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這老頭都一把年紀了還來比武招親,怕是孫子都比人家大了吧?要是人家跟了你還不得守活寡啊!”老者身邊的一個翩翩少年說道。 “去,老頭我正年富力強呢?再活上幾十年完全不成問題,老頭我還沒有成親呢?正經八百的童子身?”老頭毫不知道廉恥的說道,好像自己這么一大把年紀了還是童子很得意一般。 “哈哈哈!”老頭的話引來眾人的哈哈大笑,就是莊莫寒也覺得搞笑得很,這老頭不說你有沒有成親,就是你這年紀人家也不會同意啊,都一把年紀了還來湊什么熱鬧啊,雖然這石青璇是絕世美女,但是也不至于如此吧?想來多半還是看在石之軒的份上才來了這么多人的。 “你這老頭,你這么大年紀了,人家石青璇能夠看上你嗎?我看你還是打道回府吧?”現場的眾人起哄說道。 “呵呵!”莊莫寒輕笑一聲,看著擂臺上的石之軒,這老東西修為不錯啊,看情況好像馬上就要突破宗師了,不過他不研究長生訣搞出這么一出比武招親干什么? “大家靜一靜!”臺上的中年男子制止了眾人的討論,接著又說道:“比武現在開始,哪兩位朋友準備先來給我們露上一手?” 男子的話音剛落就出現一人,一個閃身就到了擂臺之上,長得那是十分的魁梧,身高兩米左右,身上橫肉眾多,手中拿著一把環首大刀,怕是不下于五百斤的樣子,倒是跟以前李元霸的模樣有幾分相似。 “啊!那是南海派的惡龍尊者!這人怎么來了”臺下一個人高呼了起來,好像還對這惡龍尊者很是了解一樣。 “惡龍尊者?什么東西?聽都沒有聽說過,怕是什么小門派吧?居然跑到咱們中原來逞威,簡直就是找死?” “你懂什么?這惡龍尊者可是有先天后期的修為,在南海一代可是兇名赫赫,據說他殺人很是暴力,據傳聞他還生吃人肉,就他手上那大刀可是有足足五百斤啊!” “什么?生吃人肉?我的媽啊!” 經過這知情人的解釋,現場眾人好多都有些害怕的看著臺上的惡龍尊者,不過也有一些人不屑,這惡龍尊者也不過先天修為,算什么東西,一看就知道這貨是力量型的,對上一個先天境界輕功好一點的人,那還不死啊! 雖然這惡龍尊者給人有些震撼,但是中原多豪杰,在加上石青璇的美貌以及石之軒的勢力,不怕死的人還是有很多的。 接連上去了好幾個人,也不乏有先天境界的高手,不過讓人意外的便是都沒有接下惡龍尊者三招,而且這惡龍尊者也讓人大吃一驚,這貨完全就不是跟他的身材成對比啊,別看他這么雄壯,但是這輕功還真是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練出來的,再加上他不菲的力量,那簡直就是先天境界無敵啊。 “好厲害!子陵要是我們也有他這么厲害就好了,也不像現在這么乞討過日子了?”一個劈頭蓋臉的乞丐對身邊另一個年輕乞丐說道。 “小仲別想這些不實際的東西了,還是想想咱們晚上去什么地方弄吃的吧?”徐子陵可不關心這些,這肚子才是他最關系的事情。 “切,子陵,你怎么能沒有一點志氣呢?我寇仲一定要成為人上人,以前欺負我的人我要他們加倍承受。”寇仲比徐子陵要野心大一些,同時也厭煩了這樣乞討的日子。 說完這些,突然寇仲又低頭悄悄的在徐子陵耳邊說道:“子陵,我打聽到一個消息,你知道長生訣嗎?” “長生訣?”徐子陵大驚,瞪著眼睛看著寇仲。 “哎!小聲點,小聲點,你說這么大聲干什么?”寇仲拉了拉徐子陵再看了看四周,發現并沒有人看著自己兩人,都看著擂臺上的比武呢? “小仲,你怎么突然說起這個了?難道你?”徐子陵說著說著突然有些恍然的拉著寇仲,心中有些激動,雖然他甘于平淡,但是對于能夠笑傲江湖,他還是很憧憬的。 “嘿嘿!”