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高采烈滿載而歸的表情此時已經盡數落在步非宸的眼中,他森然一笑,轉身說道:“很快,咱們就可以不費一兵一卒讓他們打開城門了。” 風無眠眨了幾下眼睛,轉身看著步非宸,低聲說道:“爺難道一直等得就是這個時候?” “你說呢?我們此行的目的可不是為了與王玉元在這里耗著,本王是要替皇上滅了楚國,區區一個城樓難道還要讓本王耗損人馬嗎?再說了,若是能將王玉元心甘情愿的收服,那日后對于我們攻打楚國便是更加事半功倍了。” 原來爺要保存實力是為了正面對楚國交兵,一舉拿下整個楚國。 風無眠此時終于明白了步非宸的用心良苦,他側目看向了步非宸,低聲說道:“爺覺得咱們還需要幾天?” “最多三日,那邊的人就會掛上白棋投降,不管他王玉元還想要如何負隅頑抗,都不過就是困獸之爭。” 為何步非宸會有這樣的篤定?只因為……那些本以為自己是占了便宜的楚國人在將地上的熟豆子與其他搶過來的食物混合在一起好不容易吃了一頓飽飯之后,卻發生了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將軍,咱們的士兵從昨晚開始就接連有人上吐下瀉,如今一些年紀大的早就……”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他怎么也不會想到,他已經如此小心翼翼,只是搶了那些來罵陣之人的食物,卻還是中了步非宸的詭計。 實在是不明白究竟是哪兒出了錯,怎么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面? “將軍,咱們的戰馬也已經死了幾十匹了,再這樣下去,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再與熙國對陣了。” 王玉元雙手狠狠的揪著自己的發絲,而后雙腿一軟跪在地上,表情十分的凄楚的仰天長嘆:“老天,難道說連你也不想給我留一條生路?我王玉元一輩子沒做過什么虧心事啊!” “將軍,外面,外面熙國的步非宸已經親自來啦,說只要,只要咱們投降,他就將解藥雙手奉上,從此咱們與他們就是一家人了。” 若是換做以前,只怕如今這營帳里面的叫罵聲已經不絕于耳。 但是如今,他們早就已經被步非宸折磨的體無完膚,如今一個個只想要活著離開這里,不覺就表情充滿了希冀的看向王玉元。 王玉元也已經沒有了任何氣勢,他頹廢的倒在椅子上面,微微抬起頭說道:“諸位,你們有什么想法嗎?” “……說,說實話,將軍,咱們等著皇上的補給也有些日子了吧?我看皇上當真就是早就將咱們給忘了,所以,所以要不然咱們就……,就……” 那個字始終不敢說出聲,就怕這槍打出頭鳥,到時候最先死的就是自己。 “老將軍,咱們要不然就降了吧!這也是因為皇上先不仁在前的。” 這種話最終還是要有一個人率先說出口,王玉元隨即閉上了眼睛。 難道說這種事情他會沒想過嗎?可是若是他降了,那如今被扣押在京城的家人又該如何? 眼見著王玉元默不作聲,下面的人卻只能聽到耳邊傳來那陣陣哀嚎之聲。 猛然間,就聽見外面有人大吼一聲:“將軍,將軍,皇上派人來了啊!” 這個時候皇上派人來了?該說是久旱逢甘露,還是該說來的也太不是時候了? 但王玉元卻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激動的喊了一嗓子。 “皇上,皇上的人來了!” 他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一眼看到來人之后,急忙抓住了那人的手。 “皇上,皇上派你來了?是不是皇上給咱們補給了?皇上來了……” 但那人卻是看到面前王玉元這灰頭土臉的表情,接著笑著說道:“老將軍,看你這著急的模樣,皇上說了,去年咱們楚國也是遭逢了大旱,糧食本來就少,這如今哪兒還有什么剩余的可以給您補給啊!” 這是什么話?一時之間周圍的人叫罵與聲討聲不絕于耳。 王玉元只覺得自己的心哇涼哇涼的如墜冰窖之中。 他側目看向了一旁的眾人,再接著只能舔著臉低聲下氣的說道:“可是咱們這邊您也看到了,若是在不給補給,咱們是根本就難以在與熙國的人進行抗衡啊!” “怎們?王將軍這是想要要挾皇上?” “臣不敢!” “我看你分明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皇后娘娘可真算是說對了呢!” 