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嬌女種田忙

第664章 斗不過林家

云氏說起家里的事,又要掉眼淚了,她兩個娘家嫂子是當真有些心疼她。 雖說只是嫂子,沒有血脈關系,可到底關系挺和睦的,哪里忍心看她這么難受啊。 見她這樣,兩人趕緊寬慰,云氏嘆氣說,“如今我別的不求,就求著日子過得平順一些,不要再出那些幺蛾子了,眼下天揚的親事就是最要緊的,他都已經這么大了,現在又斷了腿,可真是拖不起,要是一直不給他說親,以后會越來越難找的。” “現在給他把親事定下,哪怕是多花一點銀子,只要能有好姑娘愿意嫁,我們也是愿意出錢的,離著同心村近的地方可真是不行,連媒人都不愿意接下這事兒,所以我才想著找兩位嫂子幫忙。” “你們可真得心疼心疼妹子,給我多想想辦法,天揚是顧家的長孫,無論如何都不能出了差錯,要不然如何對得起列祖列宗啊?” 大嫂說道,“妹子啊,你可真是為顧家操碎了心,顧平勇能娶到你這樣的媳婦兒,可真是他的福分,從前我們還想著你能嫁一個這樣的人,你有福氣,如今看來,倒是委屈了你,誰曾想他這么不爭氣,一大把年紀了,一點輕重都不知道,自己什么分量不掂量掂量,就去跟人家對著干,哎。” 云氏想起以前的事就覺得憋屈,搖了搖頭,“那些我都不去想了,只求他現在好好的,林家我也恨啊,誰不恨他們,這些年來在他們手上吃過多少次虧了,一次都沒有討回來,我也想報仇,可是眼下沒那個機會呀,還是把自己家的事情顧著要緊。” 大嫂又說,“那你們到底想找個什么樣的?” 云氏想了想,“能居家過日子的就行了,樣貌過得去,家里也過得去,不要太過于窮酸,天揚如今這樣,我們也不好挑人家什么,反正姑娘是好的就行吧,別請回來一尊大神,到時候又雞飛狗跳的,這日子已經不像樣了,再來個挑事兒的,可真是過不下去。” 二嫂說道,“那就在鄉下挑一個老實本分的,會過日子的,你看怎么樣?” 云氏點頭,“那當然是好,就這樣的才能讓家宅安寧,至于這聘禮,天揚是顧家的長孫,無論如何也要備得好一些的,也要看你們找到之后,對方是什么樣的想法,這都好商量,可是如今顧家的確是不比從前了,兩位嫂子心里也要有數,要是對方獅子大開口,這樣的也不必談了,拿不出來那么多的。” 她們二人熱心的幫忙,其實也想得些好處,如今見云氏這么說,都不好開口了,到底不是那種無情無義的人,還是要顧著云氏。 看妹子這樣子,也不像是在說假話,作為嫂子,哪好意思這時候張嘴啊。 要是從那林家拿了賠償的銀子倒好,可現在什么都沒有,的確是沒那個能耐了。 聽云氏細數這些年花出去的銀子,她們自己都覺得心窩子疼,都不知道這家到底是怎么當下去的。 說過了天揚的親事,也吐夠了苦水,云氏問起了家娘家的事,前幾日才地震過,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樣。 大嫂說道,“家里倒是安生,只是當日都給嚇壞了,趕忙從家里跑了出去,前些年地震,我們那里倒是沒你們這兒嚴重,不過也垮塌了些房子,再來這么一回,誰都得嚇破半個膽,還在外面住了兩日才回去的呢,如今已經好好的了,我看你們這里也沒什么事兒。” 云氏點了點頭,“的確是沒什么事,村里的房子基本上都是上次地震之后修的,哪能這么快又垮了啊?不過還真是把人給嚇壞了,現在想起來我都還覺得腿軟呢。” “也在外面住了幾日,我就是在外面住的時候不小心染了風寒,這才病倒的,也怪我家老頭子,非跟林家對著干,林家讓回家里去住,他就偏偏說要到外面住,你說他到底怎么長的這歲數的?竟跟個小孩子一樣。” “我是他家里的人,總不能不聽他的,下他的面子,也就咬著牙在外面受凍,這才給病了,要不是我自己回來了,他還要在外面硬挺著呢。” 說起顧平勇,幾人皆是搖頭,以前倒看不出來,現在他上了年紀,孩子氣越發的顯現出來。 一個大人,做什么事都那么孩子氣,還真是讓人受不了,她們明白云氏的為難。 大嫂又問她,“那如今村里兩家人做主,那村里的人到底是聽誰的?” 云氏說道,“大部分人都成了林家那頭的,還不是這老頭子自己作,要說以前吧,肯定是都要向著顧家的,畢竟這同心村顧家做主了多少年啊,往上數幾代,那先輩都是人人稱贊的。” “到了我家老頭子這兒,咱們自家人,我就跟你們說句實話,他是真做不了這個主,在外人面前吧,我得護著他,可是我這心里明明白白呢,他哪里比得上老二?” “當初也不知他是不是使了什么手段,才讓老爺子同意他做了顧氏族長,這事兒我不管怎么問,他也不說,左右還讓老二給拿捏住了把柄,這幾年他的所作所為,村里人對他失望了,再加上先前地震貪污那事兒,又有幾個人是真心向著他的啊?” “反正再這么下去,我們一家在同心村是越來越立不住腳了,林家家里有人做官,他們家的人待人又和氣,又和縣衙有關系,你說這樣的人家怎么能不得人心?” 云氏的兩位嫂子聽著這話,都覺得有點為難了,這要是失了人心,人家都向著林家了,同心村兩家人做主和一家又有什么分別?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成了林家一家獨大了。 二嫂心思要活絡一些,想了想就說,“林家現在既然這么多人護著,你們要想不被他們給比下去,那就得想想法子。” 云氏說道,“能想啥法子啊?說實話,兩家人對上,我們是真拼不過,什么都不如人家呀!” 二嫂小聲的說,“明面上斗不過,那就暗地里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