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玉封神

第130章 靈珠之爭

兩人就要站在門口,交談了幾句,姬神瑤也沒有邀請玄覺入屋一敘的打算,兩人交談的樣子似乎證明著兩人的關系非常的熟悉,可是兩人只是交談了半盞茶的時間,神瑤便送客閉門,看上去是在避嫌,玄覺也只是苦笑著搖了搖,在原地駐立了一會便轉身離開,離開時,眼中盡是傷感和無奈。 玄覺沒有御劍而走,而是一步步的漫步朝著玄武殿走去,很快在不遠處的樹下,一個身影依靠著大樹,似乎在等待著他,玄覺嘴角勾起一絲苦笑,依舊走了過去。 那男子的相貌不凡,可是玄覺卻看都沒有看一眼,便徑直的走過那人的身邊,玄覺整個人剛剛走過大樹兩步之遙,依靠著大樹的男子冷笑著道:“師兄,你這樣做,不怕我告訴師父嗎?”男子的臉色還帶著一絲溫怒,但是卻沒有過多的發作,只是雙手抱懷依靠在樹干上。 玄覺聞言,仿如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的站著,沒有說話,沒有行動,似乎在想著什么,那男子冷冷一笑,正準備繼續說什么的時候,玄覺的身影突然憑空消失。 男子大驚,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感覺到一只大手,死死的扣住了他的喉嚨,將自己按在了樹干上動彈不得,映入眼簾的還有那因為怒意而扭曲的面孔,他從來沒有見過玄覺這般生氣的模樣,他的心底產生了一絲懼意,想要求饒或者是解釋,可是喉嚨卻發不出絲毫的聲音。 “不要來挑戰我的底線,我可能會忍不住殺了你!明白嗎?”玄覺威脅的話語中帶著無盡的殺機,男子聞言,心臟不由的一顫。 玄覺扣住男子喉嚨,將其提起,并且朝著遠處一扔,整個動作就像是扔小雞一般,玄覺頭也不回的說道:“秦武,神瑤是我的,你最好明白,你敢娶她,我便敢殺你。”玄覺說完,身影便消失不見。 秦武艱難的爬起來,看著玄覺離開的方向,目光雖然憤怒,可是心里卻感到十分的無力,只是氣憤的舉起拳頭,一拳錘在地上,發泄著自己的不滿,嘴里嘟囔著自語道:“神瑤是我的未婚妻,是師父指婚與我,憑什么這般囂張!”秦武的話語更像是自我安慰般安慰著自己,因為他知道玄覺有著他的底線,也明白他與玄覺的差距。 在閣樓上看著這一幕的姬神舞,眼中也閃爍著一絲復雜之色,看著玄覺離開的方向,眼中有些濕潤,玄覺的話,她自然是聽見了,也明白玄覺在給她傳遞著什么,但是她就當做沒聽到,轉身離開,不再去想,不再去看..... 李百草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對于玄覺與神瑤還有那個秦武之間的事,他自然是十分清楚,但是他沒有卻談那些事。 “今日你觀察了一天,有什么發現嗎?”李百草低沉的聲音問道。 “已經有發現了,明日就會有人將情報送來,我想到時候應該就會有結果了。”姬神瑤略有自信的說著,李百草見此,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不枉此行了!” 第二天的清晨,人數依舊,甚至增加了幾倍,廣場上的人數那么多,只是能站在中心的人,只有昨日比賽人數的三成不到,其余站在廣場四周的自然都是被淘汰的,以及一些沒有參賽的弟子。 第一天,因為場地原因,比賽并不允許其余未參賽的弟子觀看,第二天參賽人數聚減,而且場地也會有所變化,自然不用擔心這些問題。 雖然第一天的比賽沒有對未參賽的弟子開放,但是經過一個晚上的消息傳播,大部分也都知道其中的經過,更是對林水這個靈資境的弟子感到十分的好奇,他到底與姬神舞是什么關系? “昨日,兩名弟子因為場面混亂,誤傷而亡,本宗感到萬分可惜,特派人前往兩名弟子的家鄉送去些許錢財,以作安撫。”王東海開口的第一句居然是這樣,很多人都是一臉無語,雖然這樣說的沒有錯,可是當時在場的人都看在眼里,那傷口哪里是誤傷?傷口那么平整,像是誤傷么? 可是卻沒有人敢去反駁,都是安靜的聽著,王東海說完以后,手上揮了揮手,很快便有幾名執事長老,拿著三個大箱子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箱子是黑色的,上面有著一個口子,剛好能伸一只手進去,很多人都十分不解的打量著黑色箱子,甚至是探出靈識去查看,但是那黑色箱子居然隔絕靈識探查,看不出其中裝著什么。 “這三個箱子中裝著靈珠,這種靈珠很平凡,沒有什么特殊的,其作用就是當你輸入靈力的時候,上面會有一個隨機的數字出現,所有的數字都不會重復,現在你們開始排隊領取靈珠。”王東海說完以后,便有弟子開始上前,將手伸入黑色箱子,拿出一個透明的的珠子。 那珠子小巧玲瓏,晶瑩剔透,只有大指姆般大小,表面光滑圓潤,看上去還挺好看的。