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

第三千五百二十五章 援兵殺來

左風的目光凌厲如刀,即便是那些身體膨脹后,十幾只便能夠將壁障遮蓋起來,可他的視線仍然還是“刺了進去。 雖然無法看得太過真切,卻也能夠捕捉到那通道當中的一絲變化,或者說左風最先看到的,其實正是通道當中,那些冰角犀蟲的變化。 此刻冰洞當中,數十只渾身帶著各種傷痕,流淌著藍色鮮血的冰角犀蟲,還在發瘋般的發動攻擊。如果它們仍然保持在完好的狀態,左風幾個人如今就算不死,可必然已經離死不遠了。 好在眼前這些冰角犀蟲,之前從冰層中硬“擠出來,對自身造成的傷害不小,只不過它們因為徹底發狂,所以才會不顧傷痛拼命的沖上來攻擊。 然而就算是如今冰洞中的這些冰角犀蟲,對付起來要容易一點,問題是這冰洞之外還有六條通道,而每一條通道之中,此時可都還有數百只的冰角犀蟲。 它們已經無視原本的規則,正在瘋狂沖擊著,通道口的陣法壁障。當大批的冰角犀蟲,自那壁障中鉆出來進入冰洞的一刻,左風他們的死期自然也就到了。 傀襄和成天豪,正是因為看明白了這一點,之前才會那般憤怒且焦急的質問左風。至于琥珀和逆風同樣想到了這一點,所以目光中才會流露出疑惑。 而左風并未給傀襄等人任何的解釋,卻向琥珀和逆風念力傳音,不過也只是告訴他們。 “全力防御,靜待援兵。 這其實算不上什么解釋,只能算是左風的一個決定,而琥珀和逆風兩人,即便心中仍舊充滿疑惑,可是表面上卻平靜的執行著。 援兵?琥珀和逆風實在想不出,這冰洞里面哪里來的援兵,他們當然也想到暴雪等人,然而按道理來說,這冰洞非常詭異,只要彼此間被冰洞隔開,任何聯絡的方法都會失去效用,不管是上品傳音石,又或者其他手段。 而且按照左風的判斷,包括傀襄、成天豪他們原本能夠通過靈魂與傀重聯系,如今在這冰山之中也已經做不到了。 況且就算真的能聯系上,難道在如此復雜的環境下,兩伙人還真的就能夠準確的彼此碰面不成! 即便在戰斗中,不管是琥珀二人,又或者傀襄二人,都在偷偷的觀察著左風的一舉一動,尤其是想要知道,眼前這種危局的轉機在何處。 當左風目光閃爍的一瞬間,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朝著,那處左風目光所及的通道內望去。可是他們看到的卻是一條并沒有什么特別的通道。 然而這不過只是一瞬間而已,眾人眼中的疑惑,在短短不到三息的時間內,就變成了震驚。傀襄和成天豪是震驚于,事情的變化太過突然,琥珀二人是感到吃驚,吃驚于左風還真的料事如神。 大家同時望著一條通道,而那通道當中的冰角犀蟲,此時正在逐漸的減少。因為一開始視線幾乎被徹底遮擋,所以大家根本就看不清楚狀況,可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冰角犀蟲被殺,通道遠處凜冽的靈氣縱橫四射,明顯是有人在與冰角犀蟲戰斗,而且那戰斗還非常的激烈。 看著此時通道內的一幕,左風臉上表情顯得有些驚疑不定,似乎連他都感到有些吃驚。只不過這種表情,也只是一閃而逝,他很快便恢復了平靜,同時輕聲吩咐道。 “大家盡快將手邊的蟲子解決,然后我們先躲起來! 這個決定又一次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琥珀和逆風原本以為,既然是“援兵那自然是來救自己等人的,可是如今看來情況沒那么簡單,至少通道內出現的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援兵。 聽到了左風的吩咐,雖然大家再次變得驚疑不定,可顯然是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所以眾人攻勢也變得凌厲起來,片刻功夫便將冰洞內的蟲子斬殺了七七八八。 大家在戰斗的過程中,也不斷的向著那條通道靠近過去,可以看到通道內的戰斗一直在持續,而且還在不斷的向著自己等人的冰洞靠近過來。 “大家先躲好,等那些人沖進來后,我們就立刻沿著這條通道向外沖。 靠在通道邊緣的死角處,左風小心的向外張望著。相隔數尺的無形壁障,便是那些張牙舞爪的冰角犀蟲,仿它們佛隨時都能夠鉆過來。 可左風現在也顧不得難么多,就貼在壁障的邊緣處,小心的確認著通道內的情況。 之所以早有準備,是因為左風早就猜到會有隊伍過來,原因其實非常簡單。