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點滴之青云路

第三百零二章 唇槍舌劍

沒有多理會二人的這點小心思,金燦威凌地看著其他人,冷冷地開口道: “這次說什么也不能再像上次那樣貽誤時機了!對此,還有人反對嗎?” 其他人見盟主的口氣似乎沒得商量了,有人將剛想說出反對的話也給咽了回去。大部分人就索性一言不發,見盟主似乎已經鐵下心了,基本上大勢已定,不想再去作這個惡人。 見到場中的氣氛不對,萬家主和王幫主就急了,紛紛站起來,指責道: “盟主大人,你可不能一言堂啊!” “盟主大人,千萬不能馬虎從事啊!一切要從長計議,大家達成共識才行啦!” “夠了!二位就不要多說了,上次的事情也是你們二人攪局才導致現在這么被動的局面,你們還不悔過,要繼續錯下去嗎?!” 金燦這次是真的光火了,對二人毫不留情面地予以反擊。 “盟主大人這話就有點嚴重了!上次的事情怎么能完全怪罪到我們的頭上呢?那可是大家的決議,我們二人也只不過是附議而已。 再說嘛,那樣作也沒有什么大錯吧!” 金燦此時是真的被他們二人給氣糊涂了,顫抖著手,指著他們道: “好,好!沒有錯,還沒有錯?!現在就你們二人不贊成我的決議對嗎?”說完看向其他眾人,而他們兩人也是如此。 見到很多人顧左右而言他,或是低下頭來不愿摻和其中的樣子。金燦終于也有了一絲的喜意,而王幫主和萬家主的臉色則黑了下來。 萬家主立即指著正低頭不語的馮家主道: “馮家主,你的意思呢?是贊成還是反對盟主的決議,好歹也給個話啊! 上次你可是也贊成從長計議的決定啊!今天怎么就認慫了,是不是怕有人事后打壓你啊?! 放心吧,這是討論會,大家都有權力暢所欲言的! 如果事后有人報復,那北水盟以后就要改名字或是徹底解散了,就沒有繼續存在下去的意義。 既如此我們又何必湊合在一起嘞?你們說是不是呀?” 不得不說萬家主的口才是不錯的,是一個雄辯的天才,說話的煽動性也極強,有幾位被他三言兩語就搞得不免心動起來。但是看著面沉如水的金燦盟主,心中的火熱頓時熄滅,又打起了退堂鼓。 金燦此時雖然一聲不響,但是盟主之威也還是不小的,看到自己與他們有分歧,作算反對也讓他們有所顧忌,不敢信口開河,胡說八道了。 像萬家主這種為達目的,無所顧忌地搬弄是非,又喜歡煽風點火之輩畢竟還是少數。 但是他內心還是不免哀嘆起來,豎子不足與謀也!如此鼠目寸光之輩,只顧眼前利益,毫無遠見卓識,與其共事將來恐怕要吃大虧! 覺得再這樣下去很有可能還像上次一樣,討論會最終也將無疾而終,得不出一個結果來,耽誤時間不說,誤了成文的大事,那才是最糟糕的,他們北水盟到時候恐怕也承受不起成文的怒火。 到現在這幫閉門造車,坐井觀天,自高自大的家伙,還是不知成文的厲害,認為自己作得對,更不知審時度勢,遲早自己也要被他們給拖累了! 他們哪知現在的成文可以說大勢已成,多一個北水盟與少一個北水盟已經對其影響不大,最多是多一點或是少一點阻力而已! 從成文的態度來看,真正重視的是自家老祖的戰力,到時候能夠對其有所幫助,其余的一切都是可有可無的,甚至都可以忽略不計。這一點哪怕從剛剛陳一飛這位成文忠心耿耿屬下的態度和行事就可以看出來。 對于北水盟陳一飛的說法是,成文交待他們要如何、如何!而對于自家的老祖則是請求面見,而且是以承諾為約束,希望老祖幫忙。 這中間的區別就大了!想到這些,金燦心中煎熬,坐立不安起來。 是可忍,熟不可忍,既然忍無可忍,就不再忍了!“唰”地一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對眾人怒目而視: “誰對我的決議有意見?都跟我站起來!” 此時會場上所有人都不出聲了,只有萬家主二人仍然臉色難看地僵立在那里。 金燦對著二人冷笑不止,“嘿嘿!你們二人不錯,敢于仗義執言是吧? 作為北水盟的盟主,我不會對你們持反對意見的人怎么樣的,否則傳出去,別人會說我這個盟主沒有容人的雅量。 但是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就按照我說的去作!至于有意見的話,也要先做好了,等一段時間再作處理。 不過,我相信這個時間不會太久的,你們很快就能夠看到結果。”金燦環視一周,最后定格在二人身上: “你們知道,如此決定該是多么地愚蠢嗎?該怎么樣,到時候我這個盟主說了也不算數,你們就自求多福吧!” 二人聽到金燦的話語,心神皆顫,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于是對盟主道: “盟主大人是什么意思?難道我們有不同的意見就是罪大惡極不成?” “嘿嘿,也差不多吧!不過我說過,到時候我說了不算,自會有人找你們的。” “誰?