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的功德簿

第二世: 師尊您被徒兒惦記了088

說完話的繁星繼續慢條斯理地喝茶,她不信蘇綏還能再滿混過去。 原本她也沒想到心火狐身上去,但是在得知蕭湛比賽的遭遇時,她突然想起了狐蝶的反應,就是那個小丫頭出現時,他才說有事要辦,假設身為狐族的狐蝶發現了那丫頭是同類,那一切就解釋得通了。 狐蝶就是認出了她,打算尋這只刁滑的狐貍警告一番,又或者一時興起想將她抓了送來自己面前邀功。 蘇綏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冷峻了起來,直起身子猶如孤松般傲立,問道:“證據呢?” “沒證據,全靠我用腦子猜,而且以我的身份地位要什么證據,百花殿三個字就是金子招牌。” “你在威脅我?“ “呵呵,真威脅了你,你又能怎樣?” 他不過是剛進入大乘期,而她進入大乘期已經許久了,論威望實力,哪一點不如他這個大乘期的新兵蛋子,修仙的世界就好比一個資本世界,誰的名望高,誰有資本,誰的話就是一切。 蘇綏心中陡然一顫,道:“你是要和我撕破臉皮了?” “這話錯了,不是我要和你撕破臉皮,是你主動要與我,甚至是整個烏云宗撕破臉皮。蘇綏,有句話你應該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既然干了,就大大方方的承認,這樣我還能敬你是一條漢子,尤其……”她的視線在他那張臉上流連了一圈。 尤其是頂著齊湛這張臉皮子。 “尤其什么?” “沒什么,就是覺得好奇,你為什么大費周章的搞那么多事,還是說你們九天宗有什么傳統,求愛都是用這種招數的?” “那倒沒有,只是知曉你的性子,不喜歡便絕不會妥協。” “你很了解我嘛!” “不敢當,但也恰恰是你這性子吸引了我。” “免了!你要這么說的話,我往后一定改了這性子,省得你的心思老粘在我身上。說回正題,你這是承認狐蝶在你手里了?” 蘇綏眼中散發著復雜的光芒,想到來前手下的匯報,心頭便如扎了一個根刺。 蕭湛無恙! 好一個無恙!! 也是這份無恙,她才能在這里與他大放厥詞吧。 “不,我并不打算承認你的無稽之談。”蘇綏收斂了臉上的冷意,又開始一如既往溫和地笑著。 “是嗎?行吧,其實我也料到了你是不會承認的,但我必須警告你,如果狐蝶少了一根毛,我定會攪得你們九天宗上下不得安,話我就放在這了,你信不信都無所謂。我暫且算你第二個和第三個問題都回答了,那么第一個呢,你又參與了多少?” “我也很好奇,你既然認定這事與我有關,又為何會問我參與了多少,不該認為我是主謀嗎?” 繁星哂笑了一聲,而后斂容看著他,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道:“我不是白癡,我很清楚九天宗的實力,人偶術有心火狐做,多半是你有什么殺器能制肘她,妖這種生物桀驁不馴還十分難伺候,若非是她懼怕你什么,她是絕對不會幫你做事的,不過這是你與她之間的事兒,與我無關。不過若是讓我抓到她,我也是會有仇必報的,但將我傳送到妖塔這件事,不是我小看你,你們九天宗的人還真是辦不到,別忘了,我百里繁星也是個陣修大能,所以一定是有其他的幫手。你就老實說吧,誰和你是一伙的,你們的目的又是什么?” “看來,我在你心里已經是個徹頭徹尾的壞蛋了。” 繁星啪啪啪的鼓起掌來:“不容易,真是不容易,你終于明白了呀,我好高興啊。” 聽聞,蘇綏臉上那抹總能叫人如沐春風的淡淡笑意龜裂了。 繁星依舊表情冷峻,根本不給他辯駁的時間,繼續道:“以你這種心高氣傲的性子,我很難想象有什么人能命令你做事,所以合謀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同樣的,你這性子是會以身犯險的嗎,不會吧,可你卻也進了妖塔之中,這點是我至今沒想通的,你不如好好說說,為什么?” “我以為在妖塔里,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蘇綏那銳利的眼睛看了過來,散發著強烈的依戀。 