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靜靜微咬著銀牙的望著那些搶奪得很是激烈的家伙。 突然悻悻的開口道:“如果我離家不是這么匆忙的話,我就用元石淹死他們!” “這也是我的夢想!” 林瀚隨口答道,要自己能達到那種程度的話,豈不是想要什么煉制什么。 林瀚手掌磨挲著白玉扶手,旋即環顧全場,發現對這地心炎有興趣的人,似乎都并不像來自什么大勢力,這一點從他們抬價就能看出來,那些財大氣粗的人,可不會這么一點點的來玩。 這讓得林瀚稍微的松了一口氣。競價再度斷斷續續的持續了數分鐘,那價格終于是停留在兩千八百萬處。 墨塵望著競價開始結束,再度等了一下,然后就欲抬手宣布結果,而此時的顏靜靜已是氣鼓鼓的轉過臉。 一張秀氣的小臉,鼓得像個小包子。 “三千萬!” 林瀚終于是在此時微笑出聲。一些目光投射而來,眼神都是有些詫異,那顏靜靜更是愣了愣,然后愕然的轉過小臉,盯著林瀚,再然后,她咬了咬紅潤小嘴,不知道嘀咕著什么。 之前那將價格提到兩千八百萬的男子見狀,眉頭皺了皺,猶豫了一下。 終歸還是沒再出手,因為這個價格,已經是他所能夠承受的極限。 東西不錯,但是這么揮霍的話,恐怕自己也承受不住啊。 墨塵見狀,袖袍一揮。便是有著一道鐘吟聲在拍賣場內傳開,表示這地心炎已是成功被拍下。 旋即拍賣會繼續…… 顏靜靜水靈的眸子中,眼珠子倒是在轉來轉去,不過此時她的臉頰顯得有些扭捏,小手將手中的相互揉捏著扭來扭去。 她并沒有主動詢問林瀚為什么會買這地心炎,因為她可不想萬一到時候自己自作多情。那不是直接臉都丟光了。 雖然還是很想問,最終還是憋住了。 人家都幫自己兩次了,自己還想…… 林瀚懷著戲謔的心態等了半晌,見到她竟然還真能夠忍住,這才忍不住的一笑,道:“就是給你的!” “怎么樣,我說林瀚很好吧!” 鯨小魚笑嘻嘻的對顏靜靜說道。 顏靜靜臉頰一紅,旋即她道:“這個東西其實并不是只有那個老頭說的那些用處,其實地心炎還有著更有作用的用法!” 林瀚聞言,,倒是多看了顏靜靜一眼,美目深處掠過一抹異光,她清楚的把握住了少女所說的一句話,知道比首席拍賣師還知道的要多,看來這個小女孩身后的勢力很恐怖啊。 顏靜靜托著香腮,擺動著修長雙腿,道:“對了,娘親說過不能欠別人的人情。” 顏靜靜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從脖頸中間取出一塊由紅繩系著的玉佩。 那玉佩呈現乳白色彩,其中仿佛是有著液體在流動,整體顯得格外的古樸,不過隱隱間,似乎是有著一種無法形容的波動散發出來。 “這是一塊護身靈玉,會在你最危險的關頭自動激發,只要對方的實力沒有超過元尊鏡,就能夠為你抵擋一次致命攻擊。” 林瀚怔了怔,旋即前者略有些動容,這種東西也不是沒有,但是能多一件,就相當于多了一條命啊。 這看似簡單的古樸玉佩,竟然如此強大? “你還是自己留著吧,這個是你家人給你的!” 林瀚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他笑道:“相比之下,這個東西可是比地心炎價值高多了。” 林瀚十分的清楚,要是這個東西拿出去出售的話,恐怕兩千萬元石起步。 “不行,你如果不要的話,那我也不要那地心炎了。” 顏靜靜卻是異常的執拗,她認真的盯著林瀚,顯然并不是在說笑。這個女孩,同樣擁有著她的原則。 “而且你也別擔心我,這護身靈玉,我身上還有的哦,不然的話,我哪敢偷偷溜出來。” 顏靜靜狡黠的一笑,她沖著林瀚揚起皓腕,只見得在那白皙手腕處,還懸掛著一道小小的古樸玉佩。 就像當初林瀚給鯨小魚戴的東西一樣。 林瀚徹底無言,最終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有錢人家的孩子果然是好啊,如此珍貴的護身靈玉,都能夠直接戴一身。 “那好,我收下了。” 林瀚苦笑一聲,倒沒有再矯情,伸手接過護身靈玉,情緒頗為復雜的感嘆了一聲。 “林瀚你真好!” 顏靜靜笑嘻嘻的道,旋即她沖著林瀚豎起大拇指,指頭猶如珍珠般的圓潤可愛。 顯然,林瀚先前為她將地心炎拍下來,還是令得顏靜靜對他有了一些好感,畢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在認識不久后,就花費三千萬買一件自己用不上的東西。 而且,同樣聰慧的她能夠感覺得出來,林瀚并不是那種身價雄厚可以無視三千萬元石的人,而也正是這樣,才難能可貴。 少女雖然年齡小,可見識卻恐怕有些超出林瀚的想象,她靈動大氣,可顯然也是內含珠玉,并非真正的大大咧咧與缺心眼。 林瀚隨手將系到了鯨小魚的頭發上,卻是沒有再與顯得愈發輕快興奮的顏靜靜多說什么,只是抬頭望著前方,在他們說話間,又已是有著三四件拍賣物被成功的拍賣。 這些寶貝,有靈器,也有罕見的元氣訣,個個都不是凡品,所以也是引起了一番搶奪,這令得拍賣場內,氣氛越來越高漲。 不過,林瀚所期待的材料,卻還并沒有出現。 這令得他眉頭皺了皺,因為他明白,越到后面,想要爭奪到拍賣品,所付出的代價就越高。 最可怕的是上面那些包廂中的人,一個都沒有出手。 很好奇后面的東西都是些什么。 如今他的手中,倒是沒有多少現存的元石。 大部分被直接轉換成元氣了,更多的應該就是丹藥了。。 時間在林瀚迫切的等待中緩慢的流逝,而當那拍賣物成功拍出八道后,林瀚眼睛終于陡然間明亮起來。 因為他見到在那臺上,墨塵的手中,有著一道極端奪目的光芒出現,那一團光芒,猶如是猶如一顆巨大的水珠盈盈發光,竟是將整個拍賣場都是籠罩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