這冰山中能夠存活下來的隊伍,如今七八成相信已經知道了大致方向,都會朝著中心位置而去。 而自己如果在不斷迂回繞行的過程中,要遭遇到一支隊伍幾率很小,可如果要停在某一處,遭遇其他隊伍的可能性卻非常高。因為自己等人所在的冰洞,已經距離中心位置不遠了。 自己等人在冰洞中雖然危險,可是通道中的人會覺得自己才是最危險的,他們會想方設法向冰洞靠近。 左風的打算就是利用這樣的隊伍,在通道中冰角犀蟲被消滅的差不多時,帶著眾人朝那個通道沖殺出去。這樣看似危險,反而要比繼續留在冰洞,到時候成為六條通道冰角犀蟲匯聚的地方要更安全。 然而事情總會有意外,就好像如今出現的隊伍,不僅在全力沖殺過來,同時左風也發現,這支隊伍的實力極為強悍,這一點從他們前進的速度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既然隊伍的實力遠遠超出自己的想象,那左風也必須要重新調整自己的計劃。這也是他為什么,之前沒有向琥珀和逆風多解釋的原因,在這樣詭異的環境中,事情的多變讓人很難做出準確無誤的判斷,所以左風沒有辦法去詳細的解釋這一切。 大家如今集合在一起,倒是不需要去詳細解釋中間思考的過程,大家只需要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做便可以了。 通道當中的那批人在接近,而冰洞周圍其他通道口,冰角犀蟲的沖擊也變得更加瘋狂,看樣子隨時隨地都能夠掙脫一般。 左風這次稍微詳細的說了一下計劃,讓大家做好準備,只要對方的人沖入冰洞之中后,便立刻動身逃走。 琥珀和逆風目中帶著一絲興奮,左風緊張的盯著通道中。他們三人卻沒有注意到,這個時候的成天豪,卻是目光如同毒蛇般陰冷的看向了琥珀和逆風,似乎想到了什么,接著就立刻轉頭看向了傀襄。 他們兩人之間有著靈魂上的聯系,所以可以借助這樣的手段來傳遞訊息。而左風三人,此時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通道中,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們兩人間,此時正在暗中交流。 以成天豪的性格和為人,此時既然主動與傀襄交流,那么所針對的自然是左風他們幾人。 知曉了成天豪的想法和計劃后,傀襄眉頭不自覺的微微皺起,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不會對左風等人手軟,可現在的問題是,他們眼下的行動還需要左風,需要他來帶路。 所以他猶豫后,將自己的想法傳遞給成天豪,而成天豪似乎也早就想好,馬上又將自己的后續計劃也“告訴了傀襄。 這一次傀襄明顯有些意動,謹慎的思考過后,傀襄嘴角掀起一絲冷笑,最后緩緩的點了點頭。 他們兩個之間的交流很快便結束,而且兩人選擇交流的時機非常巧妙,左風三人都在緊張的關注身邊通道,以及周圍通道內的情況,反而忽略了傀襄和成天豪。 他們不是不知道這兩個家伙的為人,只是沒有想到如此關鍵的時候,他們竟然還會想著如何對付自己。 尤其是周圍通道的冰角犀蟲,此時有的已經開始鉆出壁障,看樣子隨時隨地就要進入冰洞了。 如果按照左風原本的計劃,這個時候大家就要動身了,可是在大致判斷了這支隊伍的戰力后,左風等人也不敢輕易在這個時候行動了。 通道中的戰斗,終于已經靠近了冰洞,左風甚至已經能夠隱約的看到,沖在最前方那些人的樣貌,也能夠判斷出其中一些人的修為。 ‘凝念期!或者已經達到御念期也說不定,有這樣的強者坐鎮,怪不得能夠一路沖殺過來。以對方的實力,無人論如何都不能與對方接觸,現在的關鍵就是對離開的時間把握。’ 心中如此盤算著,左風轉頭看向逆風和琥珀兩人,同時以念力傳音,一方面提醒兩人,一定要準備些應急的脫身手段,一方面要小心的煉化自己剛剛制作的“避毒藥丸。 琥珀和逆風兩人不敢有半點遲疑,立刻就按照左風的要求準備了起來。在他們準備的同時,左風也開始準備起來。 他現在的修為,就只有淬筋期巔峰,可這不代表他無法調動靈氣,只是在一段時間內調動靈氣的次數受到限制,而且調動靈氣的時間也很有限。 眼下這種情況,左風必須要做好準備,否則不僅自己很難脫身,甚至可能還要拖琥珀和逆風的后退。 “大家……準備! 左風輕聲提醒著的同時,身體卻反而緊緊的貼在冰壁上,因為通道中的隊伍已經來到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