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以斗氣為主,沒有武道,沒有魔法,只有繁衍到巔峰的斗氣,故事的內容呢,講述的則是一名隕落的天才,在測試斗氣天賦后,被家族的人嘲諷,被未婚妻退婚,窮途末路下,意外得到了一枚戒指,而戒指里面,藏著一位實力強大的老爺爺,老爺爺樂善好施,助人為樂,于是熱情的一路指導主角修煉,最終讓主角成為了一代斗帝的故事!” 葉北瞇著眼睛講述著。 本來,葉浩東對這些玩意是完全沒有興趣的,可聽著時,他的雙眼越來越亮越來越亮,內心深處,毫無征兆的冒出一種想要把這個關于斗氣的故事寫出來的沖動。 關于這個創意。 葉北一共講了一個多小時,就連懷里的金眼鼠,也聽得如癡如醉。 “等主角修煉有成后,第一件事,就是殺上了云嵐宗,當年看不起他的那名未婚妻,突然發現,主角已經成為了她高不可攀的強者了……!” 講述這里后,葉北驟然停下,端起了一杯茶,潤了潤喉嚨。 “老爺子,接下來呢?打上了云嵐宗,裝完逼后,主角做什么?繼續尋找異火么?”聽得如癡如醉的葉浩東,發現葉北停住,急切的問到,后續故事,他太想知道了。 葉北放下茶杯:“今天差不多就這樣,這本書有好多卷呢,真寫完,得好幾百萬字,這只是第一卷的大綱,你想要聽接下來的故事,就回去好好的把第一卷內容寫出來,我再告訴你。” “好吧,我回家試試。” 當然,葉浩東之所以答應寫書,絕對不是為妥協,而是想要聽接下來的故事而已,老爺子果然不愧是藏在幕后的大作家,想象力就是這么的豐富。 內心自我安慰了一番后,他的心情,都舒坦了不少。 “好了,趕緊回去碼字吧!”見葉浩東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又露出笑容,一會兒又一臉的期待,葉北知道這事差不多成了,于是站起身,擺了擺手:“今天找你過來,也就這些事!你回去寫書的時候,也順便關注一下有沒有新的宗師出現,一旦有,立刻告訴我!” “我知道了,爸!”葉浩東點頭。 …… 葉北帶著金眼鼠,返回密室,剛剛關上密室的門,金眼鼠就從他肩膀上跳了下來,鼻子到處嗅著,兩只眼睛,看啥都雙眼發亮。 密室中,許多東西,對它來說,那都是寶貝啊。 “金眼鼠!你的智慧很不錯,應該可以聽得懂我說話吧?”葉北盯著到處亂轉金眼鼠,開口問道。 吱,吱吱! 金眼鼠停下動作,面向葉北,揮舞著雙爪,嘴里吱吱的叫著,很顯然,是對他的一種回應,表示它的確可以聽懂。 “你的尋寶天賦很不錯,在大街上的時候,你直接竄到我身上,是不是感知到了什么?”葉北雙眼微瞇,接著問到。 吱吱吱! 金眼鼠連連點頭,它第一眼看到葉北時,本能就告訴它,葉北非同凡人,并且下定了決心,要死死的抱住這一條金大腿。 “嗯,可惜你不能說話!要是能夠說話,那就好了,這樣吧,從今天開始,你當我的獸寵,另外,得取個名字才行!我先想想……” 葉北沉默了數秒:“小不點?太俗了!小金鼠?也不太好聽!金眼子?出去會被人罵!小金魚……呃,這個有點怪!” 半響后。 葉北的雙眼,微微一亮,想到了上一世的一個梗:“就叫小老許吧!” 金眼鼠聽到這兒, 身體跳動了起來,兩只前爪快速的拍著,還圍著葉北轉了三圈,似乎對小老許這個名字還挺滿意。 “好了,小老許,我馬上要修煉了,這密室里面的東西,你就不要亂碰!對了,你挖洞的天賦也非常不錯,這密室的地板,雖是水泥做的,但肯定難不倒你,我修煉的時候,你要是無聊的話,可以打洞試試,指不定在地下挖出什么寶物呢?” 說完這話,葉北很快便是盤腿而坐,進入了修煉狀態,吸納起密室中的靈能粒子來。 小老許見葉北閉著眼睛,又發現葉北身上的氣息在不斷增長后,眼神中充滿驚訝,但它根本不敢打攪,于是鼻子繼續到處嗅著,很快,就來到了密室的一個角落,伸出爪子在水泥地上賣力的挖著,說來也是奇特,堅固的水泥,在這家伙的挖掘下,如同豆腐一般,輕松的被撕開。 不一會兒,還真的被它挖出來了一個洞了! …… 安市郊區,一處廢棄的廠房中,羅祥癱坐在地上,滿身都是污漬和傷疤,嘴里大口的喘著氣,面色蒼白,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那個老不死的,太過分了,別讓老子找到機會,不然操死他。” 羅祥正是之前的那名劫匪,好不容易從葉北手上逃脫后,因為只穿著一條褲衩在街上跑的緣故,導致很多人都認為他在耍流氓。 于是,一路上被不少人追著打。 折騰了好幾個小時,他這才逃到了這個無人的廢棄工廠來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想到受到的屈辱,他就憤怒到了極點。 當然,比起這種憤怒,他內心深處,更多的還是恐懼。 “那可是金眼鼠啊,按照老大的說法,是能夠到處挖寶的異獸……老大得到線索后,不敢找武者,擔心他們拿到就跑,然后立刻就讓我來安市了,要是知道我搞砸了,還不得把我剁成肉醬喂狗?” 羅祥心中恐懼暴增,雙眼四處掃過,確定沒人后,這才松了一大口氣。 這個世界,除了帝國官方組織的武者之外,還有一些三教九流組成的武道幫派,而羅祥就在其中的一個幫派里,他所說的老大,是一名五階強者,對羅祥而言,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曾親眼看到過,老大一拳頭,將一名辦事不利的小弟給轟成肉泥,血肉橫飛,還濺了自己一臉,當時差點把膽汁都給吐了出來,連續好幾天都沒有吃飯,到現在,還經常做噩夢。 休息了好一會兒,羅祥這才冷靜下來,頭上,他的心中,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 “老大在武市,被其它強者拖住,脫不開身。” “他又不敢找武者,怕武者帶著金眼鼠跑了,所以才找的我。” “要是我從那老東西那邊,把金眼鼠搶走,找個地方隱姓埋名起來,再讓金眼鼠幫我找可以練武資源,以我的聰明才智和天賦,豈不是輕輕松松就能成為強者?” “到時候足夠強了,完全可以農民翻身把歌唱,變得比老大更強呀!” 這個想法出現后,就再也揮之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