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寒的關心讓席昀修內心清楚他到底是想要說什么,最后掙扎了半天還是選擇性的放棄,無奈的對著面前的人說著。 “我這里沒什么事情要做了,你要是不著急回去找暖暖的話,我們兩個人一次出去吃個飯吧,自從你跟暖暖搬回去了之后,我可就一直都無聊的沒事情可以做了。” 面對著人這樣的詢問,席昀修算計著出門的時候還沒跟沈木暖說什么,現在這樣的時候出去吃飯也不為過。 “走吧,出來的時候沒跟暖暖說,我們兩個人的速度快一點肯定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兩個人現在的話全部都說完了,臉上的表情也跟著溫柔了幾分,那般的溫柔的表情也屬實是讓人不知道要說什么。 …… 沈木暖看著席昀修回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不算是很好,忍不住的皺了皺眉頭壓低聲音詢問道。 “你這臉上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該不會是背著我出去做什么壞事了吧!” 忽然間被人問及了這樣的話題,席昀修自然是知道了剛才做錯了什么事情,略顯不好意思的對著她。 “我下午沒事情做去找了沈木寒,兩個人剛才出去轉轉,我想你應該是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跟我生氣吧!” 席昀修的先發制人讓沈木暖也不好繼續的發火,索性還是放棄了掙扎面無表情的對著人擺動了一下手臂,緊跟著轉身朝著樓上走去。 看著人離開的身影席昀修害怕她是真的生氣了,有些緊張的追上了人的腳步,生怕是他生氣了要做出來什么樣子的事情,緊緊的抱著人的腰,說起來語氣也跟著多了幾分的可憐巴巴。 “暖暖,我知道你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跟我生氣,可是我總是要去跟沈木寒說清了,這要是真的因為你這樣做了搞出來些恃寵若嬌來找我麻煩的事情的話,我肯定是要給他來一個下馬威的。” 完全沒想到人能說出來這樣的話,沈木暖不可置信的轉頭看向身邊的人,掙扎了半天才算是徹底的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張合了幾下嘴才算是徹底的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你,你這樣的情緒也太奇怪了吧,我哥根本就不會做出來什么樣子的事情,再說了這些事情我媽肯定是已經說過了,你說的那個恃寵若嬌根本就不可能的。” 饒是沈木暖這樣的解釋,席昀修的臉色也跟著緩和了很多,有氣無力的嘆氣卻還是忍不住跟面前的小女人撒嬌。 “我就是知道這樣的,但是也很長時間都沒跟沈木寒見面了,趁著這樣的時候好好的敲詐他一筆也不錯。” 說話間才想起來剛才到底是忘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口袋里面掏出來了一個車鑰匙像是獻寶一樣遞到了他的面前。 “這個就是我在沈木寒那邊敲詐來的,想著你這段時間肯定是沒有車可以開,正好這個也可以給你了。” 聽著人這樣的解釋,沈木暖也跟著無可奈何的晃動了一下腦袋,嘲笑一般的詢問著,“你就在他那拿來了這么一個車鑰匙,要說這個可是我哥那些跑車里面不太值錢的了。” “但是這個的樣子是最不夸張的,你也知道沈木寒的審美實在是太有礙觀瞻,我也是仔細的挑選出來個能看的下去的車,也不會讓你那樣的難受,畢竟是我們家的暖暖還是喜歡低調的人。” 席昀修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一根針一樣直直的扎進了人的心里面,如此的溫柔的解釋也讓沈木暖笑出了聲音來,轉頭一個溫柔的吻落在了人的臉頰上。 “果然是了解我,不過以后這輛車暫時也只能是放在車庫里面了,畢竟是我這段時間也不可能開的上了。” “你說的這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這段時間不會在這里了?” 席昀修的心陡然間懸了起來,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要說什么,只能是茫然的看向身邊的人,就看見沈木暖有些不好意思的出聲解釋著。 “你,你該不會是又要去劇組里面了吧!” 沈木暖也是不太好意思的看著身邊的人,壓低了聲音低沉的解釋著,“劇組那邊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投資也已經要到位了,我要帶著展晴進組了。” 面對著沈木暖的解釋,席昀修知道自己不能強迫著她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猶豫著卻還是滿臉笑容的出聲安慰著。 “沒事,你沒必要像是現在這樣的難受,我也很能理解你這樣的想法,回去就回去吧,我明天開車帶著你去。” 席昀修現在這樣的善解人意還是讓沈木暖有些接受不來,下意識的抽動了一下嘴角還是不知道要怎么解釋,愣了半秒鐘有些心疼的抱住了席昀修的身子。 “你能不能不要總是對我這么好,說起來我才是那個很舍不得離開你的人,畢竟是我們剛剛過了幾天的二人世界。” 沈木暖說的這話也是真心話,她很喜歡黏在席昀修的身邊,只要是能在席昀修的身邊心里面也多了些許的不舍,緊張兮兮的抓著身邊的人。 席昀修下意識的收緊了抱著她的手臂,兩個人就這樣的站在原地相擁,樓下站著的人也跟著悄無聲息的離開,臉上的笑容也跟著多了幾分。 “少爺跟少夫人兩個人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是太好了,這個可能就是我們最羨慕的愛情的樣子吧!” “你要是真的羨慕也沒用,畢竟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遇見愛情的。” 聽著人這樣的解釋,臉上的表情也跟著溫柔了幾分,好笑的看著對方的臉,掙扎了半天還是認命的摸索了幾下自己的臉,還是無可奈何的長嘆了一口氣低聲的念叨著。 “我要是有那樣的長相也是可以的,現在我這什么都沒有,就剩下這樣的表情也屬實尷尬了。” …… 席昀修看著身邊的沈木暖依依不舍得樣子,更是忍不住寵溺的刮了刮面前人的鼻尖,小心翼翼的低聲安慰著。 “你們這一次選取的地點很近,我公司的事情處理好了一定會第一時間來這里看你的,你也沒必要像是現在這樣的緊張不是嗎?” “可是我們已經很長時間都沒見面了,好不容易我們才能湊在一起,可要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