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諜戀莊周

第196章 不是我們村的

諜戀莊周
     佚小莊嘿嘿一樂,拉著周翼從樹后現身。

    “悠著點啊,別開槍,可別誤傷了我。”

    對面幾個人愣了幾秒鐘之后,怒氣沖沖的跑了過來,把佚小莊和周翼圍了起來。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

    “你們特么的不是死了嗎你”

    “你們知不知道我們為了你倆流了多少眼淚”

    怒到極限就開打,幾個特種兵的拳頭揮了過來。

    佚小莊躲在周翼的身后,大叫道:“我已經九死一生了,你們手下留情啊。”

    幾個人突然停了手,表情復雜的看著佚小莊。

    佚小莊被看的不好意思,故意大大咧咧的說:“看啥啊,別看了,九死一生也是生的,多虧了你們教的好,要不我就十死無生了。”

    這話一說,就連周翼也笑了,無奈的說道:“你個沒心沒肺的”

    佚小莊也傻乎乎的跟著樂呵,笑著問:“話說剛才你們笑的那叫一個邪惡,孔岳和石子墨呢被你們弄哪去了”

    “剛剛差點把他們一網打盡,石子墨那個不要臉的,太熟悉我們的戰術了,居然讓他帶著孔岳逃了,卑鄙,無恥”

    “切,你們才卑鄙無恥好嗎”佚小莊翻了個白眼,石子墨那身功夫不是你們教的嗎欺負自己徒弟,無恥。“不能和你們閑聊了,剛才那倆是我同學,勸不住非要來,我們只能跟著過來了,我們得跟上,免得出啥事。對了,剛才那個大叔你們檢查了嗎沒問題”

    “看了下身份證,沒問題,但我們又不是管戶籍的,驗證不了真假。”

    佚小莊點了點頭,拉著周翼跟著車轍走了。

    等走遠了之后,周翼問:“你懷疑那個大叔”

    佚小莊低著頭說:“沒有,只是順便問一問。”

    那個大叔說的村子并不遠,可兩人還沒有進村,就看到徘徊在村子附近,偷偷摸摸想要進村的石子墨。

    石子墨和孔岳灰頭土臉的接著樹木的掩護,偷偷摸摸的往村子里看,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直到佚小住和周翼故意弄出很大的動靜靠近兩人,兩人才端著槍轉過身來。

    石子墨回頭看到是佚小莊,還以為是自己做夢呢,端著槍懵逼了半天,好一會回不過神來。

    “你們倆掉隊的,看著人家的村子干什么”佚小莊似笑非笑的看著石子墨。

    石子墨端著槍,愣了一會之后直接用槍敲了自己頭一下,孔岳趕忙攔下罵道:“你傻啊。”

    石子墨傻笑著說:“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石子墨在做夢,孔岳很清醒,端著的槍一直沒有放下:“你們兩個為什么在軍事管制區有什么目的”

    佚小莊呵呵一笑:“想試試你的槍快,還是周翼的身法快。”

    佚小莊話音一落,周翼突然上前,措不及防的幾招就卸了孔岳的槍,石子墨在旁邊非但不幫忙,還后退幾步。

    孔岳一臉怨氣的看著石子墨,石子墨卻說:“打不過,別掙扎了。”

    孔岳不得不懷疑人生,這是哪來的豬隊友。

    佚小莊看著兩人狼狽的樣子,問:“怎么,你們倆讓天虎大隊收拾了”

    石子墨聽了大叫道:“那是我爸無恥。”

    這下幾個人都笑了,這敗家兒子,竟然說老子無恥。

    “你們倆人跟著山地里逃了幾天了”

    石子墨捂著肚子說:“整整一天一夜了,干糧全丟了,想去村子里找點吃的。”

    怪不得倆人想摸到村子里去,原來又餓又渴,需要補給了。

    佚小莊把隨身帶的一些壓縮餅干丟給石子墨,向村子走去,走之前和石子墨說:“按規定你們不能進入居民區,我去給你們找點吃的,你們在這等我們。”

    孔岳盯著佚小莊,她怎么知道部隊演習的規定

    旁邊的石子墨,早已陷入自己的情緒里,無法自拔。

    村口就有一個小賣部,佚小莊和周翼去挑了幾瓶水,幾盒午餐肉和壓縮干糧后,佚小莊琢磨著石子墨還不定要飄多少天呢,想著買一些其他必須的用品給石子墨,于是問小賣部收款的大姐。

    “大姐,你這有凈水片嗎”

    大姐向前一指:“這條路走到頭,那里的藥店有賣的。”

    而后佚小莊和周翼說:“你先去把吃的給他倆送去,我去買點必備的藥品什么的,馬上就回去。”

    周翼皺著眉:“我陪你一起去吧。”

    佚小莊知道周翼不放心自己,也懶得說什么了,就讓石子墨那個家伙再餓會吧。

    兩人走到了藥店,藥店的店長卻不像剛才那個大姐那么好客,一臉警惕的看著兩個人。

    “你們買凈水片干什么”

    佚小莊覺得莫名其妙:“買東西還需要為什么嗎需要就買嘍。”

    店長看佚小莊不僅拿了一包凈水片,還拿了白藥等藥品,質問道:“你們不是我們村的吧。”

    佚小莊這下明白了,這是讓部隊人洗腦了,現在他是擔心自己是參加軍演的軍人,不肯賣藥給自己。

    “我不是這村的,我和我同學一塊過來的,剛才我倆同學已經進來了,我們準備在這休息會就趕緊走的,外面的警察叔叔不讓我們在這多呆。”

    佚小莊這樣解釋,那店長才勉強同意把東西賣給她,嘴里還叨叨著:“你們大學生就是警惕性低,不認識的人的三輪車也敢坐,騎車那人一看就不像好人。”

    佚小莊笑了笑:“那個大叔不是你們村的人嗎,怎么就不像好人了呢”

    那店長輕蔑的一笑:“他不是我們村的人,口音都和我們不一樣。”

    佚小莊臉色驟變:“他們去哪了”

    店長向前一指:“順著道出村了。”

    佚小莊從兜里掏出一百塊丟在收銀臺上說了句“不用找了”,拿上東西就跑走了。

    那店長看的一臉懵逼,半分鐘后掏出了電話:“裝,還裝,一看就是當兵的混進來了。”

    軍演之前就有部隊的領導前來宣讀一些注意事項,并且強調了軍演不能影響村民正常生活,若有軍人違反規定,所有村民都可以舉報,并且有獎。

    那店長終于抓住機會了,軍隊的獎勵,必須得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