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犬哈吉

第四十一章 當老大的感覺,爽3

不過這種偷一口就跑的方式進食,哈吉能吃到什么?更別提長時間趕路需要的營養和體能儲備了。所以只不過短短幾天的功夫,哈吉就感覺到有些力不從心了。他不得不把前進的速度降下來一點,每天把大量的時間放到找吃食上。 可即便是這樣,哈吉也沒動搖過回鄉的想法,那是他從前世到今生唯一的夢想了,他必須用全部的精力去實現。他不想在這份記憶和感情消失的時候還不能完成這個夢想,他更不想讓他的這份情感和記憶就這么消失在現在,或者將來的某個皮囊里。 養活自已是不容易的,也是辛苦的。好在哈吉有著聰明的頭腦,其他同類所不擁有的智商,還有出色的體能素質。他通過自已的觀察和思考,很快就有了一套取食的辦法。 開始的時候哈吉還是有些心理障礙的,他只會偷偷趁人家的看家狗不在,跑到人家里面去弄點吃的。但后來膽子大了一點之后,更確切的說是在被饑餓的身體逼得沒了退路之后,哈吉便漸漸的放開了。 哈吉每走到一個村子之后,便會小心的圍著村子偵察一番,哪家生活條件看起來不錯,主人防范比較松懈,有很大概率能弄到吃的,便成了他的目標。 哈吉會在村里招搖一陣,隨隨便便的走在大街上,故意讓村子里的狗子們看到他。狗子們對這個陌生的外來者當然沒有好感,即便哈吉沒做什么也會心生警惕。不過在看到哈吉表現得很平和,沒什么危險之后,便也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放哈吉過去。個別兇狠些的,也會被哈吉輕松的甩掉。 可等哈吉在村子里留下了他的氣味,狗子們的警惕性下降后,他就會找一戶把雞放養的人家,找個地方潛伏下來。農村的雞大部分都是放養的,白天任它們自由取食,晚上才收回家里去的。而這些雞警惕性很差,尤其對村子里經常出現的狗子們沒有一點戒備,這正好方便哈吉下手。 趁雞們松懈的機會,哈吉會突然從他藏身的地方跳出來,挑上一只肥壯的母雞叼了就走,哪怕他的惡行被其他狗子看見也無所謂。等他叼著雞跑到村子外的曠野上的時候,哈吉就會迅速的撕扯掉那只倒霉的母雞的毛,然后活生生的吃起雞肉了。 這時候就算個別狗子發現了哈吉,也會被哈吉這個滿口雞血的惡犬嚇得不敢靠前,只敢大聲吠叫吸引村子里其他的狗子來助戰。而哈吉呢?則照樣大大方方的享用著自已的美食。 很多人以為犬科動物并不是不能吃生食的,狗也不是不能吃雞肉的。其實這個觀點太可笑了,如果是那樣的話,犬的祖先狼是怎么活下來的?只不過熟雞的骨頭會比較硬,不利于狗的消化,才會被有經驗的人提醒禁止,而生雞肉卻不存在這個問題了。并且,生雞肉的營養成份更豐富,更利于犬的體能儲備和促進犬的健康。哈吉在搜救犬中隊的時候,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生肉吃的。 等村子里的狗子們沖出來的時候,往往哈吉也吃個七七八八了,這時候他會故意叼上剩余的雞肉逃跑,把狗群位往遠離村莊的曠野里引。那些村子里的狗子們都算是護村有責,看到哈吉這種惡犬自然窮追不舍。 可它們這種在村子里面混的貨色怎么是哈吉的對手?哈吉憑借著出色的奔跑能力,一直在前面吊著這些狗子們,讓他們既看得見,又追不上。往往還在狗子們喪失信心的時候,停下繼續享用他的雞肉大餐。等到狗子們再追上來的時候,他在繼續往前逃。 等狗子們跑得離村子遠了,哈吉才會鉆進莊稼地里甩掉這些蠢笨的家伙們,直接返回村子,向他早就看好的人家下手。而此時這些狗子還在曠野里順著哈吉偵察時留下的氣味轉著圈的追蹤呢!沒人半天的時候根本不會明白他們被耍了。 吃了生肉的哈吉跑進村民的家里后,往往吃點饅頭或者餅子之類的東西補充一下,有水果什么的他也不會放過。運氣好有火腿腸或者肉什么的,他臨走就會捎上一點。即便這家的主人發現了哈吉也不要緊,哈吉龐大的身軀和兇猛的模樣讓人不敢輕易靠近他。等人們取子武器過來的時候,哈吉早就叼著戰利品逃之夭夭了。 那家的主人只能看著哈吉的背影罵上一陣,卻毫無辦法。等自家的傻狗回來之后,迎接它們的則是主人更惡毒的咒罵聲。