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鳳歸來

第一百六十七章:以身冒險

“會不會是眼看著凌幻大陸的百姓飽受旱災饑荒之苦,他于心不忍,所以去找各大門派的掌門想辦法?”蘇劫站在蘇卿旁邊,扭頭看向了他和蘊星,而蘊星獨自一人坐在玄臺上的長龍椅,一言不發,一副略有所思的樣子。 “這倒是有可能,如果說書謝真人真的是為了旱災饑荒的事情而親自前往各大門派的話,那我大概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雀兒話落,蘇卿蘇劫和蘊星都猛地抬頭看向了他—— “做什么?”蘇劫迫不及待的出聲詢問。 “想來應該是要去借各大門派的神器一用吧,對于他們這些正派修行之人來說,這天底下沒什么大事是人間九靈解決不了的。”雀兒直截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語氣還有一絲不屑,說罷,蘊星垂眸陷入了沉思。 聽了雀兒的話,蘇卿也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點點頭道:“也是,現在人界旱災饑荒鬧得如此嚴重,他們也確實該有所行動了。” “可是陛下不是已經答應水神要化身天羽鳳凰施法降雨了嗎?”蘇劫一臉不解,“既然如此,那么這旱災饑荒一事應該很快就能解決,書謝真人何必要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親自下山去找各大門派索要神器呢?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難道……”雀兒緩緩低下了頭,又一次陷入了沉思,而蘇卿見狀急忙問他,“雀兒,你又想到什么了?” 雀兒眉頭緊鎖,偷偷看了蘊星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蘊星察覺到他的眼神,心知他肯定有想法,見他不說,他便直接開口問道:“雀兒,你到底想說什么?” 雀兒頓了頓,猶豫再三,還是緩緩啟齒對蘊星說:“殿下,你有所不知,這人間九靈一向是人界用來對付魔界的無上至寶,力量十分強大,當初陛下也是利用人間九靈的力量破解了整個魔界封印,讓魔界得以現世的,這書謝真人是凌幻大陸的第一得道真人,各大門派的人都十分敬重他,他此番能親自下山去各大門派拿神器,必是要有大事發生,殿下不妨仔細想想,眼下魔后重生,陛下即將化身天羽鳳凰施法降雨,那些名門正派一向視陛下為眼中釘……” “你是說!他們想要借此機會殺了我父皇!?”雀兒話音未落,蘊星目光猛地一驚!話落,蘇卿和蘇劫也是一臉震驚! “除此之外,我實在不知道,眼下還有什么事情能夠驚動書謝真人,讓他親自下山前往各大門派去拿人間九靈了。” 雀兒說罷,蘊星眉眼一緊! 蘇卿聞言立刻上前向蘊星請示,“殿下!既然這書謝真人已經去各大門派所要神器意圖對陛下對我魔界出手,那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我們決不能讓他順利的拿到人間九靈,必須想辦法阻止他!好讓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都知道!魔界可不是好欺負的!” “沒錯!”蘇劫也開口附和道:“請殿下允準我率領一萬魔影前往人界!他們既然敢對陛下動了心思!那我絕不能輕易饒了他們!這一次!我必要好好的教訓一下書謝真人這個老不死的!也讓那些名門正派吃吃苦頭!長長記性!” 而蘊星依舊沉默著低頭不語。 雀兒看著他,不用想,他也大概猜到了蘊星的心思,陛下是他父親,是他的親人,有人要殺自己的父親,哪個做兒子的能坐以待斃? 于是雀兒也不隨著蘇卿和蘇劫說那些狠話,反倒是上前一步走到了玄臺之下,看著蘊星目光堅定,“殿下若是想要親自去向書謝真人討教一番,那蘇雀必定跟隨,保護殿下安危,所有的天魔兵,也隨殿下任意差遣。” 話落,蘇卿和蘇劫都扭頭看向了雀兒,而蘊星目光一抬,眼神有些驚訝,但他很快便恢復了鎮定,淺淺一笑,“好啊,既然這樣,那你就隨我一起去吧。” 話音未落,蘇卿和蘇劫都驀地一驚,蘇卿立刻出聲阻止,“殿下!您不能親自去啊!” “是啊!殿下,這件事,您還是不要插手了,交給我們去辦就行,此事您萬萬不可親自前往啊!”蘇劫也開口說道。 “有何不可?”