誰會找我們?敢定我們之罪?!”二人還是不服地叫囂著。 “誰?你們真的不知還是裝傻啊?那還用我說嗎?大家應該都是心知肚明的吧!”金燦不無譏誚地冷笑。 “嘿,就他成文?他有這個……”萬家主不服氣,但是卻突然如溺水之人,所有聲音嘎然而止。王幫主也同樣突然全身冷顫,汗淋答滴。 “怎么不說了?你繼續說下去呀?還敢嘴硬,心虛了吧?!”金燦嘲諷道。 過了幾分鐘,場中的氣氛仍然很沉悶,金燦不由嘆氣道: “唉,我之所以如此急迫地要你們來此,就是為了彌補上次我們拖延成文的事情,需要商議下一步行動。 這次決不能像上次一樣再出差錯了,而是要積極行動,彌補過錯,求得成文公子的諒解,否則就沒有未來! 希望諸位以大局為重,眼光放長遠點,不要為了意氣或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而耽誤了大事。 成文公子必定會成功的!這是一個有預謀、有遠見和有把穩的計劃,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搞著玩玩,不成就走人,成就慶幸。 嘿嘿,你們難道還沒有感覺出來?對于我們北水盟,成文根本就沒有放在眼里,他的眼里就只有我家老祖,他需要老祖去對付方德,其余的人則是可有可無。 你們算什么?在他看來,什么也不是,也無所謂!很悲哀是嗎?有些人到現在還自以為了不起嘞! 你不去為成文公子作事,不去表這個態,他會有損失嗎?沒有!損失的是我們啦! 一幫黃魚腦袋,自己去好好想想吧!自己到底有多少斤兩,值不值得驕傲,夠不夠與之討價還價?”金燦越說越氣,氣哼哼地不想再說了,干脆將眾人罵個狗血淋頭! 金燦的話,讓萬家主和王幫主二人有一點無地自容之感,自尊心都沒有了。心里雖然還是有點不服氣,也有一點不甘。但是見到眾人都傻眼的樣子,他們再也鬧騰不起來了,只好一言不發乖乖地坐了回去。 “盟主大人,既然如此,那么下面我們該如何去作?”一位自始至終都不吭聲的高層人物就順水推舟,小心翼翼地對著還在唉聲嘆氣的金燦問道。 金燦有氣無力地看了對方一眼,然后重振精神,想了一下道: “我們要第一時間與星海盟取得聯系,到時候一起發表聲明。不能讓他們聯系我們,被動去作事。 另外我們必須給星漢盟的建立出一把力,派出我們的工程隊協作星海盟一起動手,包括一些建設資源也要跟上,不要等著人家來要了才給,還是主動一點好。 這兩件事情一會兒大家商量著,辦理得越漂亮越好。 其次是關于戰斗的事情,陳一飛他們已經住在我們這里,該怎么進行,一定要派人抓緊時間與他們仔細商量。還要及時地多溝通,到時候好配合作戰。 這幾件事情一定要件件落到實處,不能馬虎大意,誰出差錯到時候就找誰負責。 好了,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大家各就各位,各行其是,分頭行動吧!” 這種聯盟的形勢,有一點像地球上的民主議院制,也有一點像聯合國一樣。有好處也有壞處。 好處是,能夠集眾人的智慧于一體,一個決策出來,符合絕大多數人的意志和利益,擁護的人就多;壞處是很多決策難產,決策過程冗長拖沓。 這就要看領導者的手腕、能力、魅力和魄力了。是否能夠駕馭眾人才是關鍵,否則就會變成一鍋粥,全亂了。 一個強勢的上位決策者,在關鍵的時候就能夠起到力挽狂瀾的作用。用其影響力,說服力使得一切簡單化。正確的能夠順利貫徹下去,錯誤的能夠及時阻止住。 三言兩語就能夠搞定一幫人,左右他們的思想與意志。無論是當面的唇槍舌劍,還是暗地里的陰謀詭計,無數地游說,在關鍵的時候還是會以其為主,其它的都是白費勁。 金燦在成文來此之前,應該是一直順風順水,基本上就是這樣一個領導者。但在成文來島之后,一切都變了,一切都變得不順起來,讓其有一種心力交瘁的感覺。 這兩次扯皮拉勾的會議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不過最后還是讓其表現出了一個強勢人物應該有的素質來,關鍵時候還是拿出了自己的魄力,總算沒有讓自家的老祖失望。 成文在小客廳里坐了一會兒,就覺得無聊了,他是一個閑不住的人,所以就度步出來,想去外面走走看。 剛出門,就見到吳興還等在外面,成文很好奇,問道: “吳興,你怎么沒有跟著吳盟主一道去,還在這里干什么啊?” “公子,盟主臨走前交待屬下,讓我在這里侍候您老,聽從吩咐的。”吳興立即趨上前來,恭恭敬敬地答道。 “哦,是這樣呀,倒是有心了!! 這樣吧,你陪我去一趟交易市場,我去買一些材料回來。”成文就吩咐吳興道。 “好的。請公子跟我來,交易市場離此還有一點路程,我們就乘府里的馬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