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笑風起時

第九百九十二章:是一個迷

沈弦看穆暗笑這一臉驚訝的表情,淡淡一笑:“是不是很干凈?” 聽沈弦這溫柔的問話,在想他對風起時那完美的愛稱,穆暗笑突然好奇起,他和風起時是不是發生了什么? 不過為了準確自己的感覺,她有意停頓了一下,“是挺干凈的,但,”她嘴角一扭,轉臉看向沈弦,“你能確定這些都是他打掃干凈的?” “你這話是何意?” “沒何意,沒何意。”穆暗笑干笑一聲。 從沈弦這好心情的問話中,她斷定,他和風起時定是發生了什么愉快的事情,只是,風起時覺得愉不愉快,她就不知道了。 隨即,沈弦突然微笑起來:“今天中午,麻煩你了。” “什么?” “早餐沒有吃上,午餐,麻煩你了。”沈弦說完,轉身走開了。 穆暗笑:“.....” 香囊說:“看樣子,我不能幫你了。” 聞言,穆暗笑趁著沈弦走遠后,急忙看向香囊,雙手合十:“拜托!” “他都讓你做了,我在做..” “你說讓我明天做的,今天就拜托你了。” “.....” 穆暗笑瞇眼一笑,轉身蹲下身拿起水瓢繼續喝水。 香囊低頭看著穆暗笑的背影,嘆了口氣:“好吧,不過,我勸你少喝點兒這水。” 穆暗笑一邊喝,一邊漫不經心地問:“為什么?” 香囊說:“這水只有燒了才能喝,聽說很久以前一個魔孩,在外面做任務回來,然后因為口渴,想也沒想的和你一樣喝了這個水,最后...”她有意停頓了一下,“死了。” 聞言,穆暗笑急忙將遞到嘴邊的水瓢拿開,扭臉問:“你說的是真的假的?” “我騙你,怕是沒意思吧?” “我不喝了。”穆暗笑站起了身。 香囊笑:“你還挺惜命的。” 穆暗笑把濕手往裙子上抹了兩下,說:“那肯定了。” “我的主人也很惜命。” “.....”穆暗笑擔心自己說多話會引起香囊對顧暗更多的回憶,于是二話不說地繞過她走開了。 這時,最讓穆暗笑在意的事情,就是風起時剛剛和沈弦到底發生了什么? 帶著這個想法,穆暗笑開始找起風起時,但卻無果。 停步在院中央,她單手叉腰看了看兩邊,“奇怪了,那家伙去哪兒了?” “你找誰呢?” 聞言,穆暗笑身體一怔,轉身看向沈弦:“沒找誰,鍛煉身體呢。”說著,她甩了甩胳膊。 “哦。” “嗯。” 就這樣,他們兩個之間的氛圍變得尷尬起來。 穆暗笑也不知道和沈弦說什么,然后有意低頭盯住了地面。 沈弦低頭看著穆暗笑問:“你喜歡這里的生活嗎?” 這里的生活? 她當然不喜歡了,陰陰森森,不光這樣,還無一點兒人氣。 可她如果當即回復沈弦說‘不喜歡’他也定會不高興,隨即她開始思索起自己該怎么回復。 “.....” “你不喜歡這里。” “.....” “我不會生氣,你說就是了。” 聽沈弦這還算溫柔的問話,穆暗笑深呼了一口氣,仰臉說:“這里陰不陰陽不陽的,誰會喜歡,我還是喜歡光明。”說著,她仰臉看了一眼陰暗的天色。 沈弦笑:“我剛開始來到這里,也不適應。” “你?” “你知道的,我是逃出來的,要不是顧暗,”沈弦苦笑,“我也不會來這里。” “你是在這里感受到了她,所以才選擇留下來的?” “不是。” “那是什么?” “這院子外的魔,以及那些怪物,都有可能是殺害顧暗的兇手。” “你要報仇?” “說是報仇,我更想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 “......” 有些事情,沈弦都還沒有弄明白,所以,他也就不說了。 “你不想說?” 沈弦輕松一笑:“好了,你繼續鍛煉吧。”說著,他背過了身。 與此同時,穆暗笑看見了他脖子上的麻布,“等等。” 沈弦駐足。 穆暗笑眼睛不離視線的盯著他脖子處的麻布,快速上步繞到了他的面前,說:“把你的袖子給我拉上來。”她指指沈弦的衣袖。 沈弦愣了一下,“你要干什么?”他刻意退后一步。 穆暗笑察覺,沈弦不對勁,尤其從他的臉色來看,她感覺他傷的很重。 “你除了手受傷之外,還有其他傷口。” “沒有。”沈弦閃躲視線。 “還說沒有,你那包扎傷口的麻布都露出來了。”穆暗笑指指沈弦的脖子。 沈弦:“....” 穆暗笑知曉沈弦并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受傷的事情,既而看著他沉默的臉,她嘆了口氣,說:“先不說這個,你晚上到底是為什么去抓那些怪物?” 開始,穆暗笑以為他是為了抓怪物,換取食物,過更好的生活,但是聽了他剛剛的話后,她發現,他的目的定不是她想的那么簡單。 她想,那些怪物,一定和顧暗有關,要不然,他不可能帶著自己的手下去冒死拼命。 因此她懷疑,那些怪物也有可能是殺死顧暗的兇手! “.....” “我說對了。”穆暗笑說。 沈弦低了下頭:“你還是好好在這里待著吧,別想那么多。” “.....”穆暗笑沉默了一下,故意說道:“我聽你的,但是我要去找風起時。” 沈弦:“....”他點了下頭,“好,你去找吧,他在后院。” “后院?” “你去找找吧。”沈弦說完,轉身走了。 見狀,穆暗笑心想,果然秘密夠深的。 顧暗當時的死,是一個迷。 沈弦來到這里整整十年,也只打聽到,顧暗是被那些怪物殺死,至于那些怪物的幕后指使,是誰? 他不知道。 在得知穆暗笑是顧暗轉世之前,他每天都在無盡的殺戮著那些怪物。 終于,在一年前,一個怪物告訴他,風起時知道! 說完這話之后,怪物死了。 之后,沈弦一邊尋找風起時,一邊繼續殺戮這些很有可能知道顧暗之死的怪物。 但是,一年下來,他卻什么都沒有了解到,這讓他...感到崩潰! 尤其在看現在風起時那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他就更著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