繁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撫撫胳膊上泛起的雞皮疙瘩,道:“不好意思,有些事我不愿記進腦子里去,所以你最好也別再提,如果你不肯說實話,那聽我說好了,你……是故意的,你想對付蕭湛。” 說時,她眼里已起了一層冰冷的殺意。 “哦?你是這么想的?” “不然呢,你去妖塔做什么,吃飽了沒事干,想去塔里散心,順便撩妹子嗎。” 他笑道:“看,你還是記得的。” “閉嘴!”她喝道,“誰想記得,但也證實了你進入妖塔確實因為我在,又或者這么說,你是借了機會接近我,利用我,想讓蕭湛入魔,對吧?” 聽到這里,蘇綏的表情竟是一副享受的姿態,仿佛她說的每一個字都很動聽似的。 這樣的能忍,也出了繁星的意料之外。 不過無妨,別人會被他欺騙,她卻是不會了,不僅不會,日后與他說話,她都會小心提防,免得落入陷阱里去,這也是她不許蕭湛跟來的原因。 因為他這張嘴是涂滿了毒藥的,還是見血封喉的毒藥。 蘇綏的眼中閃爍著道道光芒,腦中盡是剛才她說的分析,他現在的心情甚至是有些激動。 “我在想,你和我的孩子一定會無比的聰慧伶俐。” “……” 繁星臉上毫無表情,但是杯子快被她捏碎了。 變態!! “你是打算我趕你走嗎?” 他笑道:“不,我還不想走,我想繼續聽你說。你說我想讓蕭湛入魔,好吧,這個我可以承認,我的確有這個心思。” 繁星咬了一口后槽牙,如果不是現在沒有靈力,那么他在承認后的下一下秒鐘,她就會擊殺他。 “但我絕不是出自私心,而是為了你好,讓一個曾經身為丹彘的人在身邊,體內隨時運轉著一顆元嬰期的魔丹,對你并不是一件好事,他有魔宗的血統,又是魔宗現在的首領元天宗的外孫,他是不會放過他的。” “你的好心,我一點都不想領受,但是我有件事必須要和你說清楚,蕭湛姓蕭,和元天宗這個老不死的沒有一文錢的關系,這個老不死的想要魔丹,也要問問我同不同意,靠丹彘提升修為,在我看來到最后就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的下場。你看看他吞了多少丹彘了,但他到現在都縮在蠻荒之地不敢出來。若說蕭湛這顆魔丹有什么特殊之處,無非就是他女兒的修為也在里面,與他骨血相近的從來是他的女兒,不是蕭湛,你要是搞不清楚,我再和你說一遍,蕭湛是我的人,也是我未來的丈夫!!欺我夫,我便要他全家的命!!” 蘇綏的眼睛陡然瞇起,身形猶如蝴蝶一樣飄起,同時探手成爪,沖過來狠狠地抓住了繁星的手腕。 “你讓他碰你了?” 所以,蕭湛才會無恙!! “哼!”繁星一聲冷笑,用力抽回自己的手,“這和你無關。” “你給我說清楚!”蘇綏的眼睛暴睜,一聲怒喝,右手指力完全爆發,因是大乘期的修為,指力恐怖的就是磚塊都可以輕易抓得粉碎。 他的指力之強根本毋庸置疑,此刻抓的正是繁星右腕的關節處。 但是很快,他的五指受到一股渾圓有力的氣勁沖擊,仿佛觸電一樣五指發麻。 他神色一凜,連忙歪斜了一下腦袋,繁星從指間擊出的靈力團從他耳邊擦過,見她沒停手,又立刻扭身,逃逸到一旁。 第二波靈力團就在他剛才站的地方炸開。 “呼!”他喘了口氣,是他大意了,忘了她的修為有多深,差點被她擊穿自己的腦袋,弄個粉身碎骨。 繁星借了靈脈池的靈力,才能讓自己的手腕不至于被他暴怒下直接捏碎,但還是晚了一下,手腕疼得鉆心,借來的靈力始終是借來的,總會有那么一星半點的缺點,她忍著疼,暗暗將袖子卷下,遮蔽手腕一會兒可能會出現的傷痕。 然后,她重腿掃向蘇綏,如果蘇綏慢上一點就會被她擊中。 此刻帳篷里沒有其他弟子在,繁星也不打算讓人來幫忙,因為如果讓蕭湛知曉,他會是第一個沖鋒陷陣過來的。 但是,如果要以她現在的實力對付蘇綏,太吃力了。 所以…… 花神!! 她心中一喝,花神立刻憑空出現,出鞘。 蘇綏陡然臉色一變,立即身形又是一閃,旋即一股劇烈的疼痛從左肩膀上傳來。 花神劍已然刺中了他。 蘇綏死死盯著她,左肩疼痛的要命,還在不斷的滲透出鮮血。 他剛才從她掃腿的攻擊下逃逸開來的時候,她就準備好了花神劍偷襲,所以剛站定,花神劍已經到了他面前,直指他的心臟要害,幸虧他身形一個橫移下蹲飛速閃開,這才讓這必殺的一劍只是刺穿了左肩。 “反應很快嘛,這都沒死。” 繁星將花神劍甩了甩,劍上的鮮血飛灑到地上,成了一道暗紅色的弧線。 蘇綏捂住左肩,隨手點了穴道止血,然后看向她的左手,她手中的花神劍被靈力所包圍,七彩斑斕,他視線又回到了她的左手上,瞇了瞇眼。 “你靈力恢復的不錯。” “這還用你說嘛。”繁星勉力站著,使用花神劍太消耗靈力了,何況是剛才那一擊用了七成的力道,若是換成四神劍,她恐怕連站著都不可能了。 “你這算手下留情嗎?四神劍才是你常用的劍。” “你好歹是九天宗的少宗主,我總要給你留點面子,不然我這個前輩不就是以大欺小了嗎。” 繁星現在最擔心的是蘇綏會不會已經懷疑了,但她心中暗自判定,自己做的滴水不漏,他就是想懷疑也沒有證據,怕就怕他不死心地想反擊。 靈力已經消耗得有些大了,本來在妖塔時就已經用了不少了。 他要是進攻過來,她必定無力招架,真要是這樣,她只能靠速度了,好在他沒有劍,他的劍應該在進來的時候被取下留在了守門的弟子那。 她量他也不敢在烏云宗的營地動劍。 繁星暗暗喘了一口氣,手腕的疼痛讓她眼睛有些發黑,還好靠著椅子,不至于踉蹌,她眼中寒光一閃,祭起花神劍飛入空中,劍尖對準了他。 “別廢話了,想打的話就快動手。” 蘇綏只感到一道劍氣澎湃無比的沖著他,靈壓之強,絕對在他之上。 果真如那句話說的,不要惹得百花殿用劍。 “我何時說要對你動手了,先動手的人是你吧。” “那又是誰先上來抓著我的手的,不要五十步笑百步。” “好,我倆半斤八兩。” “誰和你是我倆……你別逼我拔了你的舌頭。” 蘇綏忍著脾氣道:“是我僭越了,我的錯。” “你的錯何止這一個,不過我大人有大量可以不計較你的無禮,但你最好不要將我的客氣當成你不要臉的資本。” “以身飼魔難道就有臉了。”他眼中閃過一抹兇殘嗜血的嫉妒。 話落,眼前便襲來一股勁風,花神劍化成一道紫光,直接抵住了他的喉嚨,他一駭,體內的靈力自動爆發出來抵擋,可惜……花神劍并不是一般的劍,是屬于靈尊級別的劍,不是想抵擋就能抵擋的,輕易刺破了他喉嚨上的一層皮。 “你要再敢說我丈夫是魔,我殺了你!” “你——!!“ 蘇綏眼中盡是不甘,原本那小子他可以輕易殺死,但卻不能是他來動手,在他看來,蕭湛根本不值得一提,若非魔宗非要活的,他也不至于計劃那么多。 入魔的蕭湛才是元天宗想要的,也是條件,卻沒想到還是功虧一簣了。 其實也不難想到會是這個結果,若非她和他之間發生了什么,他又如何能安然渡過,而沒有成魔。 “你不怕嫁給他后,讓仙門百家嘲笑嗎?” “嘲笑個屁,我嫁人關他們什么事兒。哼,敢笑,那也就等于讓我的四神劍花神劍有了用武之地,我還求之不得呢。倒是你,我還沒說完呢,讓蕭湛入魔是你的本意,還是你同伙的意思。” “你不是猜到了嗎?“ “……” 繁星的背部此刻出了一陣冷汗,剛才那一擊,真的是將靈力耗到零了,她就快支持不住了。 “是嗎,那趕緊給我滾,這筆賬我遲早會找你算。” 蘇綏此刻也不想再留了,免得烏云宗的人群起而攻之。 “告辭!!” 她一走,繁星脫力滑落,一屁股坐到地上,飛舞在空中的花神劍也頃刻間哐當一聲落地。 “師叔?” 弟子進來查看,見她臉色慘白,嚇了一跳。 “師叔,你怎么了?”他趕忙跑過去攙扶她坐下。 “去尋……羅清云過來。快去。“ “是!” “等一下……”她白著臉將弟子喚住,“別告訴阿湛,要是遇到他,就說我去羅清云那里取剛煉好的丹藥了,晚膳的時候就回……回去。” “是!” 羅清云很快就趕來了,進門前他還想破口大罵,罵她破事怎么這么多,一進門看到她臉色慘白,冷汗潺潺,驚到了。 “你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手……疼!” 羅清云掀開她的袖子,就看到腫成饅頭的手腕。 “你這是怎么弄的?” “你別問,看看有沒有斷。” “都這樣了,還不斷,你打算怎么樣才叫斷。你忍忍……我先帶你回我那去。”他彎腰將她抱了起來,“你他娘的真重。” “我看是你娘才對!” “……” 很好,還能斗嘴,說明沒什么大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