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靈魂旅店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將要繼承皇帝之名的夏半

第一百九十七章將要繼承皇帝之名的夏半 四人圍坐在一張圓桌。 夏半一筷子接著一筷子地吃著桌上的菜。 桌上的菜都是藍星粵式菜系。 這讓夏半感到驚奇,沒想到在遙遠的迪卡斯帝國里還能有正宗的粵菜。 當他吃了第一口后,便驚為天人,隨即一口接著一口。 他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好的粵菜了,自從父母消失,手臂斷裂裝上義肢后,家徒四壁,根本就吃不上好菜好飯。 不過幸好學習還算出眾,學費全免,還能獲得獎學金,還不至于讓在自己餓死。 至于剩下三人對粵菜的熱情就沒有那么高了,米娜屬于藍星西部白種人,對粵菜這類相較清淡的菜式無感,而嚴錦和嚴寬也是如此,所以完全可以說,這一桌菜就是為夏半準備的。 夏半也沒有理會其他人,自己先吃飽了再說,誰知道會不會等等就打起來,然后轉個身就成了通緝犯。 當然,他也不擔心這個問題。 反正嚴錦嚴寬都在這,自己父母的下落應該大致上是可以知道了。 吃飽,夏半放下手中的筷子。米娜見狀也放下了筷子,因為她知道,要開始了。 早早就停止用餐的嚴寬看了一眼嚴錦。 嚴錦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坐直了身,全神貫注地盯著夏半。 一瞬間,夏半感到寒氣逼人,自從交易后,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給予他這種感覺。 就連當初暗殺他的只狼也沒有。 “米娜,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想要喝夏半說一下。” 嚴錦站了起來,雙手撐在桌上,語氣中充滿不可置疑的意味。 但米娜并沒有動,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嚴錦一眼。 “米娜船長是我藍星聯盟的船長,憑什么要聽從一個迪卡斯帝國人的話呢?” 嚴錦轉頭看向夏半,冷冷地說:“我再說一次,立刻現在給我離開這個房間!” 夏半噗嗤地笑了起來。 “米娜,我的鞋子臟了,幫我擦干凈吧。” 米娜當即拿出一塊潔白的手帕,立刻椅子,直接跪在地上給夏半的鞋子擦干凈。 嚴錦皺緊眉頭,看向嚴寬。 嚴寬也是微微地搖了搖頭。 “我知道她是你的人,只不過,她現在,是我的奴隸了。” “既然如此,有什么,我也就直接說了。” 夏半點了點頭,“有什么直接說吧,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問你們。” “我希望你可以盡快離開迪卡星球,遠離迪卡斯帝國。” 夏半:“為什么?” “因為你繼續呆在這里,會有生命威脅。” “呵呵。”夏半冷笑一聲,然后抬頭看向嚴錦。 “你是在威脅我嗎?” 嚴錦搖了搖頭,“我不是在威脅你,而是在提醒你,因為會對你下手的,將會是迪卡斯皇室。” 說著,嚴錦從身后取出了一個平板,上面記錄著關于夏半的所有情報。 “舉報葉家家主獨子,被藍星的執法隊釋放后,帶著隱殺組織的副首領殺上葉家,殺死葉家家主,直接威脅葉無夜,要求前往迪卡斯帝國。所以你來到了這里。” 雖然這份報告上還是缺少了很多東西,但夏半也不禁是笑了起來,并且雙手鼓起了掌。 “不愧是迪卡斯帝國的情報部部長,連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都能查出來,但是這和迪卡斯皇室要對我下手,有什么關聯呢?” “關聯可大著呢,因為你夏半,如果不離開迪卡斯帝國,將會成為下一任帝國皇帝。” 夏半一愣,這個嚴錦怎么會知道自己的想法?難道那個叫硫克的,還和這個情報部長交易過? 一瞬間,夏半一直收在桌下的左手微微握緊,看來必須要先發制人了。 可嚴錦的后半句讓夏半整個人呆住了。 “夏半,你可知道,我是你的舅舅?” 啊咧?不是諜戰片嗎?怎么變家庭倫理片了? 夏半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嚇?你剛剛說什么了?,我好像沒聽清楚。” “我知道聽上去很荒唐,但事實的確如此,你的母親嚴寧,是我的妹妹。” 看著夏半一臉懵逼的模樣,嚴錦低頭想了想,還是補充了一句,“同父同母的那種。” 夏半低著頭思考著自己父母的身份,母親是迪卡斯帝國人?難不成是因為愛情,所以來到了藍星與自己父親長相廝守。 結果后來被嚴家人發現了,就棒打鴛鴦,將他們兩一起抓走,只留下自己一個人。 腦補了一整部劇情后,夏半抬起頭,直接問出他想要知道的事情:“那他們現在在哪?” 嚴錦沉默了。 “看來你是知道的。”夏半狠狠地一拍桌子,指著嚴錦的鼻子,收在下面的左手開始不斷顫動。 嚴錦面對夏半的質問,只能重重地點了點頭,說:“對,我知道他們在哪,所以我希望你立刻離開迪卡星,離開迪卡斯帝國。” 夏半還有別的目的,自然不會離開迪卡星,甚至他要進入皇宮之中,見到那名皇帝。 “不可能,就算要離開,我也要把我的父母帶上。就算嚴家,也不可能阻攔我!” 嚴錦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重新坐了下來,他不知道該如何告訴自己的侄子,真相到底是什么。 這時,嚴寬知道自己的大哥頂不住了,便站了出來。 “夏半,你是寧姐的兒子,也算是我的侄子了,我們讓你回去藍星,是為了保護你,而且,嚴家并不是站在你的對立面,站在你對立面的,是迪卡斯皇室夏氏。” 這是夏半第一次知道迪卡斯皇室竟然是姓夏的。 最重要的是,與他同姓。那就是說,自己的父親,是皇室成員,而自己的體內其實流淌的是迪卡斯帝國人的血脈。 “那又如何?迪卡斯皇室又有多大能耐?” “不是有多大能耐,而是根本讓人無法反抗。” 不過,夏半立刻想起了剛剛嚴錦說過一件事,他說如果夏半不離開,就會成為皇帝,這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如此,那為什么我會成為迪卡斯帝國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