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龍套的自我救贖

一十一章 角色也有血有肉

彭琳琳面露難色,好半天才說:“我當時被騙得非常徹底,從父母拿了幾萬塊給他花不說,還心甘情愿的把孩子生了下來。我這么年輕,又有一個孩子,上哪里找工作去。只能留下來,夏衛東看我不順眼,想把我攆走,我被逼到了絕路,就威脅他,說他要是把我攆走,我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訴給唐妮姐。夏衛東不敢把這件事情弄得魚死網破,他心里的結婚對象還是唐妮姐,所以,他只能答應我。” 陳美好回頭看著江建平,江建平差不多記完了,補充了一句:“這個夏衛東就是個大渣男。” “接下來怎么辦?” “當然繼續調查夏衛東了。” 彭琳琳伸出一個舌頭,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她說:“我還能提供一個線索,三天前,顧小冉來到這個工作室,她讓夏衛東還錢給她。” “夏衛東欠她錢嗎?” “好像是關于《東方的維納斯》那幅畫,不知道當時從哪里買的?夏衛東許諾送給顧小冉,可實際上那副畫是顧小冉掏的錢,她還有收據。夏衛東怕事情鬧大了,讓唐妮姐知道,然后他就帶著顧小冉離開了。” 陳美好和江建平對視了一眼,那應該是顧小冉最后露面的日子。 如此看來,夏衛東還真的有很大的嫌疑。 之后,彭琳琳也沒有提供什么其他的線索,江建平打電話問了一下技術科。在出租屋里,還真找到這么一張收據,從華南藝術網購買字畫的發票,抬頭是個人,交易買賣的是一副叫《東方的維納斯》的藝術油畫。 這幅畫的價值就在與,女孩唯美的身體和空洞的眼神、麻木的表情交織在一起。看上去她就是一個死氣沉沉的人體模特,但仔細看去,她身體頹軟,靠著墻壁,手臂斷裂,又沒有痛苦的表情。 仔細想來,它又有一種現代人只追求外表美的諷刺,即便受到了傷害,靈魂麻木,也要讓自己擁有一個唯美的身體。 也可能因為這種矛盾,鮮明的交錯于畫紙上,它才有了八萬元的藝術估值。 現在,倒是可以懷疑,夏衛東因為這八萬塊錢殺了顧小冉。但仔細想來,這個判斷又是不合理的。 夏衛東這兩年從工作室撈金不少,他不會因為八萬塊而殺人。 更何況,顧小冉并沒有被判定死亡,現在只是失蹤,具體的調查還要等顧小冉的父母,明天到了才能進行。 現在,天已經黑的很徹底了,江建平把陳美好送了回去。 陳美好心有不甘的問:“江警官,我明天還能不能和你一起調查。” “這不合規矩,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唐妮還沒有著落。顧小冉還能判定為失蹤,唐妮只能說她躲起來了。鑒于唐妮是一個原創作者,她的失蹤或許只是,她失去靈感后尋找寫作契機的一個辦法。” 陳美好嘆氣,他沒法反駁江建平說的話。這個濃眉大眼的精神小伙,雖然破案的時候有些激進,但并不毛躁。 “如果我有線索,還能找你嗎?” “可以!” 陳美好說了謝謝之后,回到了自己的窩。其實和唐妮交往之前,同事啊,朋友啊,就勸過他。說他和唐妮并不合適,就算抹去經濟上的收入不等,也不是一個世界上的人。 這個道理清楚明白,可是腦子里想到唐妮的一顰一笑,陳美好就控制不了自己個,她覺得自己中毒了。 陳美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胡思亂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覺得自己饑腸轆轆,肚子咕咕的叫。 “好餓啊!” 只是在饑餓的時候下意識的說了這么一句,就有人接。 “嗎的,也不知道上輩子造了什么孽,這輩子要餓著肚子給人家送飯。” 聽完這句話之后,陳美好的眼前逐漸清晰起來,他發現在自己面前有好多騎著電動車的小黃人,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也是黃澄澄的。 正納悶呢? 手機提示響了,陳美好低頭一看是派單了。 這次訂單是送到刑警隊,陳美好一看,收貨人竟然是金仲杰,他二話沒說,直接來到了一家快餐店,進門后問:“十八號好了嗎?” 服務員遞過來一個,陳美好拿著轉身就走。 陳美好還是很想見到金仲杰的,他想把民警陳美好沒有說出來的話告訴金仲杰。現在是晚上了,陳美好來到了刑警隊,走進走廊,他就看見了走廊的盡頭有一個落寞的身影。 對于陳美好來說,死掉的小民警,還有現在金仲杰,只不過是書中里的角色。但金仲杰的表現明確的告訴了陳美好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男人心里的痛苦。金仲杰看起來身心疲憊,對自己也產生了懷疑。在他一次又一次的破案成功之后,隨之而來的是同行們的嫉妒和領導的期待,UU看書www.uukanshu.com 同行等著看金仲杰的笑話,領導們覺得只要把案子交給金仲杰,就一定會破案。 這些,金仲杰都知道,他驕傲的裝作對此并不在意。 可自己兄弟的死,徹底的擊潰了他。他心里想著:你自己拼命也就罷了,憑什么讓一個年輕人因此失去了性命。 陳美好想把一切都告訴金仲杰,但他遠遠的看到,眼淚遮掩住了金仲杰眼中野獸一樣的目光,從現在開始,金仲杰不是一個角色,他已經變成了一個人。陳美好覺得不能因為自己的這種快穿,改變金仲杰的生活。 這時,金仲杰已經看到了小黃人陳美好。 “是您定的餐嗎?” “是,給我吧!” “祝您用餐愉快,方便的話給個五星好評。” 金仲杰沒有回答,只是從陳美好手中接過餐盒,轉身進了屋。 又回到了集合的地點,陳美好的心里滿是落寞。他迷失了,不知道自己這個身份能干什么?龍套的作用,就是推進故事的發展。可是,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推進故事的發展呢?一個送外賣的身份,又能做些什么啊? 就在這時,陳美好聽見同事們在議論,今天302的單,會派到誰的身上? 302? 這個數字激活了陳美好的大腦,是那個送水工死掉的302?不,應該不是,送外賣的工作是有區域性的。溫城雖然是一個虛構的城市,但它并不是一個小城,怎么算也是頂尖的二級城市。 那這個302會是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