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個善良的女孩,不然兩年多也不會默默承受,直到今天見到自己的女兒,她才鼓起勇氣質問姐姐。 但現在事情似乎不像她想的那樣了。 那一年,你和我兩姐妹,剛出生不久,就被瑣羅亞斯德教大男子主義最后,你被指定為瑣羅亞斯德教的神圣女人,而我,雖然沒有被選中,仍然被我現在的主人接受為門徒。我一直在努力工作,直到現在,實現目前的成就。” ”克爾的妹妹說。 “圣人? 可以皺著眉頭,瑣羅亞斯德教的‘圣人’是什么意思,她一點也不清楚。 此外,她也不清楚,既然他是瑣羅亞斯德教的什么神圣的女人,為什么最終會離開道悟圣地的領地,不僅要到下域,還要到遙遠的人類大陸的角落。 “瑣羅亞斯德教的圣人,是瑣羅亞斯德教‘神圣’的象征,每百年選一個……即使我也不能代替你成為新的圣徒,因為你已經完成了儀式。你失蹤后,整個瑣羅亞斯德教都震動了,派了很多人來找你。” “當然,一開始只是在上域尋找,直到幾年前,他們在上域根本找不到關于你的任何線索,所以他們把注意力轉向了‘低域’,認為你可能在低域。” “那時,上級會通過命令,如果發現了你,你不是完美的身體,我會在的重罰中嚴厲懲罰你……”一般來說,圣人失去了完美的身體,就會被處以極刑!因為我很擔心你,所以我也去了下域,查你的下落。 “最后,它讓我找到了你的線索,最后,它讓我找到了你。” 科爾的妹妹在這里很高興。 處女嗎? 完美的身體嗎? 死刑? 可兒的臉上似乎又出現了一層霜,一張平靜的臉說:“我從小就在外面流浪,對過去的事情不記得了……如果我是瑣羅亞斯德教的圣人,他們似乎有責任失去我?他們為什么要支配我的生活?我知道我曾經是誰。” “也就是說,教會的規定是最冷酷無情的,教會的執法者根本不把它們放在心上……否則,我就不會到處尋找你的下落,也不會祈禱你沒有男人仍然完美無缺。” 克爾的姐姐嘆了口氣。“可是當我在那人身上聞到你的氣息時,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后來我發現我的直覺是對的,你不僅不完美,而且還懷了他的孩子。” “你知道嗎,如果你的事情被那些找你的人知道了,死刑一定會等著你!那時候,不僅你和你的寶寶在肚子里養不下去,即使時間把你的男人,也得死!他褻瀆了瑣羅亞斯德教的女神,而瑣羅亞斯德教不會寬恕他的!” “克爾的妹妹。 克爾的臉,在那一刻,變白了。 她從來沒有想過,她以前的一個‘身份’,竟然牽涉到這么多,而且還牽涉到她男人的生死。 索羅亞斯德教是強大的,之前她可能沒有一個概念,但來到域兩年多來,即使她沒有看到任何人,通常她還從她姐姐的“紫色”的嘴域那里學到很多東西,知道明教,甚至三個域的力量之一。 在道武圣地,瑣羅亞斯德教是大一統的存在,是一種巨大的罪惡。 如果瑣羅亞斯德教真的想要她的男人死去,他幾乎不可能生存。 “至于我把你帶回來,我擔心你會被別人發現……我本想帶你去一個地方躲起來,但后來我想,‘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把你帶回了瑣羅亞斯德教。” 他姐姐接著說:“雖然我恨那個殺你的人,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殺你和他的孩子……如果只有他的孩子,我不會讓她生得好。問題是,這是你和他的孩子,還有我的侄女,我怎么能傷害她呢?” “至于你的家庭團聚,我以為……但是現在在我們家里有許多瑣羅亞斯德教的眼睛和耳朵,甚至在我們家族這一邊,我不敢在沒有完全把握的情況下暴露你,因為你和都不可能在你暴露之后存活下來。” 在這里,可兒的妹妹氣喘吁吁地說,作為瑣羅亞斯德教的信徒,她是最清楚的瑣羅亞斯德教手森林。 