寇仲嘿嘿一笑說道:“不錯,我知道長生訣在哪里,前幾天我聽見一個消息,據說這長生訣就在這石之軒的家中,咱們等會趁著他們不注意,然后進去拿了他的長生訣,到時候天下還不是任由我們啊!” “這,行嗎?要是讓人發現了,咱們可沒好果子啊!”徐子陵有些擔憂的說道。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嘛!與其這樣活著還不如死去呢?何況今天不是在比武招親嗎?我想石之軒的家中肯定沒有什么人,這正是咱們的機會,要是沒有這個機會想去偷長生訣,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寇仲一臉堅定的說道。 “這樣啊!”徐子陵看著寇仲的表情,知道就是自己不答應他也會去的,想了想便點頭同意。 “呵呵!原來這長生訣是這樣被盜出來的啊!”莊莫寒聽見寇仲兩人的談話,心中想到,這原著可不是這樣的,不過不管怎么說,這寇仲跟徐子陵算是要去偷長生訣了,應該機會還是挺大的。 雖然看似大唐改變了很多,但是還是不知不覺之中恢復了原著,想來寇仲他們很快就會遇見傅君卓了吧? 聽見了這么一出好戲,再看看臺上的情況,那惡龍尊者已經打殺了不下于十個人了,看情況好像暫時還沒有人愿意上去啊。 “師弟,你上去,這什么惡龍尊者先天的修為也敢猖狂,簡直就是笑話中原無人嘛!”小家伙有些看不慣惡龍尊者的囂張了,準備讓李元霸上去。 李元霸看了看莊莫寒,想知道莊莫寒的意思,雖然他心中很想但是由于他對莊莫寒很是尊敬,所以一有什么事情,他都要請示莊莫寒。 莊莫寒看著李元霸戰意濃烈,而且那什么李氏等等武林門派的青年高手好像現在并沒有想上去的意思,便點頭說道:“去吧!” “多謝師尊!”李元霸高興的說道,他可是戰斗狂人,這早就巴不得上去了呢?給莊莫寒作揖后便上去了,而那大蟲則是早在進入江都的時候就被莊莫寒給收進了小世界當中,畢竟這出現在城市當中還是有些嚇人的,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沒有帶進來,要不然剛才早就引起轟動了。 “狂徒修得囂張,你家爺爺在此?”李元霸大吼一聲,手中拿著鳴鴻刀,翩然到了擂臺之上,他這一手輕功,讓眾人紛紛側目,由于李元霸輕功不太好的緣故,莊莫寒把風神腿傳授給他了,這風神腿可是堪比長生訣之列的四大奇書啊,威力無窮,雖然是腿法,但是莊莫寒覺得自己這風神腿可是比起這什么四大奇書還要厲害很多,原本的風云之中風神腿就十分厲害,而且風云的世界也比大唐的要高級一些,雖然經過莊莫寒改變大唐世界,變成了,但是畢竟底蘊沒有秘境深厚,這些人的修為就是最高也還沒有突破人仙,莊莫寒把風神腿也改進了一些,簡單來說它應該算是更進一步的功法了,對于李元霸的提升那可不是一點半點的。 李元霸上臺后抱著鳴鴻刀,冷眼看著惡龍尊者,根本沒有動刀的意思,不屑的說道:“你是自己滾下去,還是我把你打下去?” “哼,哪里來的愣小子,不知道你家爺爺的厲害嗎?爺爺我也不占你的便宜,看你也是用刀的,先讓你三刀。”惡龍尊者看著李元霸很年輕,便認為這小子應該是什么大門派或者是豪門的后代,他初來中原也不想惹下什么是非,所以剛才李元霸的話他并沒有怎么生氣。 “哈哈哈!”李元霸昂天大笑,站在擂臺上很是威風,蔑視了惡龍尊者一眼說道:“就你這修為還想要本大爺用刀,除非是天刀宋剛,你既然不想動手,那本大爺就不客氣了?” “什么?他居然跟宋剛比較,這小子也太不知道好歹了吧?”聽見李元霸的話,不只是惡龍尊者,就是下面的眾人也是一臉的不屑,還有那宋氏的人更是氣憤,天刀宋剛可是他們宋氏的精神領袖啊,是無敵的存在,誰也不能貶低他。 “哈哈,小子,我看你是初入江湖吧?