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九域凌云

第二百六十八章 立威震懾的理由

九域凌云
     許渃詩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但終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雖說葉凌云的實力的確強悍,讓他震驚,但真能對抗魏俊陽嗎?魏俊陽,可是圣城青年一輩的天才,在整個圣城都微有些名聲,上一次連她父親都被擊敗了,葉凌云在這里,若是和魏俊陽遇上,也只有遭殃的份。

    “渃詩,現在你體內的寒意已被驅逐,只能說你多出了一個選擇,不必再受到魏俊陽的脅迫,你可以逃離圣城,甚至離開域都,否則的話,怕魏俊陽這幾天又會來我們許家要人了。”許坤再度開口道。

    許渃詩的眼中帶著悵然之色,輕輕的搖了搖頭,若是她離開圣城,許家怎么辦?

    “我們回去吧。”帶著滿心的失落,隨著許坤一道往回而去,而在他們剛離開之時,在街道的一個偏僻的角落,一道身影閃爍出來,赫然正是葉凌云。

    “魏俊陽!”

    葉凌云喃喃低語一聲,許渃詩和他說的那位天才就是魏俊陽吧,魏俊陽,將陰寒之氣注入了許渃詩的體內。

    而且,魏俊陽似乎在脅迫許渃詩,或許,是想要讓許渃詩成為他的女人,這樣的話,才能解釋剛才那段對話。

    “走開,走開!”

    就在葉凌云思忖的時候,遠處傳來陣陣嘶喝之聲。遠處,有一行身影快步踏來,而且,更惹人注目的是,這一行人竟還抬著一頂軟轎,似乎是接人之用。

    “魏家的人又來了。”

    而在葉凌云的身旁,一道低呼聲傳出。

    “看來此次魏家是打算要接許渃詩小姐去他們魏家了,魏家,還真夠霸道的。”

    人群議論了起來,顯然都知道魏家與許家之事。

    “霸道又如何,魏俊陽的天賦強大,在整個圣城年輕一輩,都微有些聲望,更被皇室看重,被選入參加魔域大比,雖然許家小姐生得美貌動人,但魏俊陽也絕對配得上她,不至于侮辱她。”

    在人群說話之時,遠處的魏家之人身影越來越近了,只是轉眼間,便去了許府當中。

    “去看看,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天才魏俊陽。”

    許多人朝著許府的方向奔去,目光中透著幾分興奮之色。

    葉凌云目光閃爍了下,露出思忖的神色,終究還是抬起了腳步,朝著許府的方向返回,混入人群當中。

    魏家之人還未到,許家便亂了起來,巨大的演武場上,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全部聚集在一起,目光不善的盯著那行到來的魏家之人。

    在魏家的人群當中,一道青年身影踏步出來,目光一掃人群,嘴角帶著一絲冷冽的笑容。

    “魏家魏峰,前來迎接許渃詩小姐前往我魏家。”

    這青年開口說道,讓人群心中一驚,果然是來接許渃詩的,魏峰來了,魏俊陽本人似乎并未到來。

    許家排在一塊的人群分開來,一行身影走了出來,這行身影,赫然正是返回的許坤以及許渃詩,還有許老二以及許蕓父女。

    “魏峰!”

    許坤冷漠的喊了一聲,這青年他自然認得,一身極陰掌力極其的厲害,在魏家,除了魏俊陽之外,便屬魏峰的天賦最強,如今已經擁有天武境八重修為,超越他許家任何年輕一輩,甚至比他許家的一些元老人物都要強。

    “許家主。”

    魏峰看著許坤,眼中閃過一道陰測測的笑意:“許家主,此次我兄長魏俊陽讓我前來迎接許渃詩前往我魏家,從此我們魏家和許家,便算是一家人了。”

    “魏俊陽他自己不來,就讓你帶著幾個人,抬著一頂軟轎,就要接我女兒渃詩去你魏家?”

