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旅店

神秘紫發,旅店新人

“別別別!”豹尾連忙擺手:“有事好商量,不就是一個鬼魂嗎?我們不要了,不要了啊!” “大哥,不要成嗎?冥王那邊……”魚腮小聲說道。 “閉嘴!”豹尾摸了摸自己的腿,確定不在發抖。“老板娘洪福齊天,在下就告辭了!” 老板娘笑而不語。緩慢的離去,來到林飛身邊。 豹尾撫了撫額頭的冷汗,帶上了昏迷不醒的鳥嘴,打開大門,迅速的離開了。 在通往冥界的通道中,鳥嘴猛然驚醒,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就像是大病初愈的患者剛剛從噩夢中清醒:“我是誰!我在哪!我還活著嗎?” 豹尾嘆了口氣,將自己體內的靈力度給了鳥嘴。 半晌,鳥嘴恢復了精力,嘴一歪,竟又開始罵了起來:“哼!卑鄙小人,竟然敢偷襲我,有本事真刀真槍的干一架!誰怕誰啊!” 豹尾連忙捂住她的嘴,慌張的四下觀看。雖然這里是冥府最安全的冥界通道,外人是不可能進入,但豹尾還是被驚得一身冷汗。 “大哥!你干什么呢!我們可是陰帥!是我主孟憶的肋骨所化的冥府管理者,何必怕一個小小的旅店老板娘呢!” 豹尾一巴掌抽在了鳥嘴臉上,淡黃的鳥喙上頃刻間多了幾道裂痕。 “大哥,你……你竟然打我,從小到大,你從來沒有打過我,今天居然為了一個女人打我……”鳥嘴淚眼摩挲,平時豹尾最吃這一套,不管她犯下多大的事情,只要看見她的眼淚,她的這位大哥都會提她扛下來。而今天,她楚楚可憐的淚眼換來的竟是一下又一下的掌摑。 “你這個蠢貨,差點以為你的無知害得大伙全軍覆沒!!那女人是何人你知道嗎?!!” “她……不就是一個旅店的老板娘嗎?最多就是和咱們冥界之主有點交情!可,可那又如何!說破天也不過就是個非仙非魔的凡人啊!” 話音未落,豹尾一腳便將它踢倒在地:“你這個愚蠢的女人,你把她當成什么了,當成路邊的小混混了?!!忘憂店!根本就不是隸屬三界五行的統籌,那老板娘雖不是神,但神只配給她!你以為我們這些陰帥是哪里來的?你以為,那么怕疼的我主孟憶會狠下心挖出自己的肋骨嗎?那是被人打的,被那個老板娘打的!!” 豹尾紅著眼睛,一把扯著鳥嘴的脖子。 “我告訴你,就因為你剛剛的過失,差點給冥界帶來了滅頂之災!!你知道嘛!!” 豹尾一把把驚呆了的鳥嘴甩到一邊,黃蜂和魚鰓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動肝火的大哥,一時間竟沒人敢去扶倒在地面上哭的委屈的鳥嘴。 “快回冥界,我總感覺這次的事情有蹊蹺!明明只是一只九品上的修羅,冥王卻下令派我們四人前去,明明就是和那個老板娘有關的東西,卻下令讓我們與其對抗。我現在懷疑……那命令,是假的。有人在背后搗鬼,假傳冥王旨意,我等快……” 話音未落,一條紫黑色的類似蛇尾的東西貫穿了豹尾的身體,黑色的血液化為一條兇狠的眼鏡蛇。 其余三位陰帥還未反應過來,便被一一殺死! 一名紫發黑袍的人類,從通道之中走出來,笑吟吟的來到豹尾面前。 “你……你是……人類?!!……不,你是……”豹尾的腦袋被那人一覺踩碎,靈力驟散,豹尾龐大的身軀冒著綠色的氣,化為灰燼。來著從地面上撿起一把拇指大小的骨節,聲音充滿了好奇:“這就是冥王的肋骨啊!有意思, 真有意思!” 說話間,她撿起來地面上的所以肋骨,徑直的從通道之中走了出去。 “游戲,終于開始了!咱們看看,到底誰玩的過誰!” …… 校園嬰兒篇 數日后,在忘憂旅店中,前臺的服務生換成了另一個女人。 “阿飛,老板娘去哪里了!”吳彤一身家庭婦女打扮,頭上纏頭巾,身后綁著圍裙。 “哦!她說她要去看一個老朋友,可能要離開店里面一段時間。” 吳彤哦了一聲,繼續擦著柜臺。 簡單的柜臺上面雜七雜八的東西多了許多,唯有第二層,一個吳彤隨時可以碰到可以看見的位置,擺著一面古老的銅鏡。 銅鏡滿身裂紋,但依舊可以映出吳彤的身影。鏡子的背后不再是一名脫衣服的女人,而是一顆桃樹下,在一塊湖石旁,坐著兩個人影。 “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愿意把靈魂和人皮鏡捏到一塊,這樣你可就變成店里面的東西了,永遠沒有辦法離開了。”林飛雙手環胸,倚在柜臺旁的櫥柜上。 吳彤微笑著答到:“也沒有什么不好啊!我把所有的積蓄都寄回家去了,UU看書 .uukanshu.com而且我還買了保險。在外界我應該是因為死于車禍。那筆錢夠我的家人受用一生了。而我……”吳彤眼睛里面竟是憐愛,聲音也溫柔了好多。“只要可以陪著荔枝,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都滿足了。” 林飛似睡非睡的晃了晃腦袋:“真的搞不懂,你們女人之間的情意真的好奇妙。我餓了,有吃的嗎?你不知道,老板娘的手藝很差,做的飯簡直就是生化武器,豬都不會吃。你會做飯嗎?” 吳彤點了點頭:“想吃什么我給你做。上輩子我是男人,荔枝是女人,這輩子我也當一回女人吧!盡心盡力的守在她的身后,愛她一生一世。” “彤彤姐,人皮鏡也是女的,你們這樣,不怕世俗嗎?” 吳彤搖了搖頭:“既然我愛她,她也愛我,又何必為了世俗來給我們徒增煩惱?何況我們現在都不是人類,自然更加無所謂。我會珍惜與荔枝的每分每秒的。” “唉!搞不懂!不管了不管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姐姐,誰今后要是欺負你,我就把他的頭擰下來。但是你要給我做好吃的好不好!” “嗯。”吳彤笑容溫柔,“想吃什么,小魚干嗎?” “不要不要,我又不是貓,我想吃荷包蛋,流黃的,最好再有個燒餅,還有……” …… 冥界,千羽魔都 “什么?我的陰帥被殺了!誰干的。” “稟告我主孟憶,好像是……忘憂店的人下的手……” “忘憂店!!你欺人太甚!!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