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仙帝-龍王殿

第1405章 擊殺岳忠哲

只見從高空之中,一個巨物猛地砸落下來。 這巨物看上去猶如一顆蒼天大樹,然而當隨著落下之時,人們才看清那居然是一根骨鞭。 這武器看上去太過巨大,一看就不是人類所使用的武器。 一股龐大的洪荒氣息頓時從骨鞭之上散發出來,那狂悍氣勢頓時充斥滿了這個黑暗空間。 與此同時,只見這柄骨鞭之上居然浮現出了無數的神文,這些神文一個個紅得宛如會滴出血液來一樣。 這骨鞭,正是張易之前拋上天空之后一直消失不見的骨鞭。 但是骨鞭之上沒有任何氣息展露而出,人們對其雖然奇怪,但是卻并沒有對其太過重視。 然而誰能料到,原來張易一直操控這骨鞭暗暗蟄伏,到了這一刻終于陡然落下,展露出真正的殺機! 而所有人,顯然也都沒有想到這骨鞭的威勢居然如此兇猛。 葭萌見狀不由得先是一驚,然后又是一喜: “這是干爹在火星上所得到的那根骨鞭!太好了,這東西干爹說極有可能是神器,如今神器一出必然能夠幫助干爹取勝! 葭萌當初是陪著張易去過火星秘境的,并且也是當初去到火星上的人中,唯一知曉張易擁有如此神器的古神后裔。 此時看到張易使用骨鞭兇猛轟下,葭萌眼中的擔憂不由得消失了大半。 而反倒是遠處的那兩個幽冥宗弟子見狀不由得大吃一驚: “天吶!看那骨鞭之上的那些神文!如此多的神文,還有那些神文的內容,這難道就是……傳說之中的打神鞭? “極有可能!它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我還看走了眼,如今這骨鞭露出真面貌,簡直就和傳說之中的打神鞭一模一樣! “據說這打神鞭以神之脊椎煉制,可以起到以神打神的神奇功效,就連古神被這打神鞭擊中也會遭受重創! “該死!誰能夠想到張易此子居然如此陰險狡詐!他先將打神鞭隱匿氣息祭出升空,讓人還以為他那手段并不強。然而在這個關鍵時刻,張易這賊子陡然出手用打神鞭猛擊岳忠哲,當真歹毒! “大事不妙!這一下打神鞭兇猛一出,恐怕岳忠哲要危險了!我們得趕快離開這里! “沒錯!岳忠哲已經窮途末路,張易殺了岳忠哲之后必然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我們可不能留在這里給岳忠哲陪葬! “張易太強,已經不是我們所能對付的。我們留在這里只能是找死!真正能夠對付張易的高手就在路上,馬上就能趕到弄死張易!我們沒必要在這個時候犧牲! …… 兩名幽冥宗的弟子似乎認識那骨鞭的真正來歷。 他們此時見到張易祭出那被稱之為打神鞭的骨鞭,頓時大驚失色。 在驚駭之中,這兩名幽冥宗弟子紛紛扭頭朝著遠方黑暗之中飛去,身形很快就被黑暗所隱沒。 然而驚訝的不僅僅是他們。 就連岳忠哲望著那從高空落下,徑直朝著他而來的巨大骨鞭也不由得大吃一驚: “這是什么法器?為何它突然一瞬間能夠從一件沒有氣息的凡物變成如此兇猛的武器?它像是一件神器,但是神器怎么可能會隱匿氣息?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所謂神器,便是神之武器。 神器一向至尊無上,傲視所有凡間法器。 可以說,神器也猶如神一樣,有著自己的尊嚴和驕傲。 所以神器一出,必然氣息涌動天地,使得天下皆驚!這才是神器該有的姿態! 故而神器不會唯唯諾諾,也不會隱匿自己的氣息。 示弱的行為,神器從來不屑于去做。 這也是岳忠哲在另一個世界活了上千年的見識和經驗! 然而今天張易祭出的神器,卻居然隱匿氣息玩起了這種鬼祟之事,這讓岳忠哲感到根本無法理解。 可即便岳忠哲無法理解,但是張易也不會留手。 張易操控骨鞭,兇猛地朝著那岳忠哲轟砸了下來。 岳忠哲咬牙拼命催動身上的玉石鎧甲: “給我擋住! 而在這一瞬間,巨大的骨鞭已經兇猛墜|落而下。 骨鞭徑直轟擊在了岳忠哲身上的玉石鎧甲之上! “嘭!!!!!!!!!!!!!!!! 一聲恐怖的巨響爆發而出。 只見骨鞭落下的同時,岳忠哲整個人猛地一沉,他那沖向張易的凌厲攻勢也在這一刻受阻。 緊跟著,只聽得“咔擦!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起,岳忠哲身上那玉石鎧甲在這一刻居然裂開了一條縫隙。 雖然只是玉石鎧甲之上的一塊玉石甲片產生了裂紋,但是岳忠哲聽到這一破碎聲音,卻仿佛聽到了某種催命的音符。 