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朝著紫荊花商會動手了!” 某幢建筑的閣樓之中,漢斯忽然從陰影中出現,介紹著情況。 愛麗絲有些著急,白皙的臉蛋上遍布著血絲。 “別慌,你們的人都在聯盟領地,白鴿不可能袖手旁觀的。”艾米出言安撫道,后者這才朝著下方的街道看了過去,沒有繼續說話。 而聯盟勢力區域,紫荊花商會新駐地的街道上人滿為患。 一邊是以阿爾隆為首的教會軍團,一邊則是以白鴿為首的法師塔軍團。 阿爾隆失去了狂暴武士這個高端戰力之后,法師塔的法師們應付起來也不如之前那樣毫無還手之力。 白鴿拄著他的代名詞枯藤手杖,朗聲說道: “阿爾隆,你又想打架嗎?” “哼,小老頭,你放心,我們之間遲早有一個勝負。” “我今天不是來找你的!我找到那個偷竊我教堂圣寶的竊賊了!” 阿爾隆換了一套說辭,他并沒有把“圣靈蛾蟲母”公之于眾,而是說“圣寶”被竊。 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 “哦?那恭喜你了啊。” 白鴿拱手道謝著,滿臉喜悅的樣子仿佛是真的感謝一般。 “紫荊花商會伙同通緝犯艾米,我有權利審問嫌疑人。” 阿爾隆指了指紫荊花商會,聲音響亮。 白鴿不卑不亢,回過頭,朝著一個頭發淡黃,臉上略有風霜的中年人說道: “怎么回事?” 那人便是愛麗絲的父親,紫荊花商會家主。 他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這種時候越發緊張越表明有鬼。 “不可能,紫荊花商會一向公開透明,如果窩藏嫌犯的話愿意承擔責任。” “我們也自愿讓阿爾隆大主教搜查,不放過一絲蛛絲馬跡。” 阿爾隆這時也有點為難,這和抓奸成雙一個道理,要是沒有證據他也不能亂來,對面這老家伙可一直壓在他的頭頂。 阿爾隆抓出威爾士,質問道: “你來說。” 威爾士此時的油頭早就凌亂無比,變的非常狼狽,哪有剛剛的風騷模樣。 他咕嚕嚕地吞了吞口水,開始沉思。 他在猶豫,如何說辭。 怎樣可以通過這件事既得到愛麗絲,又能夠恰到好處地拍好阿爾隆的馬屁。 “是這樣的,在下一直傾心于紫荊花商會的愛麗絲小姐,就在今天早上我再次邀請愛麗絲小姐共進晚餐的時候,那個通緝犯艾米出現了,他竟然變幻了一張臉,但我一眼就認出了那家伙!” “后來,我和他進行了一場殊死搏斗,在下不敵,讓他僥幸獲勝,再然后,他就帶著愛麗絲小姐離開了!看起來很親密的樣子。” “哦?” 白鴿突然打斷了威爾士的話,對著阿爾隆招了招手: “我有一個問題。” “你說。” 阿爾隆趾高氣昂,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圣靈蛾蟲母可是吞噬著神力碎片的奇物!這可是光影之主撕裂空間傳送出的一個寶貝!” 阿爾隆異常生氣。 只見白鴿老頭云淡風輕地說道: “尊敬的阿爾隆大人,早在幾天前,商業街的大戰的前夕,威爾士就率領大量的教會士兵收取“加盟費”不得,襲擊了商業街各大商會。” “那一天,我就收到了紫荊花商會的失蹤報告,愛麗絲小姐及全隊士兵失蹤。” “是的,在下的女兒已經失蹤好幾天了。” 一旁的愛麗絲父親微微行禮,幫忙說著話。 “加盟費?失蹤?” 阿爾隆疑惑地看著白鴿。 “是的,教會售賣平民自由之令和店鋪加盟費,只需要一點點金幣就可以加入自由之國,簡直不要太劃算。” 白鴿輕描淡寫的說著,死死地吃定了阿爾隆。 他知道,阿爾隆并不知曉手下的“搜刮民脂民膏”的行為,所以這時候抖出來,放個煙霧彈,轉移話題,降低阿爾隆對威爾士的信任度。 “什么!?” 果不其然,阿爾隆回頭怒不可遏地指著威爾士,質問道: “這是誰叫你們做的?” 威爾士訕訕地笑著,癟了癟嘴巴。 