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行天下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夢中夢

嘶!真疼啊!王昊低頭去看,自己的拳頭已經變得血肉模糊,手臂上、身體上堅硬無比,連神器都無法斬破的龍鱗,居然出現大片大片的破碎,整個人看起來慘不忍睹!這還是王昊在變身以來,第一次受傷!太強了!這蚩尤的修為,絕對在人仙之上。 難怪是當初可以和人皇爭奪天下的角色。 嗵!嗵!嗵!……王昊化為重新站穩,就聽到沉重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不用想,就知道是蚩尤再次到來。 唰!在這個時候,那個錦袍男子再次擋在了王昊的面前,用低沉且憤怒的聲音開口道:“蚩尤,若是你再不住手,我真的要和你以命相搏了!” 那模樣,仿佛是一個保護孩子不受侵害的雞媽媽一般。 看到這一幕,王昊倒是有些奇怪。 如果自己猜的不錯的話,當初第一次就是這個錦袍男子把自己打出這片空間的,也就是說,他在這里,有堪比昊天的能力,畢竟,這里可不是誰想出,就能出去的。 而他和蚩尤,顯然熟悉,但是為什么他要和蚩尤因為自己對立,哪怕是死也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這個錦袍男子,究竟是誰? “你先讓開,我有幾句話要問他!” 聽到錦袍男子的話,大步走來的蚩尤罕見的收起了一絲殺機,淡淡的開口說道。 “問話?” 眼見著蚩尤的態度轉變,這個錦袍男子眼神狐疑的看了他幾眼,然后才慢慢的站到一旁,但是身上的氣息,卻沒有絲毫的減弱,仿佛隨時都要出手一樣。 “你是誰? 為什么出手的時候,會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 蚩尤沒有搭理錦袍男子,而是站在王昊的面前,沉聲問道。 我是誰? 聽到蚩尤的話,王昊心頭一顫,他猛地想起了在外邊遇到那頭血色妖虎時候的事情,現在看來,似乎自己在八寶琉璃塔內的經過,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王昊揚起頭,注視著蚩尤,眼眸里,有無數的情緒在不斷的流轉,在他的四周,虛空開始幻化出無數虛幻的場景,有人,有樹,有妖,有城……兩人都沒有說話,就這么的對視著。 那深邃的眼眸,似乎穿越了時間的長河,似乎倒轉了無數的時光,昔日的情緒,在王昊的心頭不斷的蔓延著,最終,化為一句哽咽的話語:“大哥,是我!” 一句“大哥”,讓蚩尤宛如鐵塔般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 看到這一幕,遠處錦袍男子眼眸內出現一片詫異,他和蚩尤相伴幾千年,在這幾千年的時光里,他從未見過蚩尤如此失態過。 許久之后,蚩尤才慢慢的重新站穩,他的面色中帶著一種不可置信的冷漠,繼續開口道:“你到底是誰?” 這句話,隱約帶著一股威脅的意味,似乎王昊一點沒有回答清楚,就會被當場抹殺一般。 不得不承認,蚩尤,確實有這樣的能力!“我來的時候,見到了守在外邊的通天噬鐵獸,其實,那玩意就是熊貓啊!” 王昊捂著自己受傷的右手,很突兀的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說得沒頭沒腦,似乎和蚩尤的問話,完全不相干。 可是,這句話說出以后,蚩尤的面色,徹底變化了起來,他那黝黑的臉龐上,第一次出現了笑容,沒錯,是笑!當看到蚩尤發笑的時候,錦袍男子趕緊伸出手拼命的揉著自己的眼睛,完全不可置信:這個被譽為大魔神的家伙,居然也會笑? 不過你還別說,這家伙笑起來,似乎帶著一種,憨憨的氣息!呼!錦袍男子長出了一口氣,雖然他也不知道王昊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最起碼,兩人應該不會再打下去了。 “你的傷沒事吧?” 蚩尤收起身上的殺機,看著王昊的拳頭問道。 “沒事,你忘記我的煉藥師的身份了?” 王昊摸出一粒丹藥,放在嘴里,身上的龍鱗,也慢慢的褪去,再次變為正常人的模樣,右手的傷勢,也慢慢的愈合了起來。 “先去那邊坐會吧!” 蚩尤看了看王昊,指著遠處的臺階,自己先是大步的走了過去。 聽到蚩尤開口,那種熟悉的感覺,再次涌上了王昊的心頭。 他嘴角微微上揚,然后也慢慢跟了過去。 他看著蚩尤的后背,腦海中卻突然間想起了無數的事情,那是在八寶琉璃塔七層時候發生的事情。 在七層的時候,自己經歷了無數的幻境,除了刑天之外,有武將、有書生、有乞丐、有帝王……那無數的人生,在王昊當初看來,都以為是人皇為了磨礪他的內心,設置的一些夢境,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不對!當他見到血色幼虎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問題,一直到現在,見到蚩尤,才發現,這個問題更加的匪夷所思。 他最后說的那句關于熊貓的話,估計只有蚩尤和他兩個人知道。 因為,在蚩尤的那個年代,熊貓這個名字,并不存在,所有人都將其視為一個恐怖無比的兇獸,唯有王昊這個穿越而去的身份,才知道它是后世靠賣萌為生的熊貓。 原本的時候,王昊一直以為那就是一段自己投影過去的一段夢,可是現在看來不對,蚩尤,是活著的人類,他記得自己在幻境里和他的經歷以及說過的話,要不然,也不會和自己化干戈為玉帛。 如果說不是夢,那當初的刑天,是自己的一段輪回? 可是,如果說是輪回,刑天為什么會知道熊貓這樣的名字? 穿越? 現在的我,穿越到了幾千年的我身體之內? 就好似當初想過的一種叫做夢中夢的事情? 臥槽!這太燒腦了吧? 此時的王昊,真的覺得自己有些快要發瘋了,以前的時候,他以為自己的身份已經被揭開,但是現在看來,似乎還有無數的謎團在等著自己!這無數的紛擾就像是看不到的絲線,不斷的纏繞在王昊的心頭,讓他覺得有些呼吸不暢。 人皇啊人皇,你到底布置了多少的手段? 也虧是我現在的心里素質夠強,要是普通的人,估計真的要被你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