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域凌云

第二百六十六章 旖旎醉人

“那好吧。” 許渃詩點了點頭,雖然她不認為葉凌云能夠以火焰功法將她體內的寒意迫出來,但既然葉凌云想要試,她也不好拒絕,那便是不相信葉凌云了。 “坐好來。”葉凌云對著許渃詩說了一聲,許渃詩點了點頭,盤膝坐在軟榻之上,葉凌云則來到她的身后坐下,開口道:“你自己也可以使用極陽功法配合我,一起將寒氣迫出來。” “恩。”許渃詩點了點頭,隨即,在她的身后,葉凌云心神微動,體內龍鳳圖案運轉起來,一股可怕的熾熱之意綻放而出。 許渃詩的眼睛微微閉著,仿佛似乎感覺一只火鳳,盤旋在她的周身,極為的詭異。 “嘶!”一聲低呼從許渃詩的嘴中吐出,一雙肉掌落在她的背上,瞬間,一股無比可怕的熾熱之意侵入她的身體當中,滾滾而動,這股熾熱之氣直接讓她剛運氣的極陽功法都紊亂了起來,極陽功法所蘊含的熾熱之氣,和這股降臨在她身上的熾熱,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嗯?” 許渃詩心中震驚,怎么會,葉凌云的火焰功法,熾熱之意好可怕,她是修煉極陽功法之人,對火焰熾熱之意不但不會抵觸,反而會喜歡,但此刻,她卻生不出半點喜歡之意,仿佛身體都要燃燒起來,這股熾熱,太過可怕,超脫了她的承受能力。 “嗡!” 一道火光突兀的生起,在許渃詩身上燃燒了起來。 許渃詩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雙手緊摟著身子,臉色瞬間變得通紅,燃燒了,她的上身,竟在這股熾熱之意當中燃燒了起來,衣衫瞬息就化為灰燼,消失得無影無蹤。 許渃詩那曼妙的身軀,優雅美麗的酮體完全暴露在了空間當中,盡是春色,葉凌云的雙掌依舊在她的背上,肌膚相觸,讓她的臉色潮紅一片,甚至將那股恐怖的熾熱之氣都仿佛遺忘了。 “緊守心神,引導侵入你體內的火焰去驅逐你身體中的寒意。” 葉凌云的聲音傳許渃詩的耳膜當中,讓許渃詩心神一凜,臉色不停的變幻著,此刻她衣衫都被焚燒,曼妙的身體暴露在這里,這讓她如何緊守心神。 “嗤嗤……” 一道細微的聲音傳出,卻讓許渃詩心中一驚,葉凌云雙掌中的熾熱之氣正侵入她的身體當中,和那股寒氣相碰撞,去將寒氣驅逐、抹滅。 輕咬著嘴唇,許渃詩眼眸一閉,心神沉入體內,開始去引導葉凌云侵入她身體當中的火焰驅逐寒氣。 臥室當中,熾熱之氣彌漫,而在這股熾熱當中,又有著絲絲美妙的春光。 只是片刻之后,便有著一團寒氣彌漫在那軟榻之上,而且這股寒氣,在不停的增加著,全部都是被葉凌云所侵入的火鳳之焰從許渃詩體內驅逐出來的寒意。 龍鳳合體,陰陽融合,冰火同源,至陰至陽,區區陰寒之氣,即便葉凌云境界還不是很高,但依舊能夠輕易將這陰寒之氣逼迫出來。 之所以葉凌云沒有直接用魔魂進入許渃詩體內吞噬陰寒之氣,是怕許渃詩承受不住死亡之力的侵入,導致意外發生。 “呼……好熱。” 許渃詩面色通紅,甚至連她那雪白的肌膚此刻也都被熾熱的火焰烙紅來,臉上的紅潤也不知是羞射還是熾熱,格外的醉人。 “再忍耐一些時候,你身上的寒意如果不全部逼迫出來,依舊會繼續侵蝕你的身體。” 葉凌云開口說道,此刻他的眼睛睜開在那,看著身前美妙沒有瑕疵的玉女肌膚,心中微蕩起幾分漣漪。 “好。”許渃詩點了點頭,任由葉凌云繼續運轉火焰,不斷的侵入她身體當中。 ………… 許家大殿當中,許坤端坐在那,但其實心頭卻并不是太平靜,葉凌云隨許渃詩離開也有一些時候了,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大哥,你竟真相信那天武境七重的小子嗎?” 