    許坤眼神冷漠,魏家,太目中無人了。

    “呵呵,許家主切莫動怒,兄長馬上便要參加魔域大比,修煉自然為第一重要之事,時間并不充裕,但依舊念掛著渃詩小姐,因此才讓我前來,希望許家主能夠理解。”

    魏峰不緊不慢的說道。

    “魔域大比。”許多人都低呼一聲,能夠參加魔域大比,無疑是莫大的榮耀,這魏峰,顯然是在炫耀。

    “既然他沒有時間,那便等到他有時間了再來不遲。”

    許坤聲音寒冷,不來正好。

    “那怎么可以呢,就算我們能等,但也不能讓渃詩小姐受了委屈,那寒意,可不好受哇。”

    “這便不勞你費心了。”許坤回應道。

    見許坤一直推脫,魏峰的眼眸也漸漸冷了下來。

    “許家主,我魏峰代表兄長來接許渃詩小姐,許家主一直推脫,莫非是覺得我兄長魏俊陽配不上許渃詩小姐不成。”

    “魏俊陽天賦絕倫,是我女兒渃詩配不上他才對。”許坤說道。

    “哼,我兄長魏俊陽不介意便是,既然許家主也這么認為,為何還要遲遲推脫,難道是渃詩小姐心中有了比我兄長還要更好的人選不成?”

    魏峰的聲音咄咄人,仿佛魏俊陽高高在上,看上許渃詩,那是她的福氣,許渃詩就必須要順從才是。

    “魏峰少爺哪里話,我家渃詩只是還需要一些時間而已,并無它意。”此時,許老二感受到空間中的冷意,開口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心中的確已經有人。”

    不過就在這時候,許渃詩忽然開口說了一聲,讓人群的目光都是一滯,許渃詩她竟說心中已然有了別人,難道還能比魏俊陽更優秀不成。

    魏峰的目光也僵硬在那,陰森的寒芒閃爍,盯著許渃詩片刻,隨即將目光掃向許渃詩身邊的男子,冷冷的說道:“我倒想要問一聲,渃詩小姐喜歡的男子是何人,竟敢和我魏俊陽兄長爭,找死嗎。”

    “你問我心中是否有更好地人選,我說有,那么我中意的人就該死?”許渃詩臉色難看,喝道。

    “當然,有什么人能跟我兄長魏俊陽比,敢不敢出來說一句話,我兄長不在,我魏峰必讓他死得難看,好讓渃詩小姐明白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魏峰的語氣陰冷霸道,許渃詩胸中憋著一股怒火,就因為魏俊陽想要她的人,她喜歡的男人,就要死?

    “是誰,滾出來。”魏峰的目光再度掃向對面的男子,冷冷喝道。

    那許家之人臉色一僵,非常難看,這魏峰,好霸道無禮,這里,可是他們許家。

    他們也算是明白了,今日魏峰到此,分明是來立威,威懾他們許家。

    “都是懦夫嗎?”見到許家之人沒有反應,魏峰又冷喝了一聲,道:“既然你們沒有人承認,那我就不客氣了,凡是青年之人,我會一個個的殺,直到有人站出來為止。”

    人群的目光全部都是一僵,殺?

    魏峰,他說他要一個個的殺,直到有人站出來。

    太過分了、太殘忍霸道了。

    許家的人群全部都是義憤填膺,怒不可遏,尤其是那些青年都冰冷的盯著魏峰,眼睛都恨不得將魏峰給撕裂殺掉來,以解心頭之恨。

    “你要殺我許家之人?”

    許坤聲音冰寒,目光死死的盯著魏峰。

    這魏峰,已經超越了底線。

    “怎么?有問題嗎?”魏峰也盯著許坤,絲毫不懼,冷漠說道:“魏俊陽兄長的女人,豈能喜歡別人,我倒要看看是誰能與我兄長相比,不自己出來,我便一個個的殺了,直到渃詩小姐自己說出來為止。”

    “當然,許家主你也可以阻止我,但許家主可要想清楚了,我是因為兄長來做事,若是你阻止我,后果自負。”

    魏峰的聲音中透著強烈的威脅之意,許坤如果動手,魏俊陽就可能會來報復,這魏家今日來此地,就是要讓許家好看。

    正好,許渃詩的話,為魏峰找了個理由,立威震懾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