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垠

今天請假一天!

大自在天秘境的天空之中…… 一只展翅將近三米多的金翅蒼鷹飛翔在天空之中,一聲長鳴,響徹天際。 金翅蒼鷹飛過那仙氣繚繞的一座座山脈,不斷飛高,轉眼之間,就看到了在云層之上的大自在天宮。 蒼鷹蒼鷹飛到那大自在天宮的前殿廣場,猛然從天空之中撲下來,在落地的瞬間,金翅蒼鷹化為一團黑色的霧氣,然后那霧氣再次變成了一只吊睛白額猛虎,猛虎一聲咆哮,身形竄動,一撲幾十米,眨眼的功夫,就沖到了大自在天宮的主殿門口,猛虎直接撲到主殿之中,三撲兩蹦,就沖到殿內…… 黑色的霧氣再次出現在猛虎的身上,在霧氣之中,王無垠那強健俊美的身形顯露了出來。 大殿之中毫無一人,只有王無垠一個人和他的腳步聲在輕輕回蕩著, 王無垠一邊走著,一邊從自己的空間之中召出衣物,也就是眨眼的功夫,王無垠就把衣服穿好了。 “獸王宗的《神獸變化經》果然奇妙,怪不得這獸王宗能在萬宗聯盟之中占據一席之地……”王無垠一邊說著,手上就多出了一個雕刻著各種猛獸飛禽圖案的紫色玉簡,他只打量了那玉簡一樣,隨手一扔,那玉簡就咻的一聲朝著大殿之內那有一百多百萬冊以上藏書區飛了過去,而且自動歸類到了一個高大的書柜中的“形體變化”的一個分類的區域內。 在這個區域內,除了《神獸變化經》之外,其他林林總總與形體變化有關的秘籍經典,諸如《變身八法》《饕餮變》《太古無形經》《斗戰圣法》《巨身術》之類的各種經典秘籍,足足有數千種。 隨著王無垠一招手,那書架上的一塊雕刻著《大荒龍蛇變》的金色的玉簡,又一下子秒飛到了王無垠的手上。 王無垠將心神浸入玉簡,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將玉簡之中的內容看了個七七八八,洞徹于心。 “人之一身,實為寶庫,所有變身之法,萬變不離其宗,只是各有巧妙,這《大荒龍蛇變》以神入念,以大角,北極,天床,六甲四星為寄神,以星光淬體,激活改變人體內基因,所以有十四種龍蛇之化,也不錯啊……” 王無垠自言自語的點評著,一個人在這大自在天呆久了,王無垠都養成了自說自話的習慣,語氣之中有些感慨,“之前在地球的時候,都說妖物會吸取日月精華,然后幻化成人形,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傳說,誰能想到,這宇宙造化之奇妙就在于此,那一顆顆恒星的光華,各有不同,居然可以激活和改變動植物的基因表達,高階的妖獸可以通過吸收日月精華改變基因變成人的模樣,而人,也能通過修煉變成不同的動物甚至是妖獸的模樣……“ 說著話,王無垠隨手一扔,那玉簡又自動飛回了原位,這放到外面可以讓無數人掙得打破腦袋的秘籍,在王無垠手上呆了十多秒,其精髓就盡為王無垠所得,在王無垠的眼中,就已經沒有了價值。 王無垠看了看那裝著一百三十七萬八千五百四十五種秘法經典的書架,滿足的嘆了一口氣。 在大自在天尊離開之前,那些書架上的秘法經典原本有一百三十七萬八千五百四十四種,但這一年多來,因為又有新人進入千圣窟,那新人帶來了一門偏僻冷門的《鐵剪功》的技能,所以這里的收藏的秘籍又多了一種。 王無垠一個人又在大自在天中多呆了一年多。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任王無垠天賦絕世,他也只能在那一百多萬的秘境經典中,挑選著,看了一千多種的秘法經典。 這樣一個寶庫放在眼前,任由取舍,如果自己一眼都不看,那真是最大的罪過,但秘籍實在太多,所有王無垠也就只能挑著看,從那些“戰技戰法”“暗器飛劍”“煉丹制藥”“毒蠱之術”“制符造器”“奇門絕技”“大千術法”“神魂秘法”“奇門遁甲”甚至“旁門左道”等這些大的分類之中,找了一些經典來學習研究。 