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樓,望江流,望江樓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樓千古。 映月井,映月影,映月井中,映月影,月影萬年,月井萬年。 這是后人為紀念大唐,亦是巴蜀大才女——薛濤而作的對聯。 蜀王治蜀,為懷念這位命運多舛,且滿腹才華的癡情才女,特意修建望江樓,以寄托哀思。甚至在周遭打井,造作坊,仿制曾經盛極一時的“薛濤箋”。 在長史大人,錦江郡主,定心道長,簡全,凌楠,映月郡主等人的陪伴下,文鵬與眾人游覽了杜甫草堂,武侯祠,散花樓等古跡,而后來到了雄偉壯觀,氣勢恢宏的望江樓。 拾階而上,樓內雕梁畫棟,古色古香。 登樓望遠,天高路長,重巒疊嶂,碧水東流,浩浩蕩蕩。錦江春色,盡收眼底。 暖風醉人,眾人興致盎然,唯獨文鵬悵然若失,默不作聲。 此刻,青兒可否安好?是否也會如他一般,臨閣望遠,思念苦等于他? 馬放南山殘陽墜,宿鳥斜飛,夜半人未寐。美酒難消愁滋味,咫尺天涯孤影對。 細雨綿綿青山翠,歲歲芳菲,怎解胭脂淚。月灑清宵終無悔,古曲悠悠逐流水。 見文鵬愁緒滿懷,郡主提議眾人吟詩作對。 子建多才逢洛水, 薛濤厚意望江流。 文鵬有感而發,僅對一聯,再無興致,只顧品茶。 樓外響起一片嘈雜之聲,文鵬臨窗望去,見一群游玩的公子哥,在戲弄一位貌美如仙的女子。 他們將女子圍在中間,言語輕薄。女子義正言辭,斥責幾人。怎知這群人不以為恥,反倒更加肆無忌憚,欲動手動腳。 凌楠看不下去,走上前去,推開幾人,喝斥道:“無恥之徒,光天化日之下,也敢調戲良家民女。不想活得話,盡可放馬過來。” 一群人,見他單槍匹馬,一擁而上,就要教訓凌楠。文鵬知他英雄救美,不愿壞他好事,站在一旁觀看。 凌楠三拳兩下,將這群人打倒在地。幾人落荒而逃,臨走不忘大罵凌楠多事,要他好看。 女子急忙向凌楠施禮:“多謝少俠出手相助,小女子劉若菲,敢問少俠高姓大名。” 凌楠回道:“舉手之勞。在下蜀山派弟子凌楠。姑娘還是早些回去,免得被這群無賴糾纏。” “多謝公子提醒,小女子就在這錦江江畔居住,若是得閑,可往寒舍稍坐。”女子輕笑著。 她又向文鵬施禮,詢問過名號后,帶著婢女離去。那婢女提著水桶,跟在身后。想來這女子,定是前來打水的大家閨秀。 凌楠見人已走遠,這才收住目光,見文鵬笑他,他滿面紅光。 兩人又臨至高閣,眾人相談多時,才返回王府。 郡主留在文鵬房中,嬌羞地吐露心扉。 文鵬婉言拒之:“郡主乃千金之軀,在下已有家室,不敢再有非分之想。郡主美若仙娥,定能找到如意郎君。” 郡主似乎并不介意,她嬌笑道:“小女子聽父王提及過,只要兩情相悅,共侍一夫,又有何妨?” 文鵬聞聽,心頭一驚,他未料到郡主如此開明,他急忙回道:“承蒙郡主錯愛,在下深感愧疚。在下心有所屬,怕是辜負郡主深情厚意。” 郡主賭氣離開,心中盤算著如何向王爺提及此事,如何挽住他心意。 這些時日,郡主常來看他,捎些他愛吃的食物,眼中柔情似水。 日子一晃而過,文鵬見躲不過去,只得另想他法,恰逢千怡夫人來尋,他有了主張。 帷帳內,不時傳來陣陣嬌喘之聲,兩人躺在臥榻上,衣衫不整,打情罵俏,嬉鬧著。 這一幕,恰好被郡主撞見,她手中的食盒墜落在地,淚眼婆娑,她怒氣沖沖地斥責道:“算我瞎了眼,竟鐘情于你這般齷齪不堪的好色之徒。對我所講,皆是謊言,從此你我再不相見。” 郡主只覺心痛不已,哭泣著,跑出房外。文鵬也未前去追趕,任由她傷心離去。 “公子后悔了吧?人家都是攀龍附鳳,公子倒好,將她拒之于千里之外,又如此傷她芳心。這又是何苦呢?”千怡夫人見他悶悶不樂,整好衣衫,去收拾食盒。 “若非如此,她豈肯死心?郡主心性善良純厚,在下不值得她托付終生。再者,在下已有家室,不敢再有他念。”文鵬坐在床榻,嘆道。 “奴家此次前來,便是要告知公子,過幾日,王爺將返回王府,恐日后再難見公子一面,還請公子多加保重。”千夫人傷感道。 兩人相談片刻,千怡夫人起身道別。 文鵬坐在床榻,懊悔不已,暗怪自己,不該這般對待郡主。即便拒絕,也不該如此傷她。 又過些時日,王爺從燕都返回。 正如文鵬所料,對于谷王造反一事,圣主非但未曾怪罪于他,反倒對蜀王大加褒獎與賞賜。對王爺的疑慮與猜忌,也徹底消除。圣主也未收去他三衛,命他安心協助朝廷,造福巴蜀。 王爺心頭陰霾,一掃而光,此刻志得意滿,滿是喜悅。 他設宴招待地方官員,名士墨客,又請文鵬前來赴宴。 待賓客散去,王爺對文鵬大加贊譽,詢問他是否愿意留在王府任職。若他愿意,過些年月,定推薦他到朝廷為官。 文鵬歸鄉心切,好言拒之,王爺只得作罷。他命管家拿來三千兩銀票,作為酬謝。文鵬拒之不得,只得收下。 王爺道:“前些時日,本王曾與令泰山,書信來往。他知你在老夫府上,平安無事,甚是放心。囑咐你早些返鄉,待守孝圓滿,早日完婚。既然公子思鄉心切,又要回去守孝,本王也不強人所難。再住上兩日,本王派人護送公子到巴城乘船。” 對于王爺的盛情款待,他又是道謝一番。 在王府居住的這段日子,劉氏念及過往,為了避嫌,她命丫鬟帶孩子來見,以表感激之情。 見孩子穿戴,知她在府中不易,對于劉氏送來的錢財,他一概未收,只留下些食物。。 又過兩日,文鵬與王爺道別,乘著高頭大馬,在王府侍衛的護送下,前往巴城。 錦江郡主站在門口,偷偷觀望,眼淚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