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阡邪歪頭一笑。 “哦,你有這個決定權嗎?你能代表你璇璣一派做決定嗎?” 女人輕淺吐道。 “我即代表璇璣一派,你覺得我有那個決定權嗎?” 九阡邪訝然。 “你代表璇璣一派?” 女人輕淺一笑的點點頭。 “我是這璇璣一派的少宗主,傅嫵,門派之中的一切事宜皆由我來做主,這璇璣一派的宗主傅琮,正是家父,自從閉關了之后,這門派之中的事情就交給我來打理了。” “原來是這樣,那我現在可真是見識到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呢,少宗主啊,那想必能掐會算的本事也不差呀!這還用見到我本人來考量嗎?直接掐指一算不就好了。”九阡邪戲謔一笑,隨即言歸正題。 “一切決定,等我見到了皇長孫殿下之后再同你答復。” “現在的你被高陵一勢跟申屠氏折騰的很狼狽吧?現在應該是很需要盟友的時候吧? 在這個時候,我璇璣一派伸出援助之手來,對你來說應該是如雪中送炭了,我想,九姑娘應該能夠好好的做決定的。 你要等的人來了,我就不打擾了。”傅嫵側目看了一眼門口,一片明黃色的衣角躍然入目。 擦身而過時,沖東方玦點了點頭一笑,算是打過招呼。 看著傅嫵離開的背影,九阡邪目光閃了閃,有些幽深。 這個女人說的沒錯,她是篤定了自己現在的立場是沒有拒絕的余地了嗎? “在想什么?” 九阡邪眨眨眼,搖了搖頭。 “沒什么,你果然是在這里啊,到了這島上來,你這也沒安分的了哇,不愧是皇長孫殿下呀!” 東方玦低低笑出聲,眉間輕佻的神色,可見的愉悅。 “呵呵,這話,我原話奉還才對。” “噥,說說吧,是怎么出來的呀?這要不是去了一趟申屠氏,發現了你沒在那里,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你已經離開了那里。” 東方玦不咸不淡的吐一句。 “沒什么,只不過是被璇璣一派搭救,帶了出來而已,左不過一場交易。” 九阡邪抱胸挑了挑眉。 “說的還真是輕描淡寫吶,那你的弟弟妹妹跟叔叔,你就這么晾著他們,不管了? 他們可是一心想要將你給救出去呢,你不會就這么無情的撇著他們,不打算相聚了吧?” “他們在這島上也不會有什么事,暫時就這樣就好。” “這一切,你都是從璇璣一派得知的?” “嗯,也做了點調查,跟璇璣一派所言,差不多是相吻合的。” “所以就決定跟他們合作了?順便還帶上了我?” 東方玦風輕云淡的,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 “我走自然要帶上你。” 九阡邪沒好氣的瞅著東方玦。 “我說,你要不要說的這么想當然?”她九阡邪是有人權的,怎么就說的跟他身邊的一條狗似的? 這個高冷又傲慢的臭小子! 有時候說起話來可真是惱人! “還是去給我做點兒飯吧,餓了。” 九阡邪眼皮一跳,隱約明白了什么。 “你、你……你讓那女人把我請過來,不會就是為了讓我來給你做飯的吧?就為這個?” 東方玦輕飄飄一句。 “不然呢?” “東方玦,我宰了你的心都有了。”她提心吊膽的跟著那女人跑來這璇璣一派,結果就是為了給這傲嬌小子做頓飯跑過來的? 我擦,麻痹的神馬玩意兒?! “我走了。” 九阡邪有點火惱的轉身就走。 東方玦一把拉住九阡邪的袖子。 “這么長時間沒見,讓你做一頓飯過分嗎?” 哎呦臥槽,這逼小子還挺有理了? 九阡邪斜睨著東方玦。 “我是你誰,我憑啥給你做飯?到這份上了,我還要跟你在這兒演戲,扮演主仆本分嗎?你以為這還是在大陸上嗎?撒手!” “這么長時間沒見,我這張臉,你就不想再多看兩眼?” 哎呦臥槽,這逼小子還騷氣上了? 啥時候有這騷氣勁兒了? “你再騷話連篇一個給我瞧瞧?”九阡邪突然笑瞇瞇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這么長時間沒見,面對我這張臉,你脾氣是愈發見漲了。” “我呸,東方玦,難得這么一張禍國殃民的臉糊在了你這臉上,你能要點兒臉嗎?你是我誰呀?我憑啥給你好脾氣啊?”九阡邪手一扯,袖子從東方玦的手中掙脫出來。 “小九,這么長時間沒見,我特別想念你……做的飯,這島上的飯菜吃的實在是讓人食不下咽,食之無味。” “呵,關我屁事?” “小九,這么長時間沒見,竟與我生分到了這般地步。” 九阡邪冷笑一聲。 “呵,兄弟你誰吖,咱倆很熟嗎?” 東方玦慢條斯理的從袖子里掏出了一樣東西,輕飄飄繼續道。 “小九,這么長時間沒見,難得我為你準備了一份重逢相聚的大禮。” 九阡邪嗤笑。 “呵,誰他媽稀罕——”話說半截,臉色一頓,咂摸過味兒來,忙不迭的改口,“誒,等等,大禮?” “看來,小九是不打算收下了,這小九不稀罕的東西,那留著也就沒什么價值了,毀了吧。” 九阡邪一把拽過作勢就要毀掉手中禮物的東方玦。 “哎,別呀別呀,我沒說不要,不是不是,沒有沒有,怎么會呢,禮物我怎么會不稀罕呢。” “那這頓飯——” “我做,我做還不行嗎?”九阡邪狠狠地瞪了一眼東方玦,咬牙切齒的一把搶過東方玦手里的禮物。 “這是……地圖?”扯開地圖,九阡邪愣了。 “嗯。” 九阡邪眨巴眨巴眼,一臉懵。 “這是什么地圖?哪里的?看著并不像是這島上的呀。” “是飛升上位面的通道地圖。” 東方玦的一句話,如雷炸耳的炸響在九阡邪的腦袋里。 “什么?你怎么會有這個東西啊?” “是荒蕪為我尋來的,它去找到了那個秘境,從里面拿到了這個。” “啊?你是說,那個留下手扎的前輩的秘境?” “嗯。” 九阡邪狐疑的盯著地圖,懷疑它的真實性。 “可是這個東西你們是怎么拿到的呀?當初這個島上的勢力們不是也發現了那個秘境嘛,在里面搜刮一通還能留下這東西嗎?如果有的話當時肯定早都已經被拿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