而此時哈吉已經在通往下個村莊的路邊,享用他偷來的美食了。 沒錯兒,哈吉這種行為就是偷,但有什么辦法呢?在第一次偷之前哈吉確實糾結過好一陣,但最后腹中的饑餓感讓他做出了選擇。更何況他現在已經不是人了,他必須接受這個現實。他想要活下去,為了能夠實現他的回鄉大計,他必須無所不用其極。 生存是第一位的,為了能夠順利的回鄉,哈吉什么辦法都會用的。選擇了這種生存方式之后,短時間內效果還不明顯,可時間一長連哈吉自已都發現了,他的行為和舉止越來越像一頭狼了,而且是一條行走在鄉間的孤狼。 經常吃鮮活的肉食,經常晝伏夜出的奔走在路上,游離在人類社會的邊緣,小心的選擇著目標——這些行為就是狼才會有的行為方式。不僅行為方式變了,長期飲食結構和行為方式的改變也改變了哈吉的外貌。它現在已經沒了拉布拉多犬的溫和與無害,卻多了一種嗜血和陰冷的感覺。 很多村子里面游走的狗子在看到哈吉之后,第一時間是夾起尾巴逃走。就算是那些強壯的狗子看到了哈吉,也不敢輕易的靠近哈吉,只會遠遠的朝哈吉心虛的叫上幾聲。一旦哈吉選擇向他們接近,他們就會匆匆逃開,不敢正面與哈吉接觸。 長時間舔食血肉之食,讓哈吉的氣質有了明顯的變化,身上也沾染了沉重的血=-腥氣味。敏感的狗子們能夠感覺出哈吉的不尋常,通常都不敢正面和哈吉打交道,往往只能大白天湊成一群后才敢集體來找哈吉的麻煩。不過這也好,哈吉正好可以暗中觀察和尋找機會偷襲,蹓著狗子們滿世界亂跑。等狗子們跑得遠離村子的時候,他正好過去坐享其成,滿足了口腹之欲后才奔向下一個村子。 就這樣,一邊走一邊打野食。等吃飽喝足后再趕路,一個半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雖然由于哈吉現在每天要花一半兒的時間來打食,剩下的一半時間只能走上五六十里,但經過這一個多月的奔走他也走出了上千里之多。就算個別時候因為路途不順繞了遠路,但他也走完了一半兒的路程。 路上雖然有些辛苦,但只要這樣繼續堅持下去,哈吉只要再花個把月的時間就會找到他的家鄉,見到他的母親了。這樣想著,已經有些疲憊的哈吉又精神了起來,加快了在田野鄉村道路上奔跑的速度,恨不能早點回到家鄉去。 飲食結構的改變和終日的奔走尋找野食,也讓哈吉變得剽悍了起來。他的身形雖然較出發時削瘦了許多,沒了原先剽壯的外形,但筋骨卻變得更加的結實了很多。此時哈吉的身體素質無論是速度,力量還是暴發力,都達到了他能到達的極限。這個時候再讓哈吉鉆火圈的話,哈吉肯定自已有挑戰六個火圈的能力。當然,此時的哈吉已經不想著那些勾當了,他只是為了自已的夢想而努力著。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哈吉距離實現自已夢想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可世界的事情就是這樣的,哪里有什么一帆風順的啊!雖然搜救犬中隊那邊完全沒有一點消息,顯然沒發現哈吉一點形跡。但這一個多月在路上的奔走,還是難免被有心人發現了哈吉的行蹤。 哈吉以為他每天奔走幾十里,農家也不會太在意一兩只雞的損失,所以應該沒人會盯上他的。可是他想錯了,但他哪知這個時代通訊手段日新月異,有心人早已經在關注著他的行蹤了。 不經意間,附近村子里發現了一頭狡猾的大黑狼,一直在偷百姓的雞、鴨、兔子之類的家畜吃。村子里的狗子們都不敢惹它,只敢湊成了一群才敢追上去。可狗子們往往被那大黑狼帶得找不著家,等好不容易回來的時候,村子里不知道誰家的雞鴨早就已經糟了殃。 村民們又新鮮又害怕,想追上去又不敢。現在農村生活富裕了條件好了,附近村子里邊有狼的故事已經不知道是多少代人之前的事情了。而老輩和狼斗的傳說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那些老套的,誰也沒用過的打獵傳說誰都不知道管不管用。 何況哈吉這一路走來,只有少量的農戶損失了幾只雞,幾個饅頭或者一點肉而已,誰會為了這點東西去搜尋一只不知道藏在哪兒的大黑狼?不劃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