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戰神歸來

第三千九百二十三章 掏心掏肺

第三千九百二十三章 掏心掏肺 安娜貝爾本來嚇得有些驚慌失措,聽到陸軒的話,立刻是底氣十足道:“你告訴滅魂組織,人是我殺的,讓他們來找我好了。” 即使安娜貝爾將所有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但是其他人依然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因為即使安娜貝爾是潶手黨的老大,但是滅魂這個殺手集團可不忌憚她,她也許會面臨著無窮無盡的追殺,直到她死。 如果瓊斯只是滅魂組織的人,那還好說,可他是BOSS的表弟。 “安娜,我們走吧!” 陸軒在安娜貝爾耳邊小聲說道。 “嗯!” 安娜貝爾點了點頭,目光看向費南德和肖恩:“兩位叔叔,我先走了,瓊斯的尸體,你們來處理吧。” “好,這件事我會告訴滅魂組織的連線人,”肖恩正色道。 陸軒和安娜貝爾坐上加長林肯,揚長而去—— 而費南德和肖恩一直遠遠的看著車子,直到看不到車尾,才慢慢回過神來。 他們知道,戰狼的王者歸來,勢必又會掀起一番腥風血雨。 這不,安娜貝爾捅了婁子,戰狼肯定會為了保護她,與滅魂組織起沖突的。 不過費南德和肖恩相信,即使是全世界第一大的殺手集團,在戰狼面前,也不敢造次。 可惜,他們又知道,滅魂的BOSS可是個瘋子,如果他一心要為表弟瓊斯報仇,冒著得罪戰狼,也不會放過安娜貝爾的。 “對不起,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車子里,安娜貝爾依偎在陸軒的身上,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小心翼翼的說道。 陸軒苦笑一聲道:“我習慣了。” “討厭!” 安娜貝爾打了他一下:“你都不知道安慰一下人家,還說風涼話。” 陸軒笑笑,沒有說話。 “對了,你有沒有發現可疑的人?”安娜貝爾問道。 所謂可疑的人,自然指的是身上有血族氣息的人。 聽到安娜貝爾的話,陸軒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你們貝爾家族有沒有人與血族勾結,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 看著陸軒眼中似笑非笑的神采,安娜貝爾芳心一顫。 不知道怎么的,安娜貝爾美目里都是有著一絲絲害怕之色。 “對不起!” 安娜貝爾嬌軀顫抖:“原來你都知道。” “呵呵!” 陸軒笑了起來:“我當然知道,如果你們貝爾家族里面真有內鬼,不用等我來洛山機,你已經被殺了。” 不管怎么樣,安娜貝爾是屬于貝爾家族一員的,她的行蹤,貝爾家族人了如指掌。 如果貝爾家族和血族沆瀣一氣,貝爾家族的人,完全可以買通潶手黨的內部人,對安娜貝爾進行暗殺。 “那你為什么還跟著我一起來貝爾家?”安娜貝爾更加羞愧的說道。 陸軒拿起了一根煙,安娜貝爾連忙拿出火機,為他點燃香煙。 緩緩吐出一口煙霧后,陸軒不緊不慢道:“因為我知道你想讓我幫你。” “只是——” 陸軒欲言又止,眼中冷光閃爍。 感受著陸軒身上的冷意,安娜貝爾的嬌軀在瑟瑟發抖。 安娜貝爾不怕受傷,也不怕死,但是她害怕被她心愛的男人拋棄,這無異于被拋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安娜貝爾美目里都是惶恐不安之色—— “只是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陸軒沉聲道。 沒有人喜歡被人利用,陸軒更是如此! 攘外必先安內,這個道理,陸軒懂,所以樂意幫安娜貝爾這個忙,震懾住她的兩個叔叔,費南德和肖恩。 但是安娜貝爾卻是用調查血族這個借口,讓陸軒來到貝爾家。 如果她直言的話,陸軒也會來,并且心里不會有一絲介懷。 “不會了,絕對不會再有下一次了,”安娜貝爾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抹了一下眼淚,又哭又笑的說道。 “嗯!” 陸軒點點頭。 “親愛的,幾年前你離開米國的時候,找過費南德和肖恩?”安娜貝爾問道。 陸軒笑了笑:“你不是都聽到了么。” 在離開米國的前一晚,陸軒去了貝爾家一趟,口頭警告費南德和肖恩,好好輔佐安娜貝爾,不要有異心。 只是這件事,安娜貝爾并不知情。 那時候,安娜貝爾才剛剛成年而已,陸軒對她有些放心不下,如果費南德和肖恩這個老狐貍跟她玩陰的,分分鐘都能把她給玩死。 安娜貝爾嬌媚一笑:“難怪剛開始我當上潶手黨老大的時候,他們對我畢恭畢敬,到后來,他們越來越放肆,不把我這個老大放在眼里。” “親愛的,謝謝你為我做了這么多,我都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了,你對我真好,我愛死你了!” 安娜貝爾說著,含情脈脈。 這些都是她的肺腑之言,陸軒在的心中,絕對是如同上帝一般的存在,保護著她,是她最強大的避風港。 “我們接下來去哪?”陸軒問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不過有些遠,長路漫漫——” 說著,安娜貝爾突然起身,然后跪在了陸軒的面前。 “——” 看著她媚眼如絲的絕美俏臉,陸軒頓時感覺有一股冷氣直沖頭頂。 她竟然想! “親愛的,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說完,安娜貝爾低下了頭。 剎那間,陸軒的神經在緊繃著,一股飄飄欲仙的感覺,襲遍全身。 陸軒繼續抽著煙,同時在享受著,那般感覺,簡直比當上帝還要逍遙快樂。 作為潶手黨的頭目,卻甘心為一個男人做這種事情,可想而知的是,安娜貝爾對陸軒,真是掏心掏肺了。 “親愛的,你越來越厲害了。” 此時,安娜貝爾起身,坐在了陸軒的身邊,又是隨手抽了一張紙巾擦拭著嘴巴。 “咕隆!” 安娜貝爾吞了一口唾沫。 聽到這個聲音,陸軒眼珠子忍不住睜大了幾分。 這種感覺怎么說呢,都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了。 陸軒現在一直都在修煉易筋經,其身體素質,已不是常人所能比,當然厲害了。 可怕的是,剛才的時間,持續了半個多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