蘊星挑眉,“父皇和母后好不容易重逢,魔界所有事情無論大小全都交給我來處理,沒過多久,父皇便要化身天羽鳳凰去拯救人界的旱災饑荒了,他們那些人不對父皇感恩戴德也就算了,居然還敢暗中密謀意圖在施法降雨之際奪取父皇性命,你這讓我如何忍得?” “殿下的心情,我等理解,可殿下如今是魔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殿下,整個魔界都掌控在你的手里,而且,那書謝真人法力高強,那些名門正派也不是省油的燈,殿下若是冒然前去,萬一被那些人知道了殿下的身份,恐怕會對陛下不利啊!”蘇劫再次出聲勸道。 “是啊!那書謝真人既然已經決定要集齊人間九靈,那想必他們肯定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殿下,不妨先讓我們前去探探情況,等查清楚一切之后向殿下稟告,屆時殿下再親自前往也不遲。”蘇卿想了想,依舊抬起頭想要勸蘊星。 而雀兒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蘊星聽著蘇卿和蘇劫的話,心里也覺得他們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可他心里就是不聽,他就是想要親自去看看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到底對父皇打什么鬼主意!他們要真是對父皇存了心思,意圖在父皇施法降雨的時候動手,那他當下就殺了他們!以絕后患! 想到這兒,蘊星忽地轉眸看向了雀兒,心里似乎有些不確定,他問雀兒,“蘇雀,你覺得呢?” 雀兒聽到他的聲音抬眸看著他,蘇卿和蘇劫的話他剛剛也都聽到了,其實他們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雀兒看著蘊星眼中的堅定,微微一笑,點頭道:“殿下是陛下的兒子,如今也算是魔界的半個主人,這些名門正派對陛下心存不軌,陛下專心照顧魔后無暇顧及,但是殿下作為魔界之主,出手教訓再合適不過,而且殿下此番現身,也可以讓他們知道知道,魔界,并非僅有九代魔皇。” 蘊星聞言滿意的勾起了嘴角! “雀兒!”而蘇卿聞言猛地扭頭看向了雀兒,沒想到他居然會這樣說,蘇劫也沒好氣的看著雀兒,“殿下年紀尚輕,法力也還未修煉成熟,萬一出了什么意外,亦或是被神器所傷,你要怎么跟陛下交待?” 雀兒也沒好氣的看了他們一眼,深深吸了口氣,“殿下若真是想去,憑你們,攔得住嗎?”說罷,蘇卿和蘇劫截然不語。 “行了,就這么決定了,蘇卿蘇劫,你們各自抽調一萬魔影隨身帶著,先去人界探探情況,看看那位書謝真人到底在什么地方,而我就在后頭找個地方落腳,蘇雀和天魔兵隨身保護,一旦你們有什么消息,要立刻告訴我,我倒是要看看,這書謝真人和所謂的名門正派,到底有多厲害!” “是!”三人聞言齊齊頷首領命。 本來這件事蘊星是不想讓父皇和母后知道的,但蘇卿和蘇劫從玄幽王城內各自抽調了一萬魔影,又重新對整個玄幽王城和王宮的布防做了布置,寒煙塵雖然每日都待在天水殿里陪著凝夕,不問世事,但這點動靜,他還是能察覺到的,于是他便將蘊星叫來,問問是怎么回事。 蘊星自然是不打算跟他說書謝真人的事情,畢竟他和母后久別重逢,他不想讓這種事情擾了父皇和母后的清凈!至于那個書謝真人,他自會好好出手教訓,若是他真的在收集人間九靈,打算在父皇施法降雨之時傷害父皇,那么他就算拼盡全力也要殺了他! 蘊星心中狠狠的想道! 但他并未在寒煙塵和白凝夕的面前表現出什么異樣,看著父皇和母后坐在桌前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時,蘊星頓了頓,只道是人界旱災饑荒嚴重,有些不怕死的已經在那些名門正派弟子的攻陷之下闖入了魔界地盤,所以他要帶人去好好收拾收拾他們一番! 順便多費些時日,等將邊界之地的事情都安排解決好之后他再回來。 寒煙塵聞言沒多說什么,伸手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水,一副略有所思的樣子,反倒是凝夕,聽了他的話之后一臉擔心的樣子,待蘊星說完,她便站了起來,“這點小事交給蘇卿他們去辦就好了,你一個孩子去湊什么熱鬧?再說了,那些名門正派的弟子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萬一你遇上什么危險,那該怎么辦?”白凝夕走到他面前眉目憂心的看著他,正欲開口再勸他一番,可身子又禁不住輕咳了一聲。 而蘊星有些擔心她的情況,急忙伸手扶著她坐下,寒煙塵見勢也伸手給她遞了杯水,輕輕拍了拍她的后背,白凝夕一邊喝水一邊聽蘊星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