卡塔爾總共有九名黑袍主教,九個人各自貪污了一點,分了這部分這筆錢,想著阿爾隆這傳奇強者無心管理一事,應該不會過問,這個時候卻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你!” 阿爾隆心思活絡,很快就想明白了,所以沒有再當面質問。 白鴿適時插嘴道: “剛才威爾士主教也說道,那嫌犯和愛麗絲小姐在一起,這也是為我們提供了消息。” “看來愛麗絲小姐可是被這人挾持了,多謝阿爾隆大主教千里迢迢為我們送來消息。” 白鴿從袖子中拿出一張失蹤報告,遞給了阿爾隆。 “那這樣吧,阿爾隆大主教,我們法師塔全力配合你一起搜尋這個嫌犯,我受紫荊花商會委托,務必要找到失蹤的愛麗絲小姐。” 白鴿和藹地一笑,兵不血刃的和解之言讓阿爾隆臉色鐵青。 他也掛不住面子,這白鴿給了臺階下,自然得借坡卸驢。 “不不不!那嫌犯絕對是紫荊花商會一伙的!不然為什么會和愛麗絲認識!?” 那威爾士死纏爛打,尖叫起來。 阿爾隆冷著臉,看著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威爾士,淡淡說道:“閉嘴。” “好,白鴿,希望你說話算數。” 事情已經鬧得足夠僵了,阿爾隆心里很明白,沒有了狂暴武士這張王牌,聯盟法師塔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言罷,便拎著掙扎的威爾士往教堂走去。 他不是傻子,今天這事情他隱隱約約覺得蹊蹺。 完全是他太心急了,應該先和威爾士通好氣再來的。 可是,事已至此,對白鴿也是投鼠忌器的阿爾隆也沒有別的辦法,總不能胡鬧吧? ……… 法師塔。 白鴿從法師塔某個角落拉開了一塊沉積已久的石板。 “你們從這里離開卡塔爾吧,外面阿爾隆正在搜尋艾米的下落,時間久了我怕生事。” 白鴿下了逐客令,繼續說道: “這里是法師塔到賽巴斯城外的密道,用于特殊時期的,我想現在使用也是恰到好處。” “額,白鴿法師,那您怎么辦?阿爾隆他不會對聯盟這邊發起進攻嗎?” 艾米深深望著白鴿,他明白阿爾隆不會就此罷休的。 “這你放心,阿爾隆那小子奈何不了我,他們失去了狂暴武士,也同樣喪失了高端戰力,就教堂里的那些娘娘腔,除了會兩個治療術以外,什么也不會,掀不起大浪來。” 白鴿撫了撫胡子,這個早就傳名于世間的白袍法師,接觸久了便會發現竟然是如此的平易近人,讓人喜愛。 艾米點了點頭,帶頭進入密道一路連夜沖出了卡塔爾。 ……… 已至寒冬,雪花飛舞。 跨越萬里,眾人終于是來到了北地。 聯盟北地擁有三座大城池,以及各自下屬的眾多小鎮。 希律律。 駿馬啼鳴,艾米輕輕地安撫著胯下的黑色駿馬。 這些馬匹是他們路過一座小城時,順道買下的。 除去艾米,羅杰斯也有一匹白馬,漢斯則被兩者夾在中間,驅趕著一匹棕色的馬車。 阿爾隆的通緝令可不止在卡塔爾之中。 七人偽裝成一支冒險者小隊,一路向北,遠比飛行來的穩妥的多。 一個月時間過去,七個人算是一邊趕路,一邊旅游的樣子,浮躁的心也因此安定下來。 就連最不安的愛麗絲也不再那么拘謹,和大家打成一片。 “下雪了。” 艾米腳尖輕輕踢了一下馬腹,朗聲對著后方的馬車里的四個女孩子說道。 “喔!” 馬車停下,馬車車門簾被揭開。 克麗絲首當其沖看了看外面的雪花,嘴角不由得上揚。 蒂芙尼和她一樣,依舊是沉默不語,沒有很大變化。 可愛麗絲,阿苔,就不同了,他們生活在南方,從來就沒有見過下雪這等事。 “艾米,現在這是在哪兒?”克麗絲抬頭問道。 艾米掏出地圖來,大致地比對了一下地圖,指著前方不遠處高聳入云的雪山說道: “你看,那就是拉爾貢山脈了,進入那里就算是正式進入北地了。” 拉爾貢山脈算是天然的分界線,它是一座常年積雪的高山。 