果然,只見隨著這一片玉石甲片碎裂之后,岳忠哲身上的無數玉石甲片也緊跟著紛紛破碎。 到了這個時候,岳忠哲身上的那套玉石鎧甲基本上支離破碎,碎片紛紛從岳忠哲的身上剝離,再也起不到保護岳忠哲的作用。 “完了…… 這是岳忠哲最后的念頭。 同時,這也是他最為精準的一次判斷。 那骨鞭趨勢不減,兇猛地轟擊在了岳忠哲的身上。 只見岳忠哲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來,整個人被這骨鞭轟擊成為了兩截。 而張易那一劍亂世的劍氣已經隨之而至。 亂世的恐怖劍氣宛如一片血紅色的光芒,將岳忠哲的兩截身軀盡數籠罩在了其中。 岳忠哲沒有防護暴露在這充滿駭人殺意和威力的紅光之中。他人族的身軀根本抵擋不了亂世的駭人威力。 只見他的整個身軀在短短數秒之內就化為了一灘血水,隨著紅光涌動,再分解成為無數血紅色的水珠,最后紛紛揚揚落在了這片冰冷的大地之上。 岳忠哲,這個二魂合一,從另外一世界來到這個世界的強者,此時終于身死! 張易望著岳忠哲死去之地,他垂下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心口。 只見自己的衣襟已經出現了一條切口,就仿佛被某種鋒利的劍刺了一下一樣,而在張易心臟位置,他的皮膚也裂開了一條細微的傷口,就仿佛被人用刀片輕輕割了一下。 這些小傷,是岳忠哲剛才以人為劍的恐怖一招所產生的。 岳忠哲的劍雖然沒能碰到張易,但是他的劍氣還是對張易造成了一些十分細微的傷。 張易為此微微嘆息: “又一名劍術高手消亡…… 岳忠哲是張易的敵人,張易殺他不會手軟。 但是岳忠哲那高超的華山派近身劍法,卻讓張易尊重。 “經此一戰,見識過岳忠哲的劍藝之后,我對華山派近身劍法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如此劍法,不該斷絕于世…… 如今華山派已經滅亡,華山劍法很可能會遭遇傳承斷絕。 張易覺得如果華山劍法斷絕那當真可惜,不過好在他曾經傳授過姜之秋近身劍法,如今張易有了更新的領悟之后,也可以將一些新的經驗和感悟傳授給姜之秋。 姜之秋雖然并不如無鹽女那般天賦高超,但是他卻也不算庸才。張易將近身劍法傳授給他,也算得上是對華山派近身劍法做出了最后的敬意。 至于華山派劍法以后是否能夠發揚光大,那就不是張易該考慮的,而是只能看天意了。 張易的手中長劍一收,那漫天的亂世殺意頓時消散。 然而那骨鞭卻還血色神文閃爍,絲毫不聽張易的召喚,并且有著想要逃離此地的打算。 張易望著這根企圖失控的骨鞭,微微皺眉: “打神鞭嗎? 張易剛才雖然在和岳忠哲激戰,但是在激戰之余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乃是一名強者最基本的素質。 所以張易雖然在認真激戰,可卻也將周圍的一切情況牢牢掌握在心中。那兩名幽冥宗弟子所作所說,全都落在了張易的心里和耳力。 “打神鞭是否真的能夠對付古神,還有待商榷。但是如今這打神鞭不太聽話,那么恐怕我得少將它祭出使用,否則關鍵時刻掉鏈子那可不太妙。 張易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并不能完全掌握這打神鞭的威力,也無法發揮出它的一些神奇功效。 尤其這打神鞭似乎一直不服張易,張易認為那是打神鞭覺得張易不配操控它,所以一直想要脫離張易的掌控。 但是張易卻不會讓它那么輕易離開。 當即只見張易從空間法器之中取出一物,那赫然是一個玉璽。 當初在火星秘境之中,張易就是依靠這個玉璽來降服了打神鞭。 隨著張家祖地之中的玉璽一出,打神鞭渾身的紅色神文瞬間暗淡無光,它那恐怖的洪荒氣息也瞬間消散。 此時的打神鞭,重新變成了一件氣息全無之物,看上去就猶如一柄普通的兵器一樣。 它甚至無力地掉落在了地上,再無動靜。 “連此等神器都無法面對玉璽的威壓,也不知曉這塊從張家祖墳之中得到的玉璽又是什么品階的法器?還有,那神秘的張家祖先又是何人? 張易對這一切,目前還沒有確切的答案。 他手一揚,將骨鞭重新收了起來。 葭萌也跑到了張易的身邊,她看到張易成功戰勝了岳忠哲,激動得就要說話。 然而這個時候張易卻忽然將她拉到身后: “小心,有東西來了! 張易在這個時候已經敏銳察覺到一些陰森邪惡的氣息,正在從黑暗之中迅速朝著張易和葭萌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