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士,在這個節骨眼上,什么都說了,他已經恨極了這個女子,又說道:“我這個屬不屬于,檢舉?我會不會輕一些,我畢竟沒有人殺人!” 東方瑾抬眼,冷冷說道:“沒有殺人?可是你買兇了!不僅買兇,還要嫁禍他人。” 道士發愣,不出一聲,呆呆杵在原地。 “看來,要謝謝東方兄,為我兄弟二人澄清禍事。”令狐風與藍楓,緩緩而來。 令狐風,來到老道面前,在耳垂下摸了摸,隨后一個人皮似的東西就從,耳朵上被撕了下來:“果然是你。” 東方瑾道:“你這,披皮的老道,披著別人的外衣,做自己骯臟的行徑。你以為別人與你一樣骯臟?” “想必,子瑜公子,是早就猜到我了?什么時候開始的?” “你放,風信子的時候!”看著老道迷茫的樣子,東方瑾繼續說道:“白藍兄弟二人,每次是將,風信子插與紙窗之上,而你卻將那風信子,草草丟在血地里。你說,你這是不是,嫁禍他人?” 但是兩個人誰都逃不了最后的刑法。 東方瑾讓人把李小姐弄了出來喝李氏夫婦葬在一處。 幾個人陪著張依然給小姐安葬了起來,所有事宜全都辦妥了。 婉兒看著她從憔悴一步步邁向陽光:“你日后,打算去那里?”張依然看著婉兒,又看看娍兒和站在娍兒身后的軒轅轍,想了半天。張依然真的被這個問題,問住了,是呀她去哪里,天大地大卻沒有她的容身之處。他陷入了沉思,突然說:“我想留在麒麟司,可以嗎?” 張依然展露出一臉,惹人憐愛的模樣,卑微的說道:“我想留在麒麟司可以嗎?搽桌子,掃地,做飯,我都會。求求你們了讓我留下來可以嗎?” 婉兒看這他有些疑惑,因為麒麟司是專門破各種難案,和奇案,各種恐怖靈異的事情都會遇到。 所以根本就沒有人提過說要來麒麟司。 張依然,連忙眼含淚花的央求道:“不論做什么都可以。” 聽著張依然的求助。婉兒之能告訴:“這能不能留下來,還是要問問賢王。那你先和我們,回去吧!” 張依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留下來,是為了報恩,還是希望可以在喜歡的人身邊。她不知道也許都有吧。張依然只想留下來,除了沒地方可去,就是想留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守著也好。 回到麒麟司,賢王要東方到書房去找他,兩個人在房間里從中午,一直聊到太陽下山。這兩人才肯從書房里面出來。 “子瑜,我所說的話你要緊記于心。”兩個人出了門,王爺還在小聲的和他說這。 東方瑾走在王爺身后:“子瑜方緊記。” “好了,都餓了吧?去吃飯吧!”看到在門口等待的幾個,王爺很是欣慰的點點頭:“嗯,這次事情辦的不錯,嗯!知道通力合作,懂得配合。” 陸九鳳:“王爺你就放心吧我們一向如此。” 王爺露著慈祥的笑容問道“:對了婉兒,我聽東方說,那個叫張依然的姑娘,想要留下來,可是他又能做什么那?”這時張依然,從一旁沖出來。 “王爺,我跑得快,可以做個信使,穿個信件。而且還會一點功夫,和他們一起辦案也是可以幫忙的。”她抱著一切的希望,希望自己可以留下來。 此刻王爺笑笑捋這胡子:“你說你跑的快,但是府中的那一匹馬,不比你跑的快。”王爺看著她有些失落的樣子:“這樣吧, 你就跟著婉兒,幫助婉兒,怎么樣?” 張依然一聽很是高興的,叩謝王爺。 而這一幕在東方的眼里,她似乎在醞釀這什么陰謀。畢竟她之前隱瞞著自己會功夫問題,但是在一想一個小女孩又有什么陰謀,會不會自己太過與緊張。 王爺看著東方瑾又在哪里發呆想事:“子瑜明日將公文呈上案子就結了,別的也就別多想了。” 東方施禮:“諾。” 余光就掃到一個,白袍少年單手拿劍,一手托著不下數七本的冊子,每本冊子的厚度有兩只粗細。該來的終究是回來,怎么躲都躲不掉。東方瑾露出一副,壞壞的笑容道:“逍遙,出來吧,飯都送到了,這可是凌霄樓的特色菜啊!” “什么特色……!”看到慕容侯,一臉的失望,可憐巴巴的望著東方瑾。 東方瑾輕輕,牽動嘴角,壞壞的說道:“這,慕容二哥,親自送來的飯菜,可不是特色的飯菜。” 晚飯過后就見。慕容候坐在一張案子后面溫雅端莊的抄著面前的書。 左右三人在那邊。 東方瑾與軒轅轍認真的抄著 陸九鳳,可就沒那么老實,懶洋洋的抄著書,不是一會,在紙上瞎畫,就是用筆戳戳腦袋想事情。 