這天刀宋剛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人家說不定現在都已經是宗師了呢?就你小子也能夠比上他?”惡龍尊者嘲笑道。 “哼?”李元霸并沒有開腔,只是看著惡龍尊者十分的不爽。 “風中勁草!” 李元霸一開始就是風神腿的絕招,完全不留情,何況在他心中,這比武就是拼命,你既然敢上來,那就得有死去的想法,加上剛才這惡龍尊者有些看不起自己,看不起自己那就是看不起自己的父神,李元霸當然不能放過他了。 “絕世武學?”臺上的石之軒大驚,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李元霸剛才使用的腿法完全就是絕世武學啊,就是比起自己最近研究的長生訣也是絲毫不差啊,他心中很詫異,這江湖中什么時候又出現了這門絕世腿法的。 看看剛才還囂張的惡龍尊者,現在早就被李元霸的一腿給踢飛了出去,并且駭人的是李元霸的一腿居然擊穿了惡龍尊者的胸膛,留下一個巨大的洞口,早就已經斷氣了。 “師弟威武?好樣的?”小家伙在臺下大聲叫喚,李元霸太漲面子了,就這一手那要震懾好多人呢? “有些血腥?莊莫寒,你以后還是教教元霸,就是他要殺人,也不用這樣。”蕭氏畢竟是女人,多少對這些有些反感。 “嗯,以后我會注意的。”莊莫寒點了點頭,其實在他看來這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不過蕭氏既然這么說了,那他就答應了下來,不過莊莫寒相信等蕭氏見多了,她就應該不會有什么反感了,比如前段時間剛接觸李元霸的時候她也害怕,現在還不是照樣好好的。 “好,好厲害!這還是人能做出來的嗎?”宋玉致跟宋師道一起來的這揚州城,為的就是想讓宋師道比武招親成功,得到邪王石之軒的支持。 “的確厲害,怪不得他說要跟師父相比了,不過就算是如此,我看他也不是師父的天刀對手?”宋師道贊嘆的同時也有些不爽。 宋玉致看了看自己的二哥,心中有些嘆息,雖然她知道自己師父的厲害,但是剛才李元霸的一腿也證明了他的確有跟宋剛媲美的資格,自己這個二哥空有宋氏少氏主的名號,卻沒有一點實力,真不知道以后宋氏交給他會成為什么樣子。 “垃圾!”李元霸看了看死去的惡龍尊者,掃視了一下下方,豪氣萬丈的說道:“地境以下的垃圾就不要上來了,有沒有地境或者是地境以上的高手?” 李元霸有這個自信,也有這個實力,本身也是宗師高手,還是頂尖的宗師高手,加上他會的風神腿跟鳴鴻刀刀技,這江湖中還真沒有幾個是他的對手,雖然這些人不爽,但是也沒有送死的人上去,本來還有一些想上去挑戰的,經過李元霸這么一弄,個個都低頭不語。 “唉!看來今天師弟要失望了,這根本就沒有人去挑戰嘛!”小家伙有些遺憾的說道。 “呵呵,這還不是怪他,要是他跟那惡龍尊者多過上幾招,也不會讓人這么害怕啊!剛才都那個樣子了,誰還愿意上去送死啊!”莊莫寒笑著解釋道,這現場最厲害的也就是地境修為的人了,天境也就是宗師高手根本就沒有,誰是李元霸的對手啊,估計也就只有邪王石之軒能夠跟李元霸對上幾招。 “看來等師弟下來后,我還要好好教育一下他,這不能一下子就把事情給做絕了啊!”小家伙聽見自己父神的解釋后,若有所思的說道。 “怎么?難道這在場的這么多人都沒有一個愿意上來,全部都是廢物嗎?”李元霸心中十分憋屈,他今天可是想好好打上一場的啊,現在居然弄得沒有一個人上來,這是什么情況啊! 李元霸說話如此不中聽,讓眾人心中很惱怒,但是也沒有失去理智上去,特別是剛才叫喚最兇的宋師道這貨,現在完全啞火了,低頭不語,一點也沒有上去的意思,他可是知道自己先天中期的修為上去,這不是送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