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修仙贅婿

第九百四十七章 招攬

于是,薛槐簡單的向岳娸蕊解釋了一下什么是帝境巔峰境界。 岳娸蕊在聽見了薛槐的這一番解釋之后,她確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上的男人,本尊的境界居然強大的如此離譜。 按照薛槐所說,如果他現在是巔峰境界的話,隨隨便便一拳便能打爆地球。 吹一口氣,便能斬殺了榮東風。 原本在聽見薛槐的話后,岳娸蕊以為帝境巔峰,已經是修士境界當中最高的境界了。 只不過,薛槐后來又告訴她,在帝境之后,還有不朽跟始祖兩個人境界。 但是對于薛槐來說,不朽跟始祖這兩個人境界,也只存在于傳說中,他也沒有見過這兩個境界的強者,即便他沒有親眼見過這兩個境界的強者,但是他卻深信確實有著兩個境界的強者存在。 或許,他上一世所在的修仙界,在不朽跟始祖這個境界的強者眼中,如同他們修仙界看待他現在所在的地球一樣,弱小的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修仙界才沒有不朽跟始祖強者存在。 沐浴洗凈之后,薛槐便抱著岳娸蕊來到床前。 “你不是說你傷的很重么?就不怕運動之后,會再一次受傷?” 岳娸蕊貝齒輕咬著嘴唇,紅著臉嬌羞的說道。 薛槐舔了舔嘴唇,淡淡的說道:“對我來說,這個運動就是修煉,而且這算什么激烈運動,經過剛剛短暫的修養之后,我身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聽見薛槐的話后,岳娸蕊直接將薛槐撲到在床上,反客為主的說道:“你別動,讓我來。” …… 三天后。 江南省修士聯盟總部內。 “盟主,副盟主岳娸蕊聯合外人,斬殺副盟主牛震雷,這個仇不得不報,如果不能替牛副盟主報仇的話,以后誰還跟加入到我們江南省修士聯盟?他們會說,我們江南省修士聯盟連副盟主都保不住!” “對,那賊人實在是欺人太甚,一言不合便斬殺了牛震雷副盟主,尤其是岳娸蕊副盟主,居然助紂為虐。” “牛震雷副盟主死的太慘了,當場被斬首,瞬間身首異處,這件事情整個江南省修士聯盟的人都知道了,如果不能平息此事,對我們江南省修士聯盟十分的不利。” …… 朱云武已經不是第一次聽見手下的人提起這件事情了。 他也一直在派人尋找岳娸蕊,然而岳娸蕊如同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一般,根本就找不到關于她的任何消息。 薛槐的消息也調查不到。 就在這個時候,朱云武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走了進來。 看見岳娸蕊帶著一個陌生的男人走進來后,朱云武眉頭深鎖的問道:“岳副盟主,這個男人便是殺害牛副盟主的兇手?” “盟主,就是這小子了,雖然我沒有見過他,不過我聽說過手下的人提起過,必是這小子無疑了。” “你膽子可真肥,殺了我們牛副盟主,居然還敢上門來,你是嫌自己活膩了?” “岳副盟主,你跟著小子到底是什么關系?為什么他殺害了牛副盟主之后,你還要跟他在一起?” …… 此時,大廳內,江南省修士聯盟的人,一個個對岳娸蕊指責道。 不過,岳娸蕊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些人的目光跟言語,而是一臉平靜的回答:“他是我的道侶,而且也是我這一輩子唯一的道侶。” 旋即,她接著說道:“牛震雷是自作自受,自尋死路,當時如果不是他一出手,便對薛槐痛下殺手的話,薛槐也不會一件斬殺他了。” “要是換做其他人,或許死的人就不是他牛震雷,而是對方了。” 岳娸蕊毫不客氣的說道。 朱云武聽見岳娸蕊的話后,他蹙了蹙眉說道:“岳副盟主,你是我們江南省修士聯盟副盟主,你為什么要向外人說話?” 岳娸蕊毫不猶豫的說道:“朱盟主,這一次我過來,是想退出江南省修士聯盟的,還請盟主準許。” 朱云武有些意外,在牛震雷被薛槐斬殺之后,他們江南省修士聯盟的實力便大打折扣,要是連岳娸蕊這個結丹中期境界強者,在這個時候又退出他們江南省修士聯盟。 他們江南省修士聯盟的實力會再一次大大縮水,這是朱云武絕對不能看見的。 即便他對牛震雷的死耿耿于懷。 不過人死不能復生,牛震雷死了,已經沒有任何的價值,岳娸蕊還活著,而且薛槐能一招秒殺身為結丹中期境界的牛震雷,這說明薛槐的境界遠在結丹中期境界修士之上。 極有可能是結丹后期境界強者,這一點讓他心思不由自主變的活絡起來。 如果能因為岳娸蕊的關系,拉攏薛槐的話,那么他們江南省修士聯盟的實力必定能更上一層樓。 朱云武蹙了蹙眉回答道:“岳副盟主,你又沒做錯什么事情,為什么要退出江南省修士聯盟?并且牛副盟主才剛剛過世,江南省修士聯盟正是用人之際,你的要求我不能答應。” 旋即,朱云武接著說道:“牛副盟主的死,我已經知道了前因后果,人死不能復生,剛剛我想了一下,覺得你說的并沒有錯,牛副盟主不分青紅皂白率先出手,被人斬殺,身死道消,錯也不能完全怪對方。” 緊接著,朱云武再一次開口道:“我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既然對方錯殺牛副盟主,使得我們江南省修士聯盟損失一員大將,我想要求對方加入我們江南省修士聯盟,希望岳副盟主能替我轉達一下我的誠意。” 岳娸蕊聽見朱云武的話后頓時愣住了。 不止是她,在場的其他江南省修士聯盟的修士,在聽見盟主朱云武的話后,一個個也愣住了,這個結果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 原本還指望朱云武替牛副盟主報仇,現在看來,這個希望是完全破滅了。 他們不僅無法報仇,薛槐還極有可能成為他們的副盟主。 蹙了蹙眉,岳娸蕊回答道:“這件事情我會轉達給他的,他會不會答應,我可做不了主。” 當岳娸蕊離開之后,在場的江南省修士聯盟的,一個個七嘴八舌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