,“可是巨龍帕夏,他也沒有吃到那盤鹵鱈魚,反而是他的食人魔同伴將其吃了個干凈?” 想了半天,扎甘也不得其中要領,他干脆放棄了思考,加快了腳步向自己座船走去,“拜特城現在已經成為了一處是非之地,還是早些回群島領才是正題。” 當他踏足甲板的一刻,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下些——扎甘是真后怕,擔心大維術爾對他來個殺人滅口,好永遠保存其下毒的秘密。 因此這位帕夏一直待在右舷的舵輪旁邊,直到“寒鴉號”七拐八拐地駛出了供船舶停靠的錨地,慢慢升起滿帆,全速沖出了峽灣的入海口。 正當他為自己的快速反應而慶幸不已時,想起自己今日尚未吃早飯,于是想讓寒鴉號上的廚師為自己準備一些食物,“記住,我只要干酪和清水。” 不是對于珍饈美味沒了胃口,只是因為他現在實在是不放心送入口中的食物,有巨龍帕夏的前車之鑒,扎甘可不認為自己的抵抗毒藥的本領能強過一頭巨龍。 待帆桁被海風鼓滿,又仔細檢查了一下操控船只的情況,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扎甘才轉頭走向位于船尾的休息艙室,準備先在那里進食,之后再小憩片刻。 當他走入艙室,一盤帶著藍紋的奶酪就被端上了餐桌,旁邊還配有一壺清水。扎甘打了個哈欠,剛剛想要動手去取食物,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指了指當值的親衛,“你先嘗些奶酪。” 親衛依言而行,扎甘稍待片刻見對方并沒有什么異常,最后才放下心來開始大塊朵頤。 吃著奶酪,感覺有些口渴,他便拿起水壺往自己口中灌入一些清水。 然后,這位帕夏就再也沒有醒來。 此時寒鴉號的甲板上,帆桁已然被重新收了起來,這艘帕夏座船重新駛回了拜特的港口。 站在港口一個攤位旁邊,正在和小販劃價的聞風統領看到了寒鴉號歸來——昨夜伏擊奎斯的第二項手尾也已料理妥當,現在他必須要去完成最后的工作。 摸了摸懷中揣著的莎草紙信箋,他不由得感嘆道“三百三十三萬銀凱特,或者與其等值的黃金……但愿我還能平平安安回來。” 永序之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