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守則

COC.31.第三十一章 羅桑拿市

公元2026年1月30日,上午十點半,第七區羅桑拿市,汽車賓館。 老舊的房子內充斥著濃重的腥臭味,脫落的墻皮上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污垢。唯一算得上干凈也就只剩下了那又扁又長的多人床。 洛洛拿出紙巾輕輕擦拭了一下窗臺,看著一下子被染黑了的紙巾嫌棄的說道,“哇,這里真的是好臟啊。” “明明這里并不大,竟然只剩下了一個房間。”楚楚撇撇嘴,開始檢查起整個房間。 然而,七號和封天明兩個人已經從房間的哥哥角落中搜出了大大小小的竊聽器啊、攝像頭一類的東西。 阿麥捂著鼻子從衛生間走出,有些作嘔道,“哇,這里真的是惡心透了啊。為什么不去訂個酒店?” “這是全市最好的酒店。”七號淡淡的說道,在這個深處山地、又沒有什么風景而且因為工業過度而導致全市處于中度環境污染之下,這里當然就很少會有人過來。所以旅店賓館也就是那么幾家發泄發泄的之外,酒店更是一家也沒有。 洛洛嫌棄的說道,“我們還不如去外面搭個帳篷啊。” “帳篷更危險,當然城市里也沒有安全到什么地方。”封天明捏碎了一個鑲嵌在畫框里的竊聽器冷笑道,“好家伙,這里的家伙事可真多。你說是吧,大力。” 大熊手持著散彈槍坐在門口,時不時留意著門外的動靜,并沒有回應封天明的話。 春秋戴著手套、拿出一個毛巾遮擋住自己的口鼻手持著清潔工具走進了衛生間,“嘔——” 經過長達一個小時的清理工作,這個賓館總算是可以住人,而且無論是藏在床底的也好,還是畫框、插排里面的小東西已經全部被處理掉了。當然以防萬一,七號也用機器掃了一圈找出幾個漏網之魚后又貼上了信號屏蔽器。 “這樣應該就差不多了。”七號忍不住感嘆了一句,“這是我見過最累人的一次。” “確實,這些小東西放的位置有些重合,而且型號尺規都不同,看樣子先后有好幾撥人都在房間里放過。”封天明點頭附和起來,“那么葉導,接下來要做什么?” 七號看著窗外那有些的人熱鬧的接街道,一輛輛驢車裝載著各種各樣的原材料或者貨物來回走動著,而驅趕他們的人正是穿著紅白長袍的家伙們。 “繼續調查下去對我們來說絕對是不利的,所以明天早上立刻離開這個城市。” “葉導,為什么不秘密調查一下?”洛洛疑惑的問道。 “這里無論是平民、還是雜貨鋪的老板都是他們的人。那你覺得我們的動作能瞞過所有人的眼睛嗎?還是說你向他們套話,無論說了什么他們都不會將這個情報轉交給后面的蘋果女裝教團?” “啊,這。。”洛洛一時語塞。 “來都來了,不能空手而歸吧。”封天明攤手問道,“竟然白天不行,那我們可以晚上出動,如果稍有不慎直接駕車離開就好了。” “確實。。”阿麥附和道,“不過在此之前還是要先找回有價值的目標,畢竟晚上的時間比較寶貴。” “好,你們先休息,我看著門。還有這里的食物最好還是不要去吃,畢竟這么大個據點一隊竟然沒有給我們傳來情報相比他們也是不清楚。但為什么第七區的調查局卻沒有將這個事情告訴給一隊的人?”七號提醒幾句,眾人的臉色紛紛有些凝重起來。 公元2026年1月30日,晚上十一點半,第七區羅桑拿市。 寂靜的城市陷入到了無盡的深夜當中,白日里嘈雜無比的工廠也紛紛停止了工作,如同陷入到深睡中的鋼鐵巨獸一般。這里沒有夜燈,也沒有什么紅綠燈區,有的只是黑夜和偶爾回蕩在夜空中的犬吠。 “咔咔——”正在檢查裝備準備出門的一行人聽到這突如其來竅門的聲音紛紛停止了動作,就低找好了掩體藏住自己的身影。但同時也不忘記拿起武器準備應對這突如其來的沖動。 “咔咔——”幾聲脆響過后,房門滋啦一聲被拉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漆黑的走廊、漆黑的房間,除了聲音便什么也看不見,什么也看不清。 “踏踏。。”輕巧的腳步聲回蕩在此,即便是對方放緩了動作但仍然也沒有辦法徹底的抹去聲音。 骰子點數(封天明,聆聽):1d100=22!成功! 骰子點數(大熊,聆聽):1d100=64!成功! 骰子點數(阿麥,聆聽):1d100=37!成功! 耳朵,對于經驗豐富的調查員來說,是在黑夜中探查周圍時最有用的眼睛。聆聽著那微弱的步伐,不斷確定著對方的位置。 近了,又近了。 一道朦朧的黑影的靜悄悄的來到床邊,就在他將手伸進被子的一剎那。一直粗糙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幾乎同時,一道黑影出現在他的身后,一擊強人鎖男將他放倒在地,三下五除二去掉了他身上的武器和裝備。 “啪——”手電筒亮起照在對方的臉上,那是一張十分年輕的面容,差不多十七八歲的小男孩身上穿著紅白長袍裝,皮膚有些黝黑剃著清爽的小平頭。 “咔嚓——”房間門被洛洛關上后,封天明才開口問道,“你是誰。” “。。。。” 見對方不回答,擰著對方胳膊的手用力一掰,他差點疼的叫出了聲音。但是,一只不知從什么地方翻出來的臭襪子塞進了對方的嘴中堵住了他的聲音。同時那迅猛無比的氣息,讓他的雙眼不停的上翻。 很快襪子又被取了出來,少年弓著身子瘋狂的咳嗽起來,“。。咳咳咳,我說!我說!求求你,不要在用那該死咳咳咳咳!臭襪子了!” “這襪子哪來的。”封天明有些好奇的看著大熊手中的襪子。 大熊默默的指了一下床底。 其他人,“。。。” “說,你的名字是什么,來這里的目的。” “我,我叫科里斯,是,是一個小偷。。平日里,我就,我就偷點東西養家糊口。。這位先生,我的家里已經窮的吃不起飯了!我,我只能這么做。” “你的父母呢?” “我的母親她,她在工廠干活的時候受了傷,到現在還在床上躺著。。那些混蛋也不愿意賠償我們半點的錢,就連醫療費也是花光了家里的積蓄才,才。。。”科里斯無比悲愴的說著有些令人同情的故事。 “他在說謊。”七號淡淡的說道。 封天明嘴角翹起露出猙獰的微笑,“好家伙,都這樣了還不老實。大力,上襪子!” “不,不!嗷嗷嗚嗚嗚嗚——” 五分鐘后,差點暈過去的科里斯身體抽搐了兩下癱軟在地上,封天明松開手坐在床上翹著腿問道,“怎么,現在能說實話了嗎?” “我,我是小偷,來這里偷東西的。”科里斯往旁邊瞥了幾眼,看著那明晃晃的手槍正對著自己,他不經打了個哆嗦。 “誰讓你來的。” 科里斯干嘔了幾聲長呼一口氣,然后又被自己的口氣給惡心的夠嗆,“咳咳咳,是,是安東老板。” “安冬老板是誰。” “就,就是這家賓館的老板。他給我情報,我偷東西。然后最后所得我們兩個人平分,但如果我失手了,他就不會承認我,然,然后把我送到警局。但是當地警局的警長是安冬老板的弟弟,所以我過去就是走個流程。。” “呵呵,還是一條龍服務啊。”封天明冷笑了一聲,然后就看見七號對他比劃了幾個手勢指指對方的衣服。 封天明點點頭,“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我看鎮上很多人都穿著這么一套。” “是,是蘋果女裝教團的教袍。” “蘋果女裝教團?那是什么東西。” “他不是什么東西,就是一個信仰!”科里斯想要掙扎的站起來,但是看到大熊手中晃悠著的襪子有老實的爬了回去。 “哦,具體說說。” “十年前,這里本來是個十分貧窮的小鎮子,沒有人,也沒有什么貨物,真的很貧窮。直到有一天,一位穿著紅白長袍的大人來到了這個小鎮,他在這里傳播教義,告訴我們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道理,也告訴我們想要改變命運只能靠我們自己的雙手。” “然后呢。” “然后,有一天,他突然宣布在小鎮的周圍發現了大量的礦脈。這是一條發財之路,只要我們開發他們就一定可以富裕起來。