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音漸緩,舞伶們款款扭動腰肢。 這時,一陣琴聲錚錚滑過,女子們迅速旋身,拋出紗帶,宛如一朵牡丹當場盛開。 “哇!”她驚呼著微張檀口,隨即去輕扯皇甫玥的衣袖,“皇上,皇上。” “嗯?” 水眸一轉,忽然想到什么,她改口問:“您覺得這舞,好看嗎?” 他順著瞥了一眼,道:“還行。” 敷衍完,繼續與皇甫雋低語去了,留下她獨自撐著香腮,左思右想。 究竟是行,亦或不行啊? 仔細觀察了一圈在場的男人們,大部分都面帶愉悅。 所以,應該是“行”的罷。 當飄忽的目光落到右下方的位置,頓住了。 不知是誰的安排,蕭將軍與瑤公主為鄰座,此刻兩人之間的氛圍十分的……詭異。 “蕭哥哥,這個好吃嗎?”小公主捧著一碟形狀奇怪的糕點,一副躍躍欲試卻不敢的模樣。 “單籠近乳酥,好不好吃的,我又沒吃過。”蕭憶不耐煩的回道。 姬瑤滿臉恍然:“原來蕭哥哥也有害怕嘗試的東西。” 蕭將軍一口酒嗆在喉頭:“此乃娘兒們……咳,女子喜愛的,我堂堂一武將,怎么會碰!” “哦……”小公主頗為糾結的自言自語,“是甜口還是咸口呢,我好怕吃到咸的,算了……” 一只大手伸來,飛快的拈了一塊丟入口中。 蕭憶忍著滿嘴的膩味,粗聲粗氣道:“甜的!牛乳做的!” “真的嗎?”一雙靈動的圓眸瞬間發亮,“我最喜歡了!” 蕭將軍愣了愣,舉起酒杯猛灌了一口,黝黑的臉皮有些泛紅。 消停了一會兒,清脆的嗓音再次響起:“蕭哥哥,這個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是什么啊……” “哎,別打開!” 為時已晚,嘩啦啦——用來熏香的珠子滾了一地。 引得周圍幾桌的大臣們紛紛側頭圍觀。 “好歹也是個公主,你怎么這么笨!”蕭憶惱怒的低吼。 “后梁沒有……”姬瑤無措的縮著肩頭,“之前皇叔一直讓我待在宮里……這是第一次出遠門……” “你你……”暴躁的火氣嗤地滅了一大半,蕭將軍撓了撓頭,哼道,“記得皇上的賞賜里有一個八寶琉璃盒,既然你喜歡,改天帶來。” “琉璃的嗎?”小公主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 正應了那句,年紀尚輕,沒肺沒心。 “是是,好像就著燭火看,顏色還會變……” “啊,太神奇了!” 蘇迎春將一切盡收眼底,興味的揚起唇。 看來,他們相處得挺好。 回頭,她和皇甫玥的媒人禮,該是少不了的。 戌末,宮宴接近尾聲,大祁的眾臣與南秦國的來使們客套道別,各自散去。 康國主忐忑不安的上前搭話: “圣上,舞伶們技藝不精,未能令您滿意,實在惶恐。” 他略一沉吟,問向身旁之人:“皇后,你覺得如何?” 康文眼前一黑,仿佛望見了庇佑的大門正緩緩闔緊。 “很好看啊!”她微笑著回道,“康國主費心了。” 雖然大祁的皇后溫柔可親,但康文內心感慨,不被帝王所喜,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