就在這時,王東海再次開口道:“給你一個忠告,拿到靈珠以后,我勸你們先不要輸入靈力。” 拿珠子的時間也花費了不少時間,夏封拿到的時候已經是最后了,那靈珠入手有些冰涼,其中有著一絲靈力在涌動,但是那一絲靈力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了,夏封打量了許久,確定了這靈珠沒有什么作用,想要輸入靈力看看自己的數字,可是想起王東海的忠告,還是忍住了。 不過還是有人沒能忍住,朝著靈珠中輸入了靈力,當靈力灌入其中,那靈珠中立馬就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數字:185! 有幾人也感覺到好奇,也輸入了靈力,顯示出了自己的數字,而大部分人卻聽了王東海的忠告,雖然好奇,卻也沒有輸入靈力。 “想必你們中有些人看到了一些數字,這一場比賽的規矩你們可要好好聽清楚了。”王東海看著那幾個已經注入靈力的靈珠,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所有數字相加,尾數得到5,并且安全回到這里,將兩顆靈珠交給執事長老,總積分加1,擁有兩組數字,總積分加2,擁有三組數字,總積分加3,最多積分只能加3,若是有多余的靈珠,也只能加3!” 王東海擔心下面的弟子沒有聽懂,還詳細的舉例說道:“比如你們剛才看到的那個數字:185!擁有尾數是0的弟子得到他的靈珠比如:10、20、30等等數字,兩數相加,尾數為5,拿著兩顆靈珠回到這里,便可以得到1積分。 當然那名弟子若是得到尾數為0的數字,回到這里也算1積分,另外,第一輪比賽的積分與這一輪的積分相加,積分不足3積分的,也不能晉級最后一輪比賽,也就是說:第一輪積分為1的弟子,在此輪比賽需要兩組數字,才可以晉級下一輪。” “此次比賽的地方選在后山玄武森林,你們在里面可以自由的行動,不過不能超越執事長老在邊緣布下的靈陣,超出靈陣便算出局,而且因為自己擅自離開靈陣區域,在森林外出事,玄武神宗概不負責。 另外,靈珠中有信號彈,只要加強靈力輸出就可以觸發,并且會接收到你所在地方的影像,若是認輸就發射信號彈,會有執事長老接應你們,若是有弟子下殺手,影像也會看到,所以此次比賽,希望不要出現有死亡的現象。” “明白了嗎?”王東海大喝一聲。 眾弟子立馬回道:“明白!” “出發,玄武森林。”王東海說完,幾千名弟子便開始御劍而起,緊接著,王東海對著另外一邊的執事長老說道:“靈影墻準備好,巡邏密集些,不準有多余的盲點。” “遵命!”無數執事長老也開始御劍而起,懸浮在玄武森林上空,另外有幾名長老搭建了一個‘靈影墻’,這靈影墻并沒有畫面,只是有著密密麻麻的藍色光點,證明著靈珠的所在,若是有人催動靈珠中信號彈,就會出現紅色光點,以及一些畫面,這些措施都是為了不讓門下弟子有過多的傷亡。 對于傷亡的底線,玄武神宗自然是有的,但是每一次的大比都會出現一些傷亡,這是無可避免的,玄武神宗只是盡量控制著。 至于靈丹境的比賽,依舊不知道是怎么樣的,玄武神宗一直都沒有對外開放,就算是外宗來的弟子,想看都看不到,也只能看看蘊靈境的比賽。 夏封來到玄武森林以后,便能看很遠的地方有一道靈墻屹立在那里,那道靈墻已經超越了玄武神宗修建的墻壁,夏封不由的說道:“這范圍可真大呀。”抬起頭看著無數執事長老站在飛劍上看著下面的一切,夏封也知道這是為了避免出現流血事件吧。 夏封用衣服將靈珠包住,并且將靈力注入其中,夏封悄悄的看了一眼:99!也就是說,自己需要槍尾數是6的靈珠!可是別人又不會將數字露在外面,自己怎么知道對方的數字是多少了? “要不多搶一些,總能湊到尾數是5的數字吧?”夏封似乎也只能想到這樣的方法,而很多人想的也是這樣的方法! 姬神舞看到手上的66,微微皺眉道:“六呀,加幾等于五來著?”姬神舞思考了一會,想不出個所以然,便將珠子揣起來,嘴里嘟囔著說道:“不管了,去抓個人來問問就知道了,對了,這次一定要把那個小子抓住。”姬神舞不由的想起了夏封。 姬神舞直接御劍而起,凡事看到她的弟子都紛紛讓路,畢竟這是姬神舞呀,還是不要招惹的好。 姬神舞許是沒有過多的耐心,只是尋覓了一會,沒有看到‘林水’的身影,心里不由的煩躁起來,情緒也變得而有些火爆。。 隨便抓住了一個弟子,直接吼道:“你有沒有看到那個叫林水的小子!”對于林水這個名字,蘊靈境的人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就算是圍觀的那些外門弟子都認識他了,至于為什么,自然是第一天那么凸出的成績。 雖然暴露出體修的修為,讓大家承認了他的實力,不過林水出名的原因,更多的是與姬神舞之間的流言蜚語,還有來自大家的猜測和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