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林奇一屁股癱坐在沙發,說道:“羅賓,幫忙收拾出兩個背包吧,簡單的一兩件換洗衣服就行,咱們準備跑路了。” 羅賓抿抿嘴,點點頭,城鎮中氣氛的變化,護衛隊那些人的動向,都讓她心中不安。 林奇說收拾東西離開這里,對此羅賓已經有預感。 “我需要回復一下體力……”林奇揉了揉額角。 鍛煉過后回收替身,那種“額外的一倍”疲憊、經驗、記憶的沖擊力非常強,林奇咬咬牙挺過去之后,狀況就會緩解很多,人畢竟是適應性很強的生物。 或者說,林奇的身體適應性很強。 但是……經過一天的雙倍鍛煉后,出門遛個彎兒吃個飯還行,可要拖著這樣疲憊的身體繼續鍛煉,或者應對可能出現的戰斗的話,那就太勉強了。 當然了,林奇也不認為,現階段,作為本體的自己,有什么戰斗的必要。 因為根本沒有正面戰斗的實力。 這具身體雖然素質很優秀,雖然二十多天的替身修煉法下來,他確實感覺身板結實了不少,力氣也有明顯提升……但說到底,這也只不過是個10歲出頭的男孩而已。 別說跟那些護衛隊、正經黑幫的大漢們對線戰斗了,應該是連同年齡的艾斯、薩博甚至路飛都比不了的。 那三兄弟可是常年接受鐵拳卡普的敲打,從小“打熬”筋骨來著,而且一天到晚住在叢林里搏虎、斗熊、干鱷魚,戰斗力生猛得一塌糊涂。 在有實力正面戰斗之前,將戰斗交給替身戰甲去奇襲,這也是林奇可以放心地每天讓身體鍛煉到如此疲憊的原因。 “錢就在我房間的床頭柜內隨便放著,沒鎖。” 林奇在沙發上盡量放松著身體,吃飽一頓晚飯后,他覺得體力在迅速復蘇。 “至于你讀的書……” 羅賓道:“書我都看完了,不用帶。” “你沒看完也沒事。”林奇用手指點了點自己太陽穴,“我閑來無事也隨便看過,嗯,每本起碼都翻了一遍……” 他笑呵呵說,“我其實有點不值一提的過目不忘技巧。” 林奇當然不是過目不忘。 但只要是他的眼睛看過的東西,只要是在他的腦海留下痕跡的事物…… 在被替身b.i.b完美“拷貝”之后,都可以由b.i.b的類似機械般的智能,隨時隨地調取出來相應的記憶片段,哪怕林奇本身忘了一干二凈也沒有關系。 林奇近乎“量子閱讀”一般翻過的那些書,全都可以讓b.i.b調取記憶,重新復刻出來。 羅賓很快收拾完,自己背著一個背包,手里拎著另一個,遞給沙發上的林奇。 一扎扎散發著油墨香氣的貝利鈔票都放到了林奇的背包里。 這時,一只手穿透正門進來,從內部將門打開。 羅賓見大門自己打開了,當時就嚇了一跳,然后就看到推開的門外面半空中飄著一個手提箱子,進入屋內。 她立刻反應過來,開門的是林奇的那個騎士幽靈。 這也印證了羅賓的猜想,林奇的幽靈,果然可以無視物質的阻礙,穿過墻壁和門…… 漆黑戰甲走到沙發前,將一路拎著的錢箱放到茶幾上,咔噠打開,露出其中碼得嚴嚴實實的一疊疊貝利鈔票。 羅賓很明顯有點驚訝,她是完全不曉得b.i.b團滅了逐風海賊團并拿到懸賞金的事情的,還以為林奇又讓他的幽靈去敲詐了類似霍古巴克那樣的富豪。 林奇隨意掃了一眼這一箱錢,雖然有點驚訝為什么這么多,但并不怎么在意。 “回來吧,雖然你現在的戰斗風格跟力氣關系不大,但能多一點是一點。” 林奇抬抬下巴示意漆黑戰甲回到體內。 眼前的它,是傍晚鍛煉過后,林奇再次釋放出去的。它所復刻的,其實是當時已經筋疲力盡的本體。雖然它的特性導致了,就算是套了一個“筋疲力盡”的debuff,也不會讓它在獨立活動中體力越來越少——它獨立活動時的一切消耗,都會在回歸本體時,通過挖掘本體潛力的方式銷賬。 在b.i.b去收錢的時候,林奇吃飽了飯又休息到現在,體力已經恢復了一些。 b.i.b抽出本體的果實能力,回到他身體之中,在本體于沙發上一陣水濺躍般的抽搐后,又被本體釋放了出來。 “這次搜捕的動靜不小啊。” 林奇揉著額角,迅速過了一遍b.i.b收錢的路上的所見所聞,看到了那些大街小巷都有的護衛隊,大致了解到一些情況。 一團從他身上冒出的肉眼不可見的漆黑能量,構成了一具人形的鋼鐵俠般的戰甲,現身后它立刻將胸口存儲的花花果實芯片摘下,重新植入到林奇身體中。 “呼——” 林奇長吐一口氣,翻身離開沙發,將錢箱內的鈔票取出一部分,掂了掂,大概能有個3000萬吧。 他將其中1000萬塞進羅賓的背包,剩下的塞進自己背包中裝好。 啪! 林奇將剩下2000萬的箱子合上,遞給一旁的漆黑戰甲,“行動經費,去城里搞點動靜出來。” 讓替身去聲東擊西,他和羅賓則趁著混亂開溜。 b.i.b點點頭,接過箱子,徑直飄走,這次是從敞開的大門走的。拎著箱子,并不能穿墻。 羅賓比往常更加沉默,心情有點低落。 這段時間安定的生活……終于還是到了結束的時候。 林奇想了想,去找來那套房子前女主人的化妝裝備。 花花果實能力制造出十幾只手臂,林奇以驚人的效率操作著,同時給羅賓和自己簡單化妝,整個畫面十分的驚悚,仿佛桌上長滿了忙碌的滑膩觸手…… 林奇還順手給自己剃了個青皮寸頭。 剃完他沖羅賓做了個鬼臉,本來心情失落的小姑娘都忍俊不禁,她想起來那天林奇也是這樣,不由分說就給她薅了個寸頭。 “果然只有真正的帥哥才hold得住這頭型。” 林奇在花花果實能力制造的手遞來的鏡子前照了照,臉上稍微畫了點妝。雖然當初替身已經把“火藥”對他的素描像銷毀得差不多了,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鍛煉和食補滋養,他整個人的形象氣質也大有變化——但是,該防范的還是不能不防。 剃個寸頭,換身衣服,臉上畫點清奇的小妝,林奇自己都有點認不出自己了。 哦,他本來就對穿越后的樣貌“代入感”不深來著…… “花面具。” 給兩人化完妝換好衣服,林奇雙手一招,頓時花瓣飛舞,涌向他與羅賓的臉部,做了第二層的偽裝,或者說——易容。 頓時,原本一個可愛一個帥氣的兩人,都變成了一副平平無奇的普通小孩的樣子。 “就是可惜了一年的房租啊……” 林奇單肩背著包,望著屋子內的陳設,雖然并沒有住出多大感情,但也難免感慨。 最后看了一眼,他招呼羅賓,大步走出門外。 “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