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只修仙不談戀愛呢

第76章 勺菌受傷被作法和易歡共享生命

易歡打量勺菌身上晚霞藍金色衣裳,下身穿著白色的褲子,腰肢系著星月印刷布帶。頭頂著閑云遮星的玉冠,束著萬千青絲。 勺菌察覺到一絲不善的眼光,在掃描他身上每一個寸皮膚。順著那目光,看到易歡摟著小白臉,為藍顏卿頭頂的貞節問題,怒了。 勺菌長臉棱角有致的臉,側目兇狠地掃向易歡無辜看戲的表情,努努嘴看不起易歡說:“你一個有夫之婦,少主要我保護你。你竟敢背叛少主,和這小檸檬,打情罵俏。” “哎,小女孩。你可不能這么說,不分清楚狀況就往我家易歡身上潑臟水。你…” “少在這里糊弄人,我可是不是三歲稚童,隨便你哄騙就行的。”勺菌打斷李鑫苑說的話,站直轉圈揮出一刀空靈斬。 被易歡抱著的具寒,擰緊眉毛瞇著眼,不解地伸出掌心,掌心白點靈氣擴散,籠罩身后的易歡。 勺菌見具寒的實力,和他不相上下。冷哼一聲沉著臉,像是黑化一樣。 勺菌身上冒出的靈氣,離開勺菌變成鬼臉花藤蔓飛到短劍上。 氣氛越發凝重,具寒也不甘示弱。 具寒像握著什么東西一樣,手中白霜靈氣團降溫周圍的氣溫。 天上坐著一朵冰藍色的云,假易歡低眸摘下黑紗面巾。側著腳踩在云上。左手變出一柄漆紅色的長煙桿,深吸一口吐出冰霜的霜。 叉開腳,雙手按在褲襠的云額頭上。見易歡的情況也沒有很嚴重,從云里分化出一一團小云,跟著呂湫的臉,捏成一個降雪的炮彈。 假易歡玫紅色的指甲,握著煙桿轉一圈。右手捧臉,眼神懶懶的望向炮彈小云,左閉著眼,右手對著炮彈比一個手槍的手勢。 食指頭聚起金色的法力,槍法瞄準炮彈直擊。炮彈像是被注入生命一樣,對著假易歡跑來。又蹭又抱假易歡的小腿,假易歡抱起小炮彈。 對著易歡站著的地方,敲打小炮彈的大肚子。炮彈吐出小冰晶,落到易歡頭上,砸出一個包,滾落在地上。 易歡摸著頭上的包,彎腰找那個冰晶。被具寒拉著,讓她躲在身后,不要被傷著。 易歡小跑到易結身后,見呂湫被煙笑塵咬著脖子不放。易歡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抓著煙笑塵的翅膀往后拉。 呂湫吃痛,齜牙咧嘴地瞧著易歡說:“你要取下你的寵物嗎?” 易歡超慫地點頭,在煙笑塵頭上敲一個爆粟,把煙笑塵給取下。 煙笑塵記仇地雙手抱胸,暗自生悶氣地飛上易歡的頭,在易歡頭上變出剪刀,咔嚓咔嚓地剪禿易歡的青絲。 易歡找面墻靠著,瞄到呂湫的手,伸到易結的身邊又放下,就這樣,有幾個來回了。 易歡鼓起腮幫子,嘆氣低頭看地板的冰塊,以及被其它冰塊砸斷的椅子。易歡握著一塊冰,抬頭就產生錯覺。 剛才,好像看到易結拉上呂湫的小手,倆人還相視一笑。易歡向后邊的墻,再甩頭回看易結拉呂湫的手。 誰料,發絲像扔在頭上的假發一樣,一大把一大把地掉。易歡右手梳指向頭頂,抓下大把青絲。 易歡百般雜味地抹掉臉上流的淚水,嫌棄地低頭手抓散碎掉的青絲。 易結飛身撲倒呂湫說:“小心。” 易歡抓著頭,看到一記鋒利的刀鋒飛來。易歡伸出雙指揮舞,畫出兇玉國的候吉符。擋著勺菌的靈氣斬,可易歡沒想到自己的靈力,不足以支撐候吉符爆發。 易歡變出魔法杖,擋著勺菌的攻擊撞到墻。背后骨折斷的聲音,易歡手撐著魔法杖,跪著低頭抹掉心口血。 左手抓著魔法杖,召喚湘靈劍飛出鞘。易歡右手拿著劍,用魔法杖召喚出水龍。 從地板騰飛而起,易歡踩著龍的背,抓著魔法杖的尾部,在左邊畫個簡形的法陣。 法陣聽到易歡說:“葉龍,起。”,通體發紅震動地面,飛出一條紅黃雙色的葉龍,易歡見到皺眉心里想:這個,好像召喚一條不夠用了。 易歡加大力度,召喚出另一條葉龍。易歡癱坐地上,右手擦干凈臉上的汗。瞄著呂湫說:“你們小心點,不要被人傷到。” 勺菌見兩條龍落在他旁邊化為人形,幾個筑基初期的人,也敢和他硬扛。勺菌移影走到具寒面前,拳頭聚起火光,飛拳直擊具寒的面部。 具寒摸著鼻子流的血,站起來甩開李鑫苑的手。 一股黑煙飄到勺菌后背,被勺菌猛回頭,擊中肚子。眼見男的都倒下,冥西陵雙手捂著肚子,忍著口中的血沫。 冥西陵被勺菌一個陰招,移影來到身后刺穿冥西陵心脈。 具寒見狀忍著傷痛,握著刀,對著勺菌劃個XS。調出身體的其中一絲閻王靈氣,趁勺菌不注意,飛來一股陰毒的靈力洞穿勺菌身體。 