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天下

第352章 獻上截殺的這份誠意

一座空蕩蕩的街道印入楚在天等一行人的眼簾,街道兩邊的商戶樓層,皆是商門緊閉。 楚在天看似無意之間一腳踩在一顆草莓上,草莓被踩的扁平,草莓汁沁濕雞蛋般大小的一塊小地面。 楚在天側臉看向左邊的一家商戶的窗戶,只見,那家窗戶上掛著的窗簾無風微微的動了動,還有條朦朦朧朧的人影印射在窗簾上。 “等會看我表演,你們都繼續隱藏自己的實力。”楚在天這話是對身后的海棠,宮顏,杜九娘,嚴師和燕北雁五人說的。 這條街巷大白天的如此的安靜,家家都房門緊閉,皆是在楚在天的事先布局之中,甚至,等會發生的血戰,也是他的布局一分部。 “桃花神殿的弟子也該現身了。”楚在天道。 “什么?桃花神殿的弟子,他們不是答應歸順朝廷,幫助朝廷對抗昆侖和唐了嗎?又怎么會出現截殺我們啊?”東方伊人不解的道。 如何的對付昆侖,唐,桃花三大神殿,楚在天只是與海棠,杜九娘,宮顏,嚴師,燕北雁在神殿秘密的商討謀策布局的,而東方伊人,陳瓊,白慕念,蔣素素,上官似夢,梁紅玉都是一無所知的。 所以,東方伊人有所疑問,也是正常的。 “在半道截殺我們,也算是江冥淵許諾投靠朝廷后奉上的一份誠意。”楚在天漫不經意的道。 “哦。” 其實,東方伊人盡管是冰雪聰明的女子,可是,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之下,她也不知道楚在天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 東方伊人不想楚在天分心,所以,她即使不懂楚在天的話,卻也只是‘哦’了一聲,沒有在刨根問底,整條街無意之間彌漫的殺戮氣息,東方伊人又豈能沒有感覺到。 這時,看似整條街巷都空蕩蕩無一人,看似鴉雀無聲,然而,卻無形之中給人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不舒適不祥之感。 就在楚在天的話音未落,從街市巷四通八達的進出口呼啦啦的涌出黑壓壓的烏央烏央的修士。 黑衣黑袍修士都手持寒光四射的兵刃,如猛虎下山,如四通八達的流水,最終匯聚到長江黃河一處。 “你們的職責是保護好我的幾個小美人。” 楚在天看著從四面八方涌入的桃花神殿的弟子,眼神寒冷如刀劍,對其身后的海棠,宮顏,杜九娘,嚴師和燕北雁出聲。 這時東方伊人,陳瓊,白慕念,蔣素素,還有上官似夢,梁紅玉都斂去青樓女的柔柔弱弱矯揉造作,皆是做好了一戰的準備,她們聽到楚在天的話,又都不解的放棄再戰的念頭準備,因為她們都見識了海棠等幾人的強大,既然楚在天命令她們保護東方伊人等六人,她們就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她們都將安然無恙。 東方伊人陳瓊等六人,直到現在,也沒有完全領會楚在天讓她們都青樓打扮和青樓女矯揉造作作態的意圖用意。 此時,東方伊人,陳瓊,白慕念,蔣素素,上官似夢和梁紅玉六人都不解,既然,桃花神殿的天主親口許諾歸順朝廷,那么,現在又在半道上截殺她們一行人,難道是桃花神殿出爾反爾了。 而且,楚在天的那句‘在半道上截殺我們,也算是桃花神殿獻上的一份誠意,’實在令六個女子百思不得其解。 “殺啊,為師兄弟報仇。”桃花神殿的弟子,如一條條水龍,呼啦啦的向楚在天等人沖殺過來。 楚在天白衣甚雪,長發飄蕩,周身在剎那之間沐浴在靈氣之中,這時嗖的從他的身體射出一道金燦燦的如長虹的白芒劍意。 那白芒頃刻之間長寬高都拔高十多層樓高,又在快若閃電的,若千軍萬馬在集合,同時,在那快若閃電之間,如長虹的白芒劍意,實質化成一把十幾層樓高大威武的大長劍,那大長劍倏地斬下,那北方幾十的桃花神殿弟子瞬間被一劍屠盡。 這時別說東方伊人,陳瓊,白慕念,蔣素素,上官似夢,梁紅玉看的驚心動魄,就連海棠,杜九娘,宮顏,嚴師,燕北雁五個大宗師實力的強者都被楚在天氣海雪山突然祭出的霸道一劍震懾的心有余悸。 楚在天氣海雪山突然祭出一道劍,那一道劍意,在頃刻之間收割北面的六七十修士的性命。 楚在天眼神淡漠,這時,只見他周身再次的爆射出十多道金燦燦的劍意,那一道道劍意,皆是在脫離楚在天的身體后,無限制的放大,實質化,最終,將四通八達涌入的桃花神殿的修士全部斬殺。 “祭出我十六道劍意,才將他們全部解決,在你們看來,我是不是太弱。”楚在天轉身問身邊的海棠,杜九娘,宮顏,嚴師,燕北雁五人,而楚在天的眼神卻停留在海棠那里。 “面對剛才的四道八路涌入的幾百修士,只要你祭出氣海雪山中豢養的那一道最強大劍意,足以毀滅這一條街巷的一切,但你沒有,不是天主弱,天主你是仁。”海棠道。 “海棠,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不是儒家講仁愛的劍道修士,才沒有毀滅這座整條街巷的所有生靈,只是覺得,沒有必須犧牲他們罷了,如果需要犧牲他們,或許,我會的。”楚在天實話接著說道:“可能,世人多偏愛儒家儒道,但我楚在天唯獨偏愛法家修法道,盡管如此,但卻并不影響我對儒家幾位圣人的敬畏之心,尤其是對那位儒家開山鼻祖的夫子的敬畏之心。” “你是觀看法家圣書步入修行大道的,你獨愛法家,也是理所當然,法家修士重法偏殺寡情。”海棠道。 “海棠,如果我祭出氣海雪山豢養的那道最強大的一劍對戰獨孤求敗,你覺得,我能有幾成勝算。”楚在天突然問了一個很久便想問的這個問題。 “你必死無疑。”海棠直截了當的道。 “獨孤求敗真的就獨孤求敗嗎?”楚在天道。 “在劍道修煉上,他是,而且,他一直都是,天主,你覺得,如果獨孤求敗祭出他氣海雪山豢養的那一道最強劍意,你又能接下嗎?” 楚在天沉默。 海棠是一個冷艷且寡言的女修大宗師,如果她是一個話多的海棠,她會對楚在天說,別說獨孤求敗祭出的那一道最強劍意你無力招架,你就連我祭出那一道最強大的劍意都難以接不住。 “欲速則不達,修行一事,更不存在揠苗助長,是我性急了些,但,我確實需要盡快的將二十一劍閣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楚在天自顧自的若有所思的道。 這一刻,東方伊人,上官似夢,梁紅玉三人,算是真的見識了楚在天的冷漠甚至是冷酷殘忍的法家嗜殺一面,他一息之間屠戮桃花神殿幾百道門弟子,居然還能沒事人似的和海棠風輕云淡的談論著一些修行界和修行上的事,這份冷酷心性,可不是一般二般人可以隨隨便便的輕易做到的。 “天主,火候差不多了。”嚴師意味深長的道。 “火候差不多了,是該上唐修行神殿。”楚在天道。 楚在天一行人上唐神殿,直到此時,一步步的下來,皆是在按照楚在天事先謀劃布局好的路數在步步為營的發展下去。 似乎,這是個好的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