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我還愛你

618墨公子,余生請多關照!

余紫沫身材高桃,體態輕盈,言行舉止端莊嫻雅。處處體現著豪門世家之女的休養與氣度。 余紫沫輕輕地給自己杯里倒一杯酒,余紫沫嘴角輕輕上揚,站起來一步步走出自己的席位。 她揚起聲音說:“打擾各位一分鐘時間,借著z這次林市長的宴會我想要宣布一件事!”墨硯池玩筆的動作一頓,沒有再繼續玩下去,因為他也要準備配合余紫沫了。 聲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余紫沫還是征求了東道主林深的意見:“林市長應該不介意吧!”短發如漆,肌膚如玉,美目流盼,一顰一笑之間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風韻。 林深眼神里都是贊賞,輕盈一笑道:“沫小姐請隨意!”她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勇敢堅強。 所有人都是在坐等著余紫沫宣布的事情,是哪個重大的項目要通報,還是君沫集團又做了什么決定? 墨硯池眼神柔和自然看著現在這個需要自己仰望的女人,運籌帷幄的處理他們的事情。她宛如一朵盛開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艷而不俗,千嬌百媚,無與倫比。 王世明還不怕死的喊起來:“嫂子,加油!”今天還好自己親自過來了,要不然肯定看不到這么精彩的節目了。 墨硯池冷冷冰冰地提醒王世明:“王世明!”只是叫了他的名字,就沒有下文了,可是卻讓王世明身體的狠狠地顫抖著,覺得背脊發涼,訕笑著不敢再出來惹事。 點點頭,余紫沫回答王世明:“我會的!不用太擔心!”余紫沫隨著王世明的話說著,秀雅絕俗,自有一股輕靈之氣。 墨硯池嘴角微的微笑擴大,她從來不會給別人一點點嘲笑她的機會,她會讓別人把自己說出來的話按在別人身上。 余紫沫彎彎腰:“打擾各位了!”抬手就喝了那杯酒,表示打擾別人吃飯去的時間,抱歉。肌膚嬌嫩,白皙透亮透亮,有一些男人都在討論:“沫小姐有沒有男朋友?誰能娶到她,真的是三生有幸!” 因為余紫沫真的是太耀眼了,能力強到不輸和她坐在同一個位置的男人,家世顯赫,人又長得這么漂亮冷艷高貴。 神態悠閑,余紫沫輕輕地撫摸自己手,看樣子自己要去買一枚戒指,表示自己已經是有主的人。 美目流盼,余紫沫抬頭看看那個男人還真的是淡定從容,就不怕自己讓他下不來臺嗎? 余紫沫帶著淺淡的笑容,一步步走向墨硯池的方向,所有人都是緊張又興奮起來,周曉萌看著余紫沫走過來的時候,差一點被噎死。 余紫沫把自己杯子遞給墨硯池、含辭未吐:“墨公子幫忙倒一杯酒,可以嗎?”氣若幽蘭,說不盡的溫柔可人。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余紫沫是在做什么呢?讓墨公子幫忙倒酒?他們有沒有聽錯? 都是小心翼翼地看著墨硯池表情,只有墨硯池他們這里的幾個人都是一副稀松平常的樣子。 王世明心里面想著,倒一杯酒算什么呢!說不定墨硯池連內褲都已經給余紫沫洗過,赤裸裸虐狗模式。 墨硯池淡然站起來,當著所有人面給余紫沫倒了小半杯酒,舉手投足之間盡顯成熟男人的魅力,身上的矜貴氣息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 他們兩個人肩并肩站在一起的時候,林深對面的兩個人不知情的人,才恍然大悟,原來余紫沫就是墨公子的未婚妻,果然是一場好姻緣。 難過他們兩個用的鋼筆都是一樣的,原來是情侶,隱藏得夠深的,可能現場沒有幾個人是知道他們身份的。 余紫沫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自慚形穢、不敢褻瀆。 可是在流入墨公子的眼神中時,又是一種溫柔又不失活潑的眼神。余紫沫挑挑眉毛說著:“墨公子我們喝一杯?” 淡笑著面對余紫沫,墨硯池語氣沉穩地說道:“我的榮幸!”但那冷傲靈動中頗有勾魂攝魄之態,又讓人不得不承認他的優秀。 墨硯池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姿態是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余紫沫心里面不禁感慨,大佬都是裝出來的。 她一席長裙,燈光映照之下,容色晶瑩如玉,如新月生暈,如花樹堆雪,墨硯池都快要有把余紫沫藏起來的沖動。這樣的余紫沫太美好,害怕會失去這么美好的她。 墨硯池倒了一大杯,揚起酒杯客客氣氣地說道:“沫小姐,請……” “等等……”墨硯池被余紫沫打斷了,墨硯池沒有憤怒,也沒有把酒喝了,而是端著酒杯,眼神幽深神秘的看著余紫沫。 環姿艷逸余紫沫輕揚表情,儀靜體閑的樣子說:“墨公子你還是先介紹一下我們的身份,再喝酒吧!我的說的大家可能不相信?”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嬌柔婉轉之際,美艷不可方物 墨硯池深深看了一眼余紫沫,轉身卻把酒杯對向余貲君:“哥,我先敬你一杯!”余貲君一直都是冷著臉,看看現在都是個什么事! 沒有任何動作,周曉萌看看余紫沫,站起來倒了一杯酒,輕輕地說著:“余總,木木看著你呢!”木木這個人太無法無天了,什么事都是一時興起就開始做,回家,應該好好教育一番。 余貲君聽周曉萌她吐語如珠,聲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動聽之極,向她細望了幾眼,見她神態天真、嬌憨頑皮。自己還是敗給了這兩個人,一個是整天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玩失蹤的妹妹。 一個是整天心里面都是裝著一些奇奇怪怪想法的人,都不知道什么給自己送上一份驚喜。 余貲君不情不愿的把酒喝,現在人們都分析不出來是一個什么情況了,余貲君和余紫沫是兄妹,余貲君和墨公子不和?而且現在余紫沫和墨公子關系曖昧。 墨硯池一口氣喝完了杯子的的酒,高興的又給自己倒一杯酒,輕輕握著手里。雙頰暈紅,看看余紫沫,突然開口宣布著:“君沫集團的董事長余紫沫小姐,是我未婚妻!”聲音渾厚有力,讓每一個人都清清楚楚地聽到,墨硯池這句話。 余紫沫容色清麗、氣度高雅,當真比畫里走下來的還要好看,她溫婉大方站在墨硯池身邊。 墨硯池輕輕地和余紫沫碰了一下酒杯,帶著滿世界的溫柔說:“沫小姐,余生請多指教!”他終于等到到了這一天,她們終于可以走在陽光下。 搖搖杯子里的酒,余紫沫輕輕柔柔地說著:“墨公子,余生請多關照!”兩個人都在同一個時間,揚頭飲盡杯中酒。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所有人都站起來祝福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