但當時,很多人對此表示不相信。后來,后來,越來越多挖礦的人有錢了,生活也變好了。于是乎,大家都瘋了,都瘋狂的想要加入到這個隊伍當中。但是!” “但是?” “但是,想要加入挖礦大業,就必須加入他的教團。因為,這里的工廠、礦場都是蘋果女裝教團的產業,是給教員們的服務。如果想要享受這種福利,就必須加入他們。要不然他們不會收小鎮里的居民。” “就這樣,一座座工廠被建了起來,村子里的大家也變得富裕了許多,甚至很久以前都不敢想象的生活都變得觸手可及起來。后來,越來越多的外鄉人來到了這里,為了尋找一份工作也加入到了蘋果女裝教團里面,結果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那你說的那位大人呢。” “他成了這個小鎮的鎮長,名叫布魯斯。” “布魯斯?”封天明皺了下眉毛繼續問道,“那你們這位布魯斯鎮長住在什么地方?” “就,就在城市中央,最大的那個教堂。那是他平日里辦公、休息的地方。”科里斯指著一個方向說道。 “哦,那你們這個工廠都生產什么?”七號突然問道,“有木雕嗎?” 科里斯沉吟了下點點頭,“有,有的。就在城市東南的那個木廠里。有些身體不便無法參加體力勞動,或者受傷造成殘疾的人就會在那個工廠里做一些木工活來養家糊口。” 七號和封天明對視一眼,封天明的二話不說直接拍暈了對方,并拿出繩子捆綁的結結實實之后,又拿出布條堵住了他的嘴巴扔進了被褥里面。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要多熟練就有多熟練。 七號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去把那個安冬老板放倒帶回來。然后立刻撤離這里,大家兵分兩路,一路去教堂,一路去木廠。” “好。” 就這樣,還在睡夢中的安東老板直接被套了一個麻袋送回到了房間里,并且得到了和科里斯一樣的待遇被扔進被褥當中。拿好自己的行李,一行人就這樣離開了這家賓館。 發動了車子七號、洛洛還有楚楚三個人來到了教堂而剩下四個人則是前往了的木廠。 七號將車停在距離教堂一段距離的路邊低聲吩咐道,“你們兩個在這里守著車子,我去去就回來。” “好,葉導請小心。” “嗯放心吧。”七號說完便下了車,借助著夜色消失在了陰影當中。邁著輕巧的健步,他很快來到了教堂周圍。以防萬一繞著教堂走了一圈很快找打了一個比較不錯的道路,那就是二樓的窗戶有一扇沒關。 七號,“。。。。。” 也不想那么多,七號三下五除二順著墻壁攀爬到了二樓小心翼翼確定了下屋子里沒有人之后便跳了進去。這是一個辦公室,沙發、辦公桌椅、書柜還有文件柜。在桌子上還放著幾個沒有處理完的文件。 七號迅速掃視了一圈便開始翻閱起這些文件。 這是一份關于教團發展情況的文件,同時還附帶一份城市的發展計劃。總的來說中規中矩,在犧牲環境為前提大力發展這個貧窮的小鎮,完成大規模的工業化提供大量的工作崗位。雖然看上去沒有問題,但實際上還是有著很大的問題。 第一點,提供的崗位要遠遠高于這個城市的小鎮居民人口。 第二點,要加入這些崗位就必須加入蘋果女裝教團。 第三點,入不敷出,投資建設這些工廠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但是從目前小鎮的情況來看,只有支出卻沒有收入,這種情況一下子持續了整整十年。這就很不對勁了,先不說這些龐大的虧損對于蘋果女裝教團意味著什么,但就光是這份沒有太大匯報計劃反而讓人覺得這下面還隱藏著什么陰謀。 這個小鎮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 “灑——” 一道殺起猛然間從身后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