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秘之上

心魔 第六十一章:輪回中誦吾真名

“據說其他道門也不安穩,魔郎令上次現世給人的震撼太大了,一令出,三界動蕩,足以比肩任何道門底蘊!”李北棠道。 上古時期,魔淵封印破碎,天外邪魔入侵,有人執魔郎令滅魔,硬生生打得邪魔拼死逃亡,無一尊邪魔逃脫,全部灰飛煙滅! “魔仆以滄海之名為姓,有‘日月星辰,灰飛煙滅’八脈,那個從執法殿叛出的二長老便是飛字脈,全名叫海飛羽,是個很厲害的高手!” 整個心魔宗或許只有兩人有心思關注這些,消息極為靈通,連某個小道門的女弟子跟誰私奔都知道。 最后李北棠告訴白夜,定風宗主已經開啟了護宗大陣以防萬一,外界風云詭譎,暗流涌動。 白夜囑咐他留意一下太初,出關了就來告訴他一聲。 走進臥室,拿起一面銅鏡,屋內光線昏暗,但鏡中有一絲烏光閃爍,他眉間的魔印似乎能吸收他受到的傷害,納蘭嘉措的兩次攻擊留在白夜體內的力量在流轉到眉間的時候都會逐漸消失,像是被黑洞吞噬。 烏江那次是神道力量,納蘭嘉措是佛道力量,白夜心頭震驚,什么東西能容納兩種大道力量而不爆炸? 白夜腦海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這個魔印不會能吸收九種大道力量吧? 不可能,就連滄海從神道墜入魔道都是轉世重修,沒有生靈能同時承受兩種大道力量。 算了不管了,魔印又不是人,與生靈不一樣也是正常的, 王化說過在他屬性覺醒的時候,魔印會出現變化,但是貌似他丹田太小了,魔印到現在也僅僅只有一絲烏光。 白夜的資質不好,很不好,王化說他資質中等果然是安慰他的,三尺丹田絕對是有史以來最小的丹田了。 白夜想著要不要試著修武,便叫李北棠兄弟你留意太初師兄的動向,不過太初也不是修武,他是圣山上的頑石化形,本體堅硬無比。 修道分修武、修法,修武即是修煉身軀體魄,也叫修體,修法則是修煉元神、法力,三界之中修 法是主流,修體已經末落,只有極少數古老傳承還保留修武一道。 修武耗費資源巨大不說,也遠不如修法容納性強,自上古開始,百家爭鳴,各種法兵、法陣、法符橫空出世,一些需要耗費大量法力驅動的法兵、法陣,修武的根本難以驅動。 上古初期猶有龍鳳初劫、巫妖大戰的修武之爭,可謂璀璨盛世,軀體脆弱的人族還在茍延殘喘。 但隨著太古黑暗動-亂、上古封神之戰、兩次滅魔之戰等一系列大戰,七界崩碎只剩三界,靈氣枯竭大不如前,兩相作用之下,修武便迅速末落下去。 “為什么我不是小說主角……唉!” 不知是福是禍,是悲是喜,雖說能修煉就已經是天大的福緣,可誰不想資質絕頂,一鳴驚人。 這一夜白夜幾乎失眠了,后半夜一股莫名的不可拒絕的睡意涌上心頭,他才沉沉睡去。 恍惚中他還有意識,無盡的白霧撲面而來將他包圍,無盡的白色霧氣,伸手不見五指,白茫茫一片! 前方霧氣忽然滾動起來,像是海中水浪朝兩邊分開,白夜朝前面看去,入眼一座青銅澆鑄的小亭。 那亭中,他看到了一個白衣人,這個人白夜認識,就是因為這個男人他才下定決心上泰山的。 白衣如雪,如同一位真正的謫仙,白夜不知道謫仙是什么樣的,但如果真的有的話,白夜覺得一定是跟這個人這樣的。 他的肩頭立著一只烏鴉,羽毛烏黑亮麗,仿佛生了根,仿佛從來沒有離開過。 這個地方有大恐怖! 白夜清楚的知道自己沒有來過這個地方,而是意識出現一瞬間就在這了,這是夢? 白夜僵在原地心思百轉,思索著對策,最后,他鼓起勇氣走到亭前,然后踏了進去。 “你是第一個主動走進我的亭中的生靈。”白衣人悠悠的說道:“你師父都是站在外面等我開口。” 王化來過這里? 數月沒碰女人,白夜又感覺到了腿肚子發軟 ,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算了,今天找你來不是為嚇你的,趕緊完事滾犢子!”白衣人合上書籍看向白夜。 “你記住我叫獨孤扛天,這次可能是我兩最后一次見面,我答應了一個人給你點東西。”說完,白衣人在眉心一抹,一道六色光團出現在他手心,他看著白夜嘆道:“好死不死偏偏是這個時候,扛了天地兩千載,怕是要死一次了。” “罷了,那個人布局萬載才造就這么一個合道體,就賭一把!” 他手心一翻,六色光團射進白夜眉間,白夜心神內視,光團出現在魔印之中的八卦臺階之一上,上下沉浮,與太極祭臺上沉浮的神秘烏光遙遙相對! “本來那個人是要我一滴精血給你煉體,而我給了你一道本源元神,絕非無根之萍,可以養育壯大,即使你以后灰飛煙滅了,依然能存留一絲魂魄不滅。” 魂魄與元神不同,凡人的為魂魄,能入輪回轉世,修士的是元神,人死則元神滅,真正的不入輪回。 白衣人倒了一杯茶遞給白夜,說道:“你知道你是誰嗎?” 呃! 白夜端著杯子的手劇烈一顫,半杯茶水灑落,心頭有些莫名的恐慌,這個問題怎么那么嚇人呢? “看來你是不知道了,滾吧!”白衣人輕語,白夜眼前一花,無盡白霧猛地包圍他。 呼! 臥室中白夜猛地坐起,后背盡是冷汗,看來真是一個夢。 “輪回中誦吾真名,可元神不滅!” 一道孤冷的輕語突然響起,在臥室回蕩,久久不絕…… 白夜呼吸一滯,感覺喘不過氣來,這夢是真的? 剛才還說是魂魄不滅,現在又說元神不滅,糊弄鬼呢! 內視之下,魔印中,八條古舊的白玉臺階從八個方向匯聚到中央的半人高圓臺處,正南方臺階上一道六色光團上下沉浮。 從上方俯視,圓臺是一個太極圖案,尺許高的上空漂浮著一道烏黑的物件,朦朧不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