東方瑾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說道:“逍遙啊,我看你這興致不高啊,要不寫完《玄學令》,再把《靜心言》寫一寫?都是信心養性的!” 陸九鳳這一聽,《靜心言》那是個更另類的存在,不是家法戒律。是滿滿修身養性之法。那樹上密密麻麻的字,看眼就讓人犯困。更別說讀下來!那就是要他的命啊! 他認真的把筆,放在眼前,支在紙上,眼睛閉閉和和,困得不行的樣子。軒轅轍打趣道:“瞧瞧,這會兒,有和周公逗悶子去了。” 東方瑾道:“一會兒,有他哭鬧的時候。” 這便上官娍抄書可是,忙壞了溫寒和司琴,一個給磨墨,司琴給揉肩。困了依靠在司琴身上睡覺。 老九看似傲嬌,但還是很聽話,穩重的一筆一劃寫的。 陸九鳳一旁抱怨道:“為什么,玄學令,有這么多條?” 司空影,臉上滿是嫌棄的說道:“不就是為了,束縛你這樣的人嗎?可是誰會想到他成了一個擺設。” 慕容候很是溫柔說到:“我們都做錯了,就是要罰。” 上官娍閉著單手撐著腦袋,閉著眼睛緩緩說道:“嗯,我慕容二哥,說的對,錯了就是要罰,要不就沒有人能管得,陸九鳳了。” 慕容侯道:“這玄學令,是十圣家的鐵律。我們與普通人不同,我們修煉仙器,法術,本的是就懲奸除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憑的是一身正氣,陣祟驅怪。我等身在官宦之家,又混跡于江湖之中,沾染世俗凡塵。身邊多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他們不懂還擊,難分真假,自然不能使用玄術去迷惑人家。” 東方瑾淺淺一笑,一沾上禮法之事,這話的源泉就開了,今日恐怕是把這兩天的話,都堆到今日了。 “慕容二哥,說得對。世人愛臆測,遐想,一句話到一人耳中,再傳保不齊就翻了幾個花樣。難保眾人如何說出,身邊的怪異之事。這些事恐怕,多怕是鬼怪擔當。” 慕容侯頷首默認。身為有仙靈之氣的十圣家,怎能幻術,和鬼魂術,去嚇普通百姓。身在世俗凡塵,生在官宦府邸。不比自由自在的修仙之人,沒有顧忌的懲惡揚善。在這里顧忌的很多,即便那個人是罪大惡極。 陸九鳳,打著哈欠道:“哎,用玄術是我們的不對,但是,但是我們也是為了辦案呀。”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看了眼東方瑾的眼神,下一秒捂上了自己的嘴。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巴掌,想想這是千年不變的規矩,不往上加條例就不錯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五千多條的鐵律,一條都不帶重復,抄完之后還要背下來。這無疑,是在折磨陸九鳳。 上官嬛端著香噴噴的點心來到廳堂。 溫柔體貼的說:“累了,就在吃些點心吧!” 一盤盤點心端上桌子,引得陸九鳳想起了美酒,一臉諂笑的問道:“要是,有壇酒,就更好了。” 慕容候:“你若在說話,點心也別吃了。” 司徒婉,鄙夷的道:“何止是點心也別吃了,酒也戒掉。” 一夜過后,東方瑾,軒轅轍,司空影,司徒婉,上官娍的早早寫完。就等著一個陸九鳳。只見逍遙醒了之后,剛要伸手拿起寫好的紙,上面卻滿是口水,這讓愛干凈的,慕容候嫌棄萬分,厭惡的說了句:“算了。” 便拂袖走了,陸九鳳看著背影撇著嘴道:“愛干凈,有時候是種病,你們怎么就不和說,這樣多不好啊。”陸九鳳回過頭,看著幾人各個,強韌著笑容,陸九鳳納悶道:“你們怎么了?是他臨走時,點了你們的笑穴嗎?” 上官娍忍著笑意,讓司琴去拿鏡子給九鳳看。這仔細一瞧,臉上被畫成了一只貓,陸九鳳猛然扔掉鏡子,問道:“你們誰干的?給我回來。” 娍兒笑得最開心:“這能讓你抓住嗎?抓住了不就慘了嗎!” 陸九鳳:“小丫頭,就是你,你給站住。” 娍兒拌著鬼臉:“就不站住怎么辦。” 東方瑾看著眼前的一幕感覺又回到了兒時,這幾個人是鬧的最歡的,也是最不守規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