勺菌喉嚨涌出來一口氣血,對著旁邊讓死人活過來的李鑫苑,吐出血沫。清純明亮的眼睛,濃眉、櫻桃小口倔強地忍著不喊痛。 勺菌低眸失色地瞧到身上的血孔,像放在水龍頭綁氣球開水,被一群人圍著拿幾根針,在身上扎滿孔一樣流血。 鳳凰飛在空中,心口一疼,發出悲鳴的叫聲。沖到勺菌面前,燃起的火,讓冥西陵他們被火煙,嗆得睜不開眼睛。 易歡被人捂著嘴,摟著腰就消失了。被易結拿出一個凈塵珠,驅散鳳凰的火煙。 呂湫回首東瞧西瞧,右手張開手心,飄來的楓葉揮成幾道包圍呂湫的線。呂湫握劍一樣抓著流動的楓葉, 呂湫紅腫著眼睛,迎風落淚伸出手,被易結抓著右手說:“拿著,照顧好冥西陵他們。” 易結拿著劍,走到鳳凰身邊。眼神兇巴巴地看著鳳凰,飛跳著砍鳳凰的肩膀,被鳳凰閃過,扔個煙霧彈。 本體鳳凰駝著勺菌,用了自家秘門,把靈魂分成兩半。一半對付易結,現在他把易歡的命數分給勺菌一半,現在他在等勺菌醒來。 鳳凰握著勺菌的手,臉撫摸勺菌溫暖的手,看著勺菌殘缺不全的身子。眼眶有淚未流下,低眸親勺菌的手說:“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會給你,除了在我的能力范圍之外。” 易歡躺在勺菌身邊,臉色發青地動了動右手。猛咳嗽始終不睜開雙眼,這情況讓鳳凰很好奇。 鳳凰摸上為勺菌包扎的白紗,眼看著兄弟為了一個只見過一面的女人,這么費勁心機把這蠢女人留下身邊,他就氣打一處來。 鳳凰抽著鼻子嘴里罵,抹著因可憐勺菌的熱淚盈眶,剎不住水的淚腺。又瞄到勺菌身體罵:“你個只有米粒大小的腦子,怎么和人硬杠,也不叫上幾個暗衛。你看看你現在成什么樣子了,整個白蠶蛹。” 呂湫被易結拉走進入皇宮,還要偷偷摸摸地進去紫金殿。當呂湫見到老熟人李維斯時,抬眸整理語言說:“有人來了。” 易結拉著呂湫的小手,側目咬唇,摟著呂湫的腰轉身一掠,飛到黃色的屋檐之上,飛檐走壁瞧到凰權閣,飛身落下找到湘音住的房子。 易結松開摸呂湫的腰,看到自己的牙印忍不住輕笑。呂湫見易結取笑他,握緊拳頭捶到鋼鐵身軀。痛得呂湫撅嘴白眼,甩掉犯蠢的易結。 唇紅齒白嫣然一笑地跑向墨歐面前,坐到湘音的旁邊。 易結見自家夫人越發可愛,忍不住扛起呂湫回房好好疼愛。 呂湫轉頭側目而視,瞄到易結在癡笑。呂湫抓著竹椅子的手,加重幾分。松開手已經碎成幾瓣,低頭合手向湘音道歉。 易結記起自家老姐被威脅的事,走上前彎腰恭手請求湘音,收留呂湫等人一段時間。 湘音端詳地瞧著易結的臉,撲哧笑出來說:“這里只有你們兩個人,哪有其他人呀,你讓我照顧其他人怎么不把他們帶過來。” 易結手中一閃,放出李鑫苑、冥西陵說:“現在有了,你好好照顧他們,有必要找師尊治療他們。” 湘音接受墨歐的捏肩,拿扇子敲打墨歐低垂的頭說:“你還在這里愣著干嘛?還不快把受傷的三人扶進去。” “不用了吧,我來幫你們把他們送進房間。”呂湫輕聲柔氣道。 易結從呂湫施法的背后,抱緊呂湫的蛇細小腰說情話:“小湫湫真好,第一次我們也是這樣,把你揉進身體里,好舍不得拿出來。” 呂湫推走易結搭在右肩上發凸想法,轉頭面對易結的臉。 手不自覺地掐上易結的脖子,呂湫壓著怒火微笑道:“我慣著你了嗎?天天給我發瘋,折磨我的潔白身子。” 易結埋在呂湫撒嬌的胸前,抱起呂湫的大腿,寵溺地瞧著,呂湫口是心非的小嘴,這張小嘴用來解決一些難以及齒的問題,除了現在罵人,還罵的是自己的能力。 易結抱著呂湫,輕身一掠飛檐走壁。落在無人的小巷里,放下呂湫的身體,進去他一直以來契約的紫海空間里。 易結扔呂湫在紫海床上,脫掉上衣,解開腰間的褲子,留著最后一條絲絨短褲。 飛身一掠,抓著逃跑的呂湫,抱起呂湫用靈術爆開衣服,留下呂湫最后的底線。 呂湫被扔在十米高的太陽花上,后退著抱著身體求饒道:“別過來,我的世界沒有你。” “是嗎?呂湫,多欺負你幾晚,你的世界就有我了。”說完,易結單手抓著呂湫的雙手,呂湫使勁掙扎的身子。在易結眼里是在誘惑他,仿佛在邀請他欺壓呂湫這朵花。 易結蓋著呂湫嫌臟的被子,聞著空氣中,充滿他子孫的味道。抱著呂湫哭唧唧的身體,右手扭轉呂湫的頭,易結對著呂湫豐滿的紅唇,欺唇而下來個深情的愛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