幾人并不需要翻山越嶺,拉爾貢山麓地區有前人打通的通行道路,只需要從山麓地區繞行便可以進入北地。 “這其中聯通的路很少,依靠這條大路,似乎也自行成了一個大型的人類集聚地。” 艾米介紹著,幾人快馬加鞭地趕往這個小要塞。 忽然,克麗絲叫停了艾米。 此刻的巨龍小姐滿臉陰郁,愁云滿面,悶悶不樂地說道: “艾米,我得回去了。” “?” 艾米一愣,這巨龍小姐怎么忽然變卦了。 “我收到信號,希萊沼澤出事了,必須得趕回去。” “那你去吧,有需要我再召喚你。” 艾米不以為然,反正也有龍語召喚陣,只要抽空把她召喚回來就行了。 可克麗絲癟了癟嘴,攤開手說道: “不,超出了施法距離,我根本無法響應你的召喚。” 這一次克麗絲也沒了嘻嘻哈哈的嬉鬧,拍了拍艾米的肩膀。 “你們保重。” 艾米錯愕地看著克麗絲的手掌按到自己的額頭之上。 一種來自亙古的龍吟聲在他的腦海中回蕩。 “這是?…” 艾米只是一瞬間便感覺到自己體內多出了一股力量。 “王權緘默?…” 這是新的龍語魔法! 時隔了半年時間,克麗絲又教會他一個新的龍語魔法! 看著陷入沉默的克麗絲和艾米,漢斯還以為他倆是戀戀不舍來著,于是鹵蛋大師暖場說道: “沒事,克麗絲!你那邊處理好了,就立馬過來找我們吧!” “對啊!媽媽。”阿苔湊過來,拉住了克麗絲的手。 克麗絲摸了摸阿苔的頭發,笑著說道:“嗯。” “謹祝一路平安。” 愛麗絲此刻雖然已經脫去了華麗的貴族裙,但良好的貴族素養仍舊知性。 她微微對著克麗絲致意,后者回過頭對著艾米微微一笑。 那笑的一個叫做生澀。 艾米:??? “走了。” 克麗絲坦然地從馬車上一躍而起,在這冰天雪地的帷幕之下化作一條傲然巨龍,展翅飛去。 吼! 一聲龍吟驚天動地! 蒼茫之地仿佛隨之顫抖。 剛剛頗為禮貌知性的愛麗絲花容失色,小嘴微張,看著翱翔天際的巨龍久久說不出話來。 艾米拍了拍她肩膀。 “哦,我這記性,克麗絲她是一只成年巨龍,不要到處說噢。” 愛麗絲茫然地點了點頭,最后還是沒有說出什么話來形容她此時的心情。 “走吧,我們這去前面的要塞里休整休整。” 拉爾貢要塞只是一個交通樞紐,平常往來的商隊再次歇腳也就誕生了一個小的要塞。 這個要塞不大,就像是一個米諾鎮一般,進入的關卡費都不需要交。 艾米六人剛剛進入之時,超感覺到了這里和中部城市的不同。 拉爾貢要塞仍舊是碎石地面,下過雪有些泥濘,剛剛走入沒多久,便有熱情的北地漢子走上來攀談。 “你們是哪里來的小隊呀?能不能換點過冬的東西?” 那漢子五大三粗,拄著一根耙子,像是剛剛搞完農物的樣子。 “抱歉,先生,我們只是過路人,前往凜冬之城的旅人而已。” 艾米致以歉意,行了一禮。 “誒。”那漢子緩緩呼出一口氣,冰冷的水氣像是白霧一般從他口中吐出。 “沒事兒,我再等等,看還有沒有過路人問問。” “這個冬天這么冷,我這樣有點殘疾的人可不知道怎么熬噢!” 他扛著耙子轉身欲走,艾米這才發現他的一只腿是缺失的,用一個簡單的木頭纏住做成了一個義肢。 不過行動依然不便。 “誒,大叔,你等等!” 艾米忽然叫停了漢子。 他轉身看似從馬車里,實則從時空龍之戒中拖出半頭“波利豬”,說道: “大叔,這是我們路過的時候碰上的家伙,我們餓了就宰了這家伙,這不還多半頭,您看…” “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和你交換。” 那漢子一回頭,便看見了艾米從馬車里拖出的肉色“波利豬”,立即舉起了大拇指。 “嗬!” “牛!” “這是你們獵的波利豬?這家伙可不好對付,這頭可能沒成年,但至少也有中級巔峰的實力了!” “你們一群小娃娃,竟然能夠獵下這麻煩的家伙,可真是年少有為!” 北地人愛說話,這不,眾人便開始了奇妙的“嘮嗑”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