就算王無垠已經決定自己以后主攻的戰技是斧,但所謂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技多不壓身,這些秘法經典看得多了,了解得透了,所謂觸類旁通,對王無垠本身,方方面面的造詣感悟,也有著巨大的提高,這種好處一時半會都說不完。 在大自在天這一年多的時間里,王無垠沒有時間來修煉提高境界,所以他的修煉境界還是和之前進來時一樣,三花境三階,但王無垠整個人腦子里裝的東西和掌握的各種奇異秘法,卻已經不是來的時候能比的了。 當初王無垠在巨靈秘境之中和萬宗聯盟獸王宗的弟子還交過手,有過一番血戰,而在這里,獸王宗的鎮牌之寶《神獸變化經》,王無垠不到一會兒,就已經徹底領悟到了其中的奧妙,剛剛化身金翅蒼鷹,到外面戲耍了一番。 如果時間充裕,王無垠不介意在這里呆個幾十年上百年,把大自在天秘境之中的那些秘籍再研究一遍,到時一定有更大的收獲和感悟,只是今日回到大自在天宮之中,王無垠感覺自己思緒紛雜,難以入定,心頭熱血不時涌動,劍山要塞和萬圣仙朝的事情在自己的腦袋里不時翻來覆去,王無垠就知道,自己差不多應該離開大自在天秘境了。 這也是王無垠這些日子在這里修行了一門叫做《太上靈感術》的秘法才有的感應。 從進入秘境到此刻,自己已經在這里呆了將近兩年。 可能劍山要塞中不少人都以為自己可能死了。 想到自己再次回到劍山要塞不知道要讓多少人大跌眼鏡,王無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但想到萬圣天尊,王無垠的笑意又一下子收斂了,長長噓出一口氣,有這樣的絕世大敵,王無垠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做的這些,算不算是垂死掙扎。 但不管怎么說,要是不掙扎折騰一下,那豈不是連毛蟲都不如。 所以,只能拼了…… 樞機在手,說走就走。 最后看了一眼那金碧輝煌的大殿,王無垠念頭一動,整個人瞬間就從大殿之中消失,然后出現在距離劍山要塞兩百多里外的一片偏僻山谷之中。 從千圣窟中離開一般還是會出現在之前王無垠進入千圣窟的那個地方,但王無垠怕引起轟動,解釋不清,所以干脆就出現在劍山要塞的外面。 冰涼的雨滴落在了王無垠的臉上,一出來,王無垠抬頭,才發現劍山要塞周圍的天空之中,烏云低沉,在嘩啦啦的下著雨,天地之間霧蒙蒙的一片。 天空之中不時有光芒和身影在大雨之中閃過,還有人直接從雷光陣陣的烏云之中飛了下來,那是飛回劍山要塞的修士。 對地面山谷之中出現的身影,沒有任何人有興趣停下來打量一眼。 在轟隆隆的雷聲在大地上回想起來的時候,王無垠用冒兜遮著自己的臉,從地上騰空而起,朝著劍山要塞飛去。 一路上也沒有被人認出來,暢通無阻的回到要塞,王無垠直接返回火鴉堡。 不知為何,火鴉堡外廣場上的人群今天似乎少了許多,雖然也有人在求陣符和符器,但比起王無垠兩年前離開的時候,現在的場面,可以算是清靜了。 不知為什么,時隔兩年返回劍山要塞,王無垠感覺劍山要塞的氣氛和兩年前有些不一樣了。 火鴉堡外面的廣場上,居然還擺放著不少花圈,點著不少的蠟燭,王無垠看那花圈和蠟燭之間,堆滿了香囊,香丸,似乎在祭奠什么人。 當王無垠看到一個花圈中寫著的“香神不墜,芳華永留”的悼詞時,王無垠終于明白這些花圈和香燭什么的到底是在紀念誰了。 我靠,王無垠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還真當自己死了了! 王無垠徑直來到了火鴉堡側門的入口,在他拉開冒兜,露出自己面孔的時候,守在門口的一個熟面孔的侍衛看著他,就像見了鬼一樣,目瞪口呆。 “姑……姑爺……“那個見過王無垠的侍衛結結巴巴的說了一句,看到王無垠點頭,那個侍衛的臉色一下子漲紅,整個人發瘋一樣的朝著火鴉堡里面沖去,一邊沖一邊發瘋一樣的大叫,“姑爺,姑爺沒死,姑爺回來了,姑爺沒死,回來了,回來了……” 火鴉堡瞬間被驚動…… 無垠 https://taiwanlnwow/read/56974/dexh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