許老二對著許坤說道,想到葉凌云,他的眼中便閃過一道寒光。 “用人不疑,既然他要試,我就給他一個試試的機會,不去干擾他。” 許坤緩緩抬頭,道:“至于相信,我只能相信奇跡吧,一個天武境七重之人,想要逼迫出渃詩體內的寒氣,談何容易,也只能相信有奇跡發生吧,否則的話,真得要向魏家妥協了。” 許渃詩的房屋之內,熾熱之氣依舊,不過卻漸漸的變淡,許渃詩用床褥裹著身體,雪白的雙肩暴露在外,讓人一看便忍不住生出沖動之意。 尤其是此刻許渃詩那含羞的眼神,更是令人迷醉,想要一親芳澤。 “葉凌云,謝謝你。” 許渃詩拉了拉手中的床褥,正對著的葉凌云的她滿面通紅,將身體裹得更緊了下,心中噗咚噗咚的跳動著。 “沒什么,舉手之勞而已。”葉凌云將心中的旖旎壓制住,站起身來,朝著香閨之外走去,嘴中說道:“我在外面等你。” 走出房間,葉凌云卻是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眼中掛著一絲苦笑,面對一個如此美人,真難克制啊。 許渃詩看著葉凌云走出去,目光閃爍,隨即眼角露出了一絲淺笑,將被褥放下來,隨即找了一件自己喜歡的衣衫穿起來,并精心打扮了一番。 在外等待的葉凌云竟等了蠻久,才見到許渃詩蓮步輕移,緩緩的走了出來。 此時的許渃詩依舊沒有售黛,只是梳洗了一番,柔順的長發披肩,頭上有著一縷發髻,那雙柔美的面容晶瑩剔透,還帶著一抹羞紅之意,美不勝收。 再加上許渃詩身上穿著的一席紫色長裙,香肩微露,雪白的脖頸暴露在外,讓人不知不覺的想要順著那雪白的胸脯不斷的往下探索,完全的曲線在緊身的長裙下完全的映襯了出來,驚艷動人。 “葉凌云。” 許渃詩見到葉凌云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不由得羞澀的喊了一聲,腦袋微微低著,臉色更加的紅潤了起來。 “額……” 葉凌云一愣,隨即苦笑,此刻的許渃詩確實太過驚艷,本來她便非常柔美,此刻裝扮一番,更顯得魅惑人心,尤其是她那纖柔的身影,似乎讓人想要擁她入懷,好好保護,這大概便是紅顏禍水之意吧。 “失禮了。”葉凌云歉意的說道,苦笑著搖頭,他見到過的美女個個驚艷不絕,竟然還會如此失神,顯然許渃詩帶給他的美是一種不同尋常的美。 “沒事。”許渃詩搖了搖頭,隨即伸出手,將一個香囊遞給葉凌云,道:“懷陰玉都在這里了,既然我身上的陰寒之氣已經被逼迫出來,這些懷陰玉對我也沒有什么用了,都給你吧,希望能幫到你朋友。” 葉凌云也沒有客氣,順帶著將清香之氣的香囊接過,對著許渃詩露出感謝的笑容,道:“許小姐,謝謝。” 聽到葉凌云對自己的稱呼,許渃詩的心中閃過一道莫名的失落之色,道:“葉凌云,你還是叫我渃詩吧,稱我許小姐我很不習慣。” 葉凌云一愣,隨即張了張嘴,喊道:“渃詩。” 許渃詩聽到葉凌云的喊聲,這才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對著葉凌云道:“我們出去吧,父親他們還在等候呢,快點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去。” “好。”葉凌云點了點頭,隨即和許渃詩朝著大殿的方向走去。 此時大殿當中,許坤依舊坐在那,手指不停的敲擊著身旁的桌子,節奏頗顯得有些急躁,顯然此刻他的心,頗有些急躁之意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