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戀莊周

第197章 驚喜變成驚嚇

佚小莊第一眼看到那個開電動三輪車的大叔的時候就覺得很不舒服,卻說不上來是哪里不舒服,所以她才會問天虎大隊有沒有看他的身份證。 直到剛才那個店長說那大叔不是這個村的,佚小莊才確定,那個大叔一定有問題。 他應該觀察何郁薰和章雯思有一段時間了,只是佚小莊和周翼本就心不在焉,沒有發現。 他看出來何郁薰和章雯思想要混進軍演區域,干脆利用兩個大學生,逃過了巡邏軍人的檢查。 此刻他帶著何郁薰和章雯思再次上路,佚小莊不敢想他會有什么目的,兩個女孩會遭遇什么。 周翼和佚小莊心意相通,什么話都沒多說,跟著佚小莊跑了出去。 石子墨和孔岳在村口看著進村的兩個人,等著兩人買吃的回來。可看到佚小莊和周翼買了吃的非但沒有出來,還往村子里走,他就開始警惕起來。 不一會,佚小莊和周翼一起向遠處跑去,石子墨對佚小莊和周翼無比信任,一看他倆跑了,立刻起身,顧不上紀律什么的,也跟著跑進了村。 村民們一副吃瓜的表情,這啥情況,這當兵的一身灰怎么就進村了,好像還是追剛才那個女生,貌似真的有瓜啊。 孔岳毫不知情,跑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從村子外面繞行,試圖追上幾個人。 孔岳一邊跑一邊罵,現在他的體力早已快到極限了,卻還要跟著石子墨瞎跑,這樣顧頭不顧尾,早晚要被天虎大隊的人活捉。 佚小莊和周翼出村后很快找到了那電動三輪車的痕跡,佚小莊辨認了一下方向,他們居然奔著邊界線的方向去了。 而此刻,坐在三輪車上的何郁薰終于感覺出有點不對勁了。 那個大叔帶著她們進了村,本來以為會把兩人放下,沒想到他換了塊電瓶之后,主動說要把兩個女生送到附近的汽車站,兩人毫不懷疑的就上了車。 可是出了村后,這大叔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不但一句話不說,還把三輪車騎得飛快。 剛開始兩個女生只顧著小聲聊天,根本沒有注意危險的到來,直到車子越走越偏,路越來越顛,兩個女生才察覺到不對勁。 三輪車在坑坑洼洼的道理上飛馳,好幾次險些把兩個女生顛出去,兩個女生緊緊抓住車斗的邊緣,大聲喊道:“大叔,你這是去哪啊騎慢一點,我們快要掉下去了。” 騎車的大叔完全不理會兩個女生的呼喊,直接把電門擰到了極限。 直到電動三輪車走到實在走不動的地方,才停了下來。 兩個女生哭的淚眼朦朧的,剛剛平穩一下,卻看到他直接掏出了一把手槍。 何郁薰和章雯思徹底呆傻了,兩人抱在一起,這荒郊野嶺的,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還好兩人預想中最壞的事情沒有發生,大叔只是用槍指著兩個人,命令兩人下車。 “下來,你倆最好老實一點,否則別怪我子彈不長眼睛。” 兩人乖乖的了下了車,在大叔的命令下徒步往前走。 走了沒幾步,章雯思腳一崴,摔到了路旁。 何郁薰連忙去扶,卻聽見大叔呵斥道:“耍什么花招呢還想不想要命” 章雯思哭道:“我真的走不了了” 何郁薰查看章雯思的腳,不但被磨出了好幾個泡,腳踝也腫了起來,明顯不能走了。 大叔把槍口瞄準章雯思,拉動槍栓準備扣下扳機,何郁薰見狀大喊道:“你不是想要人質嗎別殺她,我當你的人質如果我們兩個都出了事,你就沒有人質了。” 大叔冷哼了一下,沒有說話,靠在一顆樹上,又像是在休息,又像是在等什么人。 等了大概有十分鐘,一名男子走了過來,站在大叔旁邊。 大叔朝那名男子點了點頭,大叔再次把槍口指向了章雯思。 “小姑娘,你是選擇跟我走還是留下。” 章雯思呆呆的看著黑洞洞的槍口,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何郁薰還勉強保持著理智哭道:“我們跟你們走,你別殺我們” 可是章雯思已經站不起來了,在何郁薰扶著她嘗試了幾次站立之后,大叔毫不猶豫的扣下了扳機。 槍響了,可大叔的槍口瞄向了其他的地方。 石子墨還算聰明,他看到佚小莊和周翼拼了命的在林中奔跑,知道可能出事了,當機立斷開啟了自己的定位裝置,裝置一開,也就意味著在這次對抗中,石子墨認輸了。 很快會有大量的救援人員,奔赴石子墨所在的位置。 佚小莊和周翼身上并沒有攜帶兵器,兩人追到電動三輪車停車的位置后,謹慎的停了下來,等著石子墨追上來。 而后三人把石子墨身上的兵器分了一下。 令佚小莊意想不到的是,這次軍演,竟然每人都分配了裝著實彈的彈夾。 三個人小心翼翼找到了何郁薰和章雯思的位置,一看兩個女生被人拿槍指著,立刻換了實彈。 可是這些亡命之徒對于換彈夾的聲音太過于敏感,雖然三人盡量壓著聲音,仍然被大叔聽見,大叔直接把槍口轉向這邊。 五個人之間的槍戰一觸即發,林中的飛鳥全被驚起,撲扇著翅膀,沖出樹冠。 佚小莊這方雖然有三個人,可是何郁薰和章雯思還在她們手里,三個人束手束腳,反而被壓制住了。 突然佚小莊想起來大叔身邊的那個男人是誰了。 他叫何滿,一個在檔案上早就死了的人。 他是滿慎的貼身保鏢,也是在情安警察和部隊中掛名的人,幾年前一次車禍喪生,此刻出現在這里,只能說明一件事。 他的死是陰謀,他保護的人是滿慎。 想到這,佚小莊大喊道:“滿慎,別打了,談個條件吧,放了我同學,我跟你走。” 周翼聽后立刻停止的射擊,騰出一只手來捂住佚小莊的嘴,石子墨立刻招架不住,縮到樹后。 佚小莊瞪向周翼,這個時候還顧得了那么多嗎槍戰繼續下去,結果只能是兩個女孩丟了性命。 佚小莊不顧周翼和石子墨的反對,雙手抱頭,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