沈皇后又說什么了?王玉元只覺得此時胸口一陣撲通亂跳,一股不好的感覺油然而生。 那人突然滿臉哼笑,朝著身后揮揮手,有人端著一只匣子走了上來。 “王老將軍,這是皇上與皇后娘娘讓咱們給你捎過來的禮物,你還是先看看再說其他的吧!” 禮物?王玉元渾身發冷的盯著那支匣子,卻始終都沒有勇氣伸出手去接過來。 倒是那人看著他這幅英雄氣短的模樣一陣冷笑,接著就將匣子塞進了他的掌心之中。 “皇上個你的禮物,怎么?不打開來看看?” 王玉元硬著頭皮,只能顫巍巍的掀開了匣子,卻是一聲慘叫,將匣子瞬間從自己的掌心之中丟了出去。 眾人這才看到從那匣子里面摔落出來的一只人耳。 王玉元跌倒在地,氣息不穩的抬起頭指向面前之人:“你,你……” “王將軍,皇上可是已經發了話,你若是還這樣踟躕不前,那就是投敵叛國,到時候他給你送過來的可不就單單是這么一只耳朵了,你可要千萬想好才是。” 王玉元淚如雨下,雙手不停的捶打著地面叫道:“我王玉元一生忠心耿耿,皇上怎么能這樣對待我王家人?這豈不是要讓人唇亡齒寒嗎?” “王將軍,您這是在怪罪皇上?您要是說這樣的話,那我可就要原封不動的回去復命了。” 王玉元哪里還敢怠慢,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把就抱住了那人的一條腿。 “大人,不要,不要,咱們有事好商量。” “王將軍,此事還有什么好商量的?皇上就是瞧著你一直在這里不動彈,他心急啊!你只要出去與那步非宸決一死戰,到時候皇上一定不會再怪罪你了。” 決一死戰?皇上這是要他們這群人一個都別想活著回去是嗎? 其他的人看著王玉元如此悲憫的表情,卻是已經氣不打一處來。 但王玉元被人拿了把柄,又有什么辦法? 只見他發髻凌亂,滿臉塵灰之色,起身就朝著對面喊道;“傳,傳我的命令,今夜子時……開,開戰!” “將軍,你這不是要讓咱們去送死嗎?”對面有人實在是氣不過,猛然一聲爆喝。 但皇帝的來使聞聽此言,卻是臉色一沉,側目凝望過去,叫道:“王將軍,這又是個什么東西?你的命令他都敢不聽?這種人留著就是個禍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王玉元鞠了一把熱淚,勉強支撐著自己抬起頭看向了對面,接著說道:“休要胡言,來人啊,將他推下去砍了。” 可話音剛落,那邊的人卻已經相互使了眼色,接著突然一人當先,沒等那位皇帝的使者興致高昂的松懈下去的時候,卻早已雙眼瞪得猶如銅鈴般大小,直接已經人頭落地了。 王玉元驚嚇連連,倒退了幾步說道:“你們,你們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王將軍,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楚國已經敗了,有楚宏浚這樣的昏君與沈皇后那個興風作浪的女人,我們遲早都要擺在步非宸的手下,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為他賣命?倒不如早早投降在步非宸的麾下,選擇一個治世明主。” “荒唐,你們別忘了,你們可是楚國人。” “楚國人?國將不國,誰又知道我們未來會是什么人?楚國必敗,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 “你們這是要反了?你們可知道這樣做的后果。” “王將軍,難道你還想要替他賣命?你看不出來,想必如今你家人早已是兇多吉少了。” 即便是在王玉元的心中也早就有了這種絕望,但是哪怕是有那么一點點的希望,他都不想要聽到任何人在他面前說這樣的話。 王玉元忽然瘋狂的揮舞著手中的寶劍,朝著對面之人怒吼道:“你竟然敢叛國,老夫今天絕對饒不了你!” 說話間他已經要沖上前去,卻突然被人腳下絆了一跤,身子失重的朝著門扉上面撞了過去,接著就聽到背后七手八腳的扭打聲。 王玉元最終被他的屬下制服,整個人披頭散發,額頭上一片紅腫的痕跡,雙眼失焦的落魄的被人綁在房間之中。 外面的已經聽到有人高聲斷喝:“將白旗插上城樓,告訴熙國攝政王步非宸,我們降了!” 王玉元緊緊的閉上了眼睛,這個時候他無法去責怪任何人,只因為將他們逼入今天這個絕境的人就是他們的皇帝…… 而此時已經等待多時的步非宸看到了對面城樓上的白色旗幟,終于露出了一絲松懈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