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序之鱗

第335章 索要贖金(2)(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月票!)

從拜特城使用逃逸法術脫身后,斯內德利用布置好的定向傳送法術,帶著少年藍龍的同伴們返回了諾姆城,永序之鱗商會也進行了戰略龜縮。 被伏擊之后,所有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些傷,但只有食人魔美食家布魯因為中毒而一病不起。 為了替他解毒療傷,巫醫帕魯費勁了心機,可是卻一直不見起色。 他甚至不得不調配了一些本身就帶有劇毒的藥物,企圖以毒攻毒,但若非布魯的抗毒體質遠超同儕,帕魯的這些藥劑本身就能放翻普通的食人魔。 直到半巫妖重新為自己塑造了一具新的蒸汽朋克風格身軀,有了這位傳奇施法著的協助,再加上帕魯新開發的幾種針對性的抗毒藥劑,才讓布魯的傷勢不再惡化,但仍有生命危險。 看著自己的兄弟一直在忍受痛苦,本來健康的棕色肌膚逐漸變成不祥的灰綠色,有些身體部位的肌肉已經開始萎縮,體重已經減少了三分之一還要多。 帕魯最終下定了決心,他要以自己和布魯的性命為賭注,來嘗試使用一種特殊的治療手段。 “我和布魯可能會有一些危險,”站在布魯的病床前,食人魔巫醫略微踮腳才拍到那魯的肩膀,面對著這個身高超過自己將近一半的兄弟,他語重心長地囑咐道:“如果……我是說萬一,我們兩個人都沒能醒過來,你一定不要自己貿然去找那個大維術爾報仇。跟著大家一起走,我相信只要給你時間,你一定能夠成長為最健壯的食人魔,沒有之一。” 啪嗒、啪嗒的眼淚,從食人魔壯漢那魯的眼中滾落。他雖然非常想要阻止帕魯冒險,但是這卻是目前唯一能夠拯救布魯的方法,只能放手一搏。 “拜托斯內德大師了,”囑咐完自己的兄弟,食人魔巫醫又看向了與自己合作研究許久的蒸汽朋克半巫妖,“稍后,還要請您幫我們布置結界,這種巫毒法術……” “……不會受到任何干擾,”半巫妖斯內德身軀上的排氣管中蒸汽噴出,發出“嗚嗚”地鳴笛聲響,他打斷了帕魯的話語,“半個沙漏時之內,我以施法者的真名保證。如果……” 本來,斯內德想說,如果真的巫毒法術失敗,他會用死靈法術讓帕魯和布魯兩兄弟以另外一種形式復活。不過考慮道施法之前不宜擾亂對方的心境,他的話語說到一半就憋了回去。 誠然,出身于卓爾種族的斯內德其實并不理解友善和憐憫為何物,但是作為一名研究型學者的他,深深地明白“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的道理。 通過和帕魯的合作,心高氣傲的半巫妖認可了這位食人魔巫醫,對于其在巫毒和生物改造領域展現出來的知識和能力,斯內德認為對方是不可多得的學術交流伙伴。 “那么,多謝你了。” 隨著“嗡”地一聲,一道淡藍色的光幕結界出現在了布魯的病房之中,將食人魔布魯和他的“主治醫生”帕魯通通籠罩其中。 隔絕了外部的任何打擾,帕魯看向了自己躺在床上的至親兄弟,“下次吃東西的時候,”他舉起了手中的巨魔之顱法杖,“可千萬不要隨便什么都往自己嘴里放。” 說著,他就從巨魔之顱的杖身中抽出了一柄儀式用的骨匕,狠狠地戳入了布魯的心口。 受毒素侵害,帶有腥臭氣息的血液如泉水一般噴出,可是此時卻好像被一雙無形的手掌攥住似的,凝聚城一顆碩大的血球懸停在儀式匕首的尖,骨碌碌地轉動。 帕魯見狀,來不及由半分遲疑,他迅速地調轉刀口劃破了在自己大腿上的動脈,讓自己的鮮血與布魯的毒血混合到了一起。 “巫毒秘法:毒素轉移!” 忍著大量失血帶來的無力感,食人魔巫醫果斷地施展秘術,將自己布魯身上所中劇毒全部轉移到了自己的軀體內部。 在施法過程之中,他小心地控制毒素出現的位置,避過了許多重要的功能官,將其封堵在自己的雙腳——距離臟腑、大腦最遠的肢體末梢。 隨著毒素被轉移出來,布魯皮膚上的灰綠顏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褪去,可是儀式匕首在其心臟上造成的創傷仍舊十分致命,他依舊處在死亡的邊緣。 而受到毒素的影響,食人魔巫醫的雙腳迅速潰爛,灰綠色的斑紋瞬間向其小腿上蔓延。帕魯當機立斷,利用渾身上下最后的力量,將巨魔之顱法杖掰成兩了兩半。 “巫毒秘法:巨魔的饋贈!” 巨魔之顱法杖乃是用帕魯老師的脊柱和頭骨制成,通過獨特的秘術,屬于巨魔種族特殊的活性因子被保留了下來,在最為致命的時刻可以讓帕魯獲得一次修復身體創傷的機會。 此時,他將這份饋贈轉交給了生命垂危的布魯,淡褐色的粘液法杖的斷裂處流出,帕魯將其全部灌入布魯被儀式骨匕洞穿的胸口,覆蓋在其受損的心臟表面。 這份“巨魔的饋贈”,讓布魯上的創傷飛速自愈——就如同真正的巨魔一樣,除了使用酸液和火焰可以徹底殺死他們,即便將其砍成碎渣,那些碎渣都有可能長成一頭頭新生的巨魔。 看到布魯的胸膛又開始跳動,帕魯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半,他微微感到有些眩暈可是受傷的工作仍未停止。食人魔巫醫舔了舔法杖斷面上的褐色藥液,然后將其咬在嘴里,隨后他沒有任何猶豫,拿起鋒利的匕首就向自己的膝蓋斬去。 巫醫帕魯躺倒在血泊里,他用一柄傳奇的巫毒法杖和自己的雙腿為代價,挽救了布魯的生命。 見到秘術完成,等候在一旁的半巫妖斯內德趕忙撤去防護結界,用法術為帕魯止住了流血。食人魔壯漢那魯搶先跑到自己兩個兄弟身旁,他先看了布魯一眼,確定其胸膛正在有力地跳動,然后便將帕魯的身軀一把抱起來,放到了另外一張早已準備好的病床上。 “殺不死我們的東西,”那魯站直了身軀,盡管這間房間已然經過增高,但食人魔壯漢的頭頂依然貼近了房頂,“吃掉之后,會讓我們變得更強大!” “吃……” 可能是因為聽到了熟悉詞匯的緣故,昏迷好幾日的食人魔美食家發出了輕聲的呢喃,重復著剛剛那魯說過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