但孩子的臉色變了,最后變得蒼白。 這是她最不希望發生的事。 “姐姐,對不起。” 這時,她終于證實她誤解了她姐姐。 自始至終,她姐姐都盡了最大努力。“你是我的妹妹,你跟我之間不必客氣。” 克爾的妹妹搖了搖頭,然后說:“現在,我的話都說完了,如果你仍然堅持要離開瑣羅亞斯德教,離開上域,到下域去找你的男人……我要親自把你和你的女兒送到下游去跟他會合。” “不!我不會。” 可連忙搖頭。 雖然她想念她的小主人,并且希望她的女兒能和她的父親在一起,但是一想到如果她和她的女兒馬上回家,她的父親可能會有危險,她就感到很難過。 &;;即使她死了,她也不希望任何事情發生在她的小主人身上。 在她看來,她年輕主人的生命,比她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那就是她愿意為之獻出生命的人! “甘如燕,你怎么敢!” 就在科爾的妹妹聽到科爾的話感到寬慰的時候,天上突然響起了憤怒的掌聲。 聽到這話,可兒的姐姐干如燕變了臉色。 只聽聲音,她認出了聲音的主人是瑣羅亞斯德教執法者、教會副教主之一薛琴。 甘汝巖抬頭一看,原來是高高站著的四個人影。 其中四個人,一個中年男人向頭上看去,中年男人相貌平平,但一雙鷹一樣銳利的眼睛,尤其是現在看著她,讓她只覺得有些發抖。 中年男子,是瑣羅亞斯德教執法者、教會副教主之一,薛秦。 后面是雪芹,站著三個人,其中兩個是年輕人,臉上帶著冷漠,后面是雪芹,甘如燕不難猜出他們的身份,十個是執法的徒弟。 然而,當她看到薛琴身后的最后一個人時,她的臉色又變得陰沉起來。 最后一個人是一位身材優美的年輕女子。 當然,對美女來說,這個女人和甘如燕比起來,可差不了多少。 這時,那個女人看了看甘茹的眼睛,眼里似乎夾雜著一絲幸災樂禍的神情,但同時又不失諷刺地說:“甘茹,恭喜你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妹妹……恐怕即使您的‘綠色消防’主人出面干預,也不能幫您逃避嗎?” “差點忘了,你的好妹妹不僅違反了規則,失去了完美的身材,就這么簡單,她甚至還生了一個孩子……這對我們瑣羅亞斯德教來說,絕對是赤裸裸的褻瀆!你和她一定還有更多的罪過!” 后來,女人的語氣充滿了驕傲。 “文彥,你是去蔣副館主找來的吧?”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么我面前的女人什么都知道,甘茹還是忍不住發出一個聲音來問,語氣里似乎充滿了憤怒的火焰,一發不可收拾。 “我得到了什么?”甘如燕,你不認為我有私人恩怨嗎?” “作為瑣羅亞斯德教的信徒,每個人都有義務維護教規……如果你認為我是在報私仇,你可以找江秦副廳長投訴,并讓他把他的人帶走。 話落了,溫暖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幸災樂禍的笑容。 她和甘如燕,一起為一代瑣羅亞斯德教的杰出弟子,但是,她處處受到甘如燕的壓力,一直生活在甘如燕的陰影下,這讓她既氣憤又無奈。 直到錢琳的時候,她才發現甘如燕偷偷帶回來一個人,花了兩年時間,在調查之下,她終于知道了那個人是誰。 就這樣,她有了進攻甘汝顏的機會。 無論如何,她從來沒有打敗過甘汝顏。 今天,她贏了! 雖然有些不會用力,但她不在乎過程,只在乎結果。 喊! 伴隨著雅典風的聲音,但這是瑣羅亞斯德教執法堂的副主江秦倒在地上,眨眼之間,克爾的前面,一雙敏銳的眼睛,令人眼花繚亂的人民光,盯著克爾”,俄文燕看起來完全一樣的…看來你真是小圣人甘玉巖了!” 甘玉巖,過去可兒的名字,很奇怪。 然而,當她跟著姐姐來到這里后,她也猜到了自己原來的名字是“甘玉燕”,和姐姐的名字只有一個字的區別。 “我不是顏干,也不是什么圣人,從我記事起,我就叫‘可兒’。” 面對蔣琴的凝視,可兒平靜地說。 很自然,她當時就看出有人想傷害她姐姐,所以她決定裝傻。 當然,她說到做到,從她記事起,她的名字就叫克爾。 起初,她過著艱苦的生活,和母親住在一起。 直到她的母親去世,她埋葬了她的母親,遇到了她家庭的小主人,從那時起,野雞變成了一只鳳凰,過著她以前甚至都想不到的生活,她很滿足。 “哼!你認為通過說你可以否認你作為我們瑣羅亞斯德教圣徒的地位嗎?我們瑣羅亞斯德教的圣徒,和甘汝顏是孿生姐妹,這在教會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即使你不承認這是沒有用的,只要你的臉就足以證明你是甘汝顏的孿生妹妹和我們瑣羅亞斯德教的神圣女兒甘汝顏!” 這時,溫暖的燕還空步和秋天,盯著克爾,嘴角不知道當一個冷笑,“但這是一個遺憾,你流浪在外面,不知道愛,不僅失去了貞操,還懷上了以外的男人的狂野……更重要的是,你生下了野生的種子!” 混蛋嗎? 聽了文彥的話,兒子卻自然暴跳如雷,沒有人能侮辱她的女兒。 可就像虎媽媽變成了小牛,突然暴跳如雷。 只是,對她那點力氣,并不是文彥的對手,文彥只是輕松地舉起一只手,然后她便握了起來,“嘖嘖……我聽說在過去,每個人都說你作為圣人的才能甚至比甘汝言更強,所以你可以成為我們瑣羅亞斯德教的“圣人”。但沒想到,外面的世界,已經讓你淪落到這樣一個田地,即使是來自一個門徒的教導,力量也比你強十倍,百倍!” “溫暖!” 但就在這時,一聲憤怒的叫聲傳來,緊跟著,甘如燕做出了一個動作,將防守的文彥飛了出去。 “甘俄文燕! 文彥沒想到接下來自己對著自己強硬的手,立刻變了臉色,用手擦了擦嘴上的血,氣憤地看著文彥。 “如何?你是個失敗者,你想和我決斗嗎?” 甘如燕輕蔑地看著文彥,冷笑起來。 在年輕一代的火崇拜中,文彥雖然是一號人物,但在她面前,卻不值一提。 聞言聞語,臉上一陣青白。 “把孩子帶出來。” 突然,江琴張開嘴命令道。 一時間,另一名連江琴都跟著去了執法大廳的弟子,像兩道閃電,射進了甘汝顏府,尸體不見了。 “江副廳長,她只是個孩子!” 甘汝顏一聽到聲音,立刻變了臉色,第一次攔住了教堂里的兩個執法者徒弟,卻被江琴攔住,“甘汝顏,你包庇神圣的少女,還違反了規矩……不過,鑒于你是綠消防她老頭的門生,所以我暫時不跟你在一起了!” “然而,對于這件事,我們的執法部門將要求《綠色消防法》對此作出解釋。” “至于那個處女和她的私生女,”江說,“我要把她們帶到執法大廳去。我會咨詢教皇,然后根據教規處理他們。” 就在江勤說這句話的時候,兩名先前闖入甘汝巖住處的執法院學生也出來了,其中一人手里還抱著一個小女孩。 “壞人!放我下來……如果你再不放下我,我就叫阿姨把你打死!我的阿姨很強壯哦。” 小女孩掙扎著說。 “在考慮! 可能面臨改變,第一次想去救她的女兒,而是停在燕,現在嚴,沒有羞恥和憤怒之前,一個微笑在臉上,“圣人,你和你的寶貝女兒,是時候客人在執法堂。 “江副廳長,這么小的孩子你也不放過?” 甘如燕問,她的眼睛紅了,盯著江琴,聲音發抖。 雖然她實力不錯,但在法庭的執法副庭長面前,卻多了幾分。 從另一邊搶劫是不可能的。 “我們走吧! 江琴沒有注意甘如燕,話音剛落,整個人就會踩在空中,同時舉起之間的手,無形的力量束縛著,把可兒拉在一起一起飛翔。 兩名執法法庭的弟子緊隨其后。 “姐姐,幫助滑下……不管結果是什么,都無所謂。思玲不會受傷的。她只有兩歲,還沒見過她的父親或祖父母。”。 但那顫抖絕望的聲音,清清楚楚地鉆進了顏如的耳朵。 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