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域凌云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心靈的美

“父親,我認識了一朋友葉凌云,他說也許能治療我身體中的寒氣。” 許渃詩直接說道,讓許坤的目光微微一凝,隨即看向葉凌云,道:“真的?” “不一定,但至少可以試試,也許能夠解決。”葉凌云平淡回應道。 “那好,既然你有方法醫治的話,需要什么盡管跟我說,若是我能給予幫助定會全力以赴,我本身也會輔助你。” 許坤很爽快的開口說道,葉凌云點了點頭:“我定當盡力。” “那好,什么時候動手?”許坤問道。 “現在就可以。”葉凌云回應了一聲,隨即看向許渃詩,道:“渃詩小姐,我這就幫你試試驅逐寒意,你自己選地方吧。” “葉凌云,你不需要選取幾束藥材來驅逐寒意嗎?”許渃詩疑惑問道。 “不需要,我直接幫你驅逐寒意,而且不能被他人打擾。”葉凌云道。 “哼。”卻聽許老二冷哼一聲,站起身來,道:“我便說他心懷不軌,大哥,讓他幫渃詩治療,我不放心。” “我也不放心。”許蕓同樣開口道。 許坤皺了皺眉,難道葉凌云還敢對他女兒如何不成。 葉凌云冷笑:“不放心?那你們來醫治!” “我們如會醫治,還需要你在這如此的囂張嗎?”許老二冷聲喝道。 “既然知道自己不會醫治,那還在這放什么屁!”葉凌云直接回罵道,毫不客氣。他的忍耐是有限的,許老二一而再,再而三的詆毀自己,將自己視作下人,他豈會慣之。 “父親,二叔,沒事的,葉凌云只是試一試而已,若是能驅逐寒意當然最好,驅逐不了這寒意,葉凌云也是我朋友,你們何必如此興師動眾。” 許渃詩苦笑連連,沒想到葉凌云膽子還真大,敢直接辱罵二叔,連忙勸解道:“就讓葉凌云隨我去我的院落中吧,那里會安靜很多,不會被人打擾。” 許坤眉頭閃動,臉色也微有些變化,葉凌云的無禮的確讓他感到不滿,但是想到渃詩身上的寒氣,他還是沉吟了片刻,隨即點了點頭,道:“那就讓他試試吧。” 許渃詩聽到許坤允許,這才笑了起來,對著葉凌云柔聲道:“葉凌云,你隨我去我住的地方吧。” 說罷,許渃詩帶著葉凌云走出大殿,穿過長廊,來到了一處園林之地,的確很幽靜,也沒有其他人跟著。 “你就這么相信我,不擔心你二叔說的,我會對你圖謀不軌。” 葉凌云看著許渃詩,微笑問道。 許渃詩的臉上閃過一絲自嘲之色,搖了搖頭:“我有什么值得你圖謀的。” 葉凌云微微一笑,看著眼前的少女,柔美中透著善良之意,清純可貴,不似夏苛欣那種心機稠密,自視清高的女子能相提并論的,兩人比較起來,許渃詩才是真正的美,心靈的美。 “你好像有心事。”葉凌云看到許渃詩的神色,眉宇間似乎隱藏著什么。 “沒什么。”許渃詩似乎不想說,搖了搖頭道:“葉凌云,就在這里吧,你需要我怎么做?” “沒有隱蔽一點的地方嗎?這里不行。”葉凌云搖了搖頭。 “這樣啊,那么去我的住寢之室吧。” 許渃詩怯生生的說道,生出幾分靦腆之意,帶一個陌生男子去自己的閨房臥室,總歸是一件羞澀之事。 “也可以。” 葉凌云倒是沒有想那么多,只是隨意的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步入許渃詩的臥房當中,清香之氣襲人,而且并不濃,只是那種淡雅舒適的清香,讓人感覺舒爽。 “葉凌云,現在我該怎么做?” 許渃詩又對著葉凌云問道。 “你先坐下,我先試試用火焰功法,看能不能將你體內的寒氣迫出來。”葉凌云對著許渃詩說了一聲,許渃詩卻看著葉凌云,苦笑著搖頭。 “沒用的,我們家族修煉的也是火焰功法,極陽功法,但這股侵入我體內的寒氣是魏家極陰掌力所為,而且這掌力比我父親的極陽功法還要更厲害幾分,無法將寒氣逼出來。” “極陽、極陰?”葉凌云低語一聲,這似乎也太過相似了點吧。 “恩,極陽、極陰。” 許渃詩似乎知道葉凌云所想,點頭道:“以前,我許家極陽功法霸道厲害,在圣城也頗有些威望,而有另外一個家族,修煉的也是火焰功法,同樣是煉藥世家,卻處處被我許家所壓制,這一家族,便是魏家。” “不知道是否是天意,后來我許家漸漸沒落,而魏家之人卻得到了莫大的機緣,無意中得到一本高級功法,可以陰陽相融,即能修煉火焰,同時也可修煉陰寒功法,身兼陰陽之氣,非常的厲害,而他們將那種陰寒之功,取名極陰,便是刻意針對我許家,要將我許家克制踩在腳下。” “陰陽相融!”葉凌云目光微凝,陰陽乃是截然相反的屬性,就如自己體內冰火同源一樣,這陰陽相融,就類似于龍鳳合體般,戰斗之時一陰一陽,的確很恐怖。 “魏家之人要對付你們許家,為何不直接出手,而是要將這陰寒之氣注入你的體內?” 葉凌云對著許渃詩問道,這么一個柔弱女子被陰寒之氣所折磨,讓人心疼。 “他們不僅是想要對付我許家,而是要取代、要吞并我許家,其目的,是為了得到我許家的兩件寶物。” 許渃詩目光有些落寞,緩緩的道:“而且,如今他們魏家,更是出現了一天才人物,天賦絕倫,即便在整個圣城,都算是個天才,受到皇室重視,甚至成為參加魔域大比的人選,實力極強,正是此人,將陰寒之氣注入我體內的,即便是我父親也解不了。” “好狠辣的手段,將這種寒氣注入你的體內,那人還真是下得了手,此人更是不配擁有參加魔域大比的資格。”葉凌云冷冷的說了一聲,使得許渃詩苦笑了下,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道:“葉凌云,所以我說,以火焰功法想要將寒氣迫出來,希望不大。” 葉凌云笑了下,在許渃詩看來,連他父親是用極陽功法都無法將寒氣迫出,天武境七重的他更不可能了,他說希望不大,也只是委婉的說法,在她看來,葉凌云哪里能以火焰功力迫出寒氣。 “不試試的話又怎么知道。”葉凌云搖了搖頭,即便無法將寒氣驅逐,能將之迫出到體表也行,在以魔魂吞噬掉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