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女婿

第538章 陳元志之約

幾天之后。 正在公司辦公的陳多收到了陳元志的來信。 “陳少,剛剛三爺來電話,說他已經到秦州了,現在約您過去。” 曹嫣然從外邊走進來,對陳多說道。 終于來了! 陳多輕輕的一挑嘴唇,笑著問道:“他現在在哪?” “三爺說他在百事威大酒店2505房等您。”曹嫣然如實說道。 “嗯。” 陳多點了點頭,然后站起身來說道:“行了,我現在就過去。” “陳少!” 就在陳多準備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曹嫣然忽然喊了一聲。 “怎么了?”陳多轉過頭來,看著曹嫣然,笑著問道。 “陳少,您就這么一個人去嗎?” 曹嫣然神色有些擔憂的說道:“要不通知一下楊隊長吧,讓他帶人和您一起去。” 陳多笑著說道:“沒這個必要,楊宏現在正忙著訓練,還是不要打擾他。這次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可是……”曹嫣然看著陳多,欲言又止。 “沒什么可是的。” 陳多笑著說道:“就憑他們,還奈何不了我。” “嗯。” 曹嫣然點了點頭。 現如今,整個集團上上下下,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陳多的實力。 一般的幾個毛人,確實不可能是陳多的對手。 “陳少,要不我給您去吧?” 曹嫣然忽然再一次的開口問道。 “你?” 陳多奇了一聲。 曹嫣然看著陳多,表情嚴肅的說道:“我是老太太派到秦州的,我想,三爺就算想要怎么樣?他多少顧忌一點老太太的面子。” “嗯!” 陳多聽了曹嫣然的話之后,輕輕的點了點頭,“你說的有道理,一個人過去確實太枯燥,帶著你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談起來也輕松許多。 ” “陳少,我不是這個意思。” 曹嫣然被陳多說的俏臉一紅。 她說的明明是為陳多架起一道安全的屏障,可是陳多這么一說,卻完全變了味道。 “曹秘書,你還在那里愣著干什么?走了。” “哦,對不起。” 曹嫣然聽到陳多的聲音回過神來,然后快速的跟上了陳多的腳步。 半個小時后。 一輛勞斯萊斯停在了百事威大酒店的門口。 2505房間。 一個黑衣人站在陳元志的面前,說道:“三爺,目標已經到酒店門口了。” “來了幾個人?”陳元志背著手,站在窗戶邊上問道。 “兩個,一男一女。”黑衣人回答道。 “就帶了個女人?” 陳元志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臉上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他仿佛自言自語一樣的說道:“這小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沒過多久,黑衣人再次前來報告:“三爺,人已經上了電梯。” 陳元志猛地轉過身來。 他目光陰狠的看著門口的方向,神色一狠,吩咐道:“按照原計劃行動,等我的號令!” “是!” 眾人齊聲聲的答應了下來,然后很快就藏匿在了房間里。 很快。 陳多和曹嫣然就在兩個黑衣人的帶領之下來到了2505房間的門口。 “在這等一下。” 黑衣人面無表情的看著陳多說道。 他說完,從兜里拿出對講機來,說道:“三爺,人來了,在門口。” 不多時,房門就被人給從里邊給打開了。 陳多和曹嫣然正準備走進去,門口的黑衣人卻再一次攔了一下。 “兩位,進去之前,要搜身。” “什么?” 一聽到說要搜身,曹嫣然頓時表情就變了。 她美目一瞪,厲聲喝道:“你們好大的膽子,敢搜他的身,你們知道他是誰嗎?他是陳家的少爺!” 保鏢不為所動,“這是規矩,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要搜身。” “你們!” 曹嫣然將眼睛瞪了溜圓,可是,這里是人家的地盤,她就算是有氣也不好發作。 “搜吧。” 陳多忽然開口。 “陳少,你怎么能讓他們搜你的身呢?”曹嫣然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多。 “沒關系。”陳多輕輕一笑。 兩個黑衣人一左一右的開始搜查陳多。 搜了一會兒之后,其中一個看著另外一個搖了搖頭。 “好了,你可以進去了。”黑衣人說道。 “搜完了?”陳多淡淡問道:“有沒有發現什么可疑的東西?” 黑衣人看了陳多一眼,他不知道陳多這么問是什么意思,只是下意識的搖頭,“沒有發現。” “咔嚓!” 瞬間,陳多出手,站在他左右兩邊的兩個黑衣人頓時只覺得眼前一花,接著肩膀傳來一陣劇痛。 就這一眨眼的功夫,陳多已經捏碎了這兩個黑衣人的肩膀。 “啊——” 慘叫聲在樓道里響了起來。 曹嫣然被嚇了一跳,她不由得往陳多的身邊靠了一下。 “這是怎么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房間里邊傳了出來。 曹嫣然抬起頭看過去,就看到陳元志從里邊走了出來。 陳元志畢竟是陳家的人,曹嫣然看到他,下意識的開口解釋:“三爺,這件事情其實是……” “三叔,你下邊的狗不聽話,亂咬人,我替你管管。” 曹嫣然的話剛說了個開頭,陳多就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 曹嫣然一下子愣住。 這話,聽起來格外的扎耳朵! 她慢慢的朝著陳元志看了過去。 果然,陳元志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格外的陰沉。 不過,陳多似乎并沒有把陳元志的反應放在眼里,他看著陳元志,輕輕一笑,問道:“怎么了三叔?難道說讓他們搜我身,這是你的要求?” 陳元志神色閃爍。 他看著這兩個黑衣人,怒吼一聲,“誰讓你們搜身的?一群廢物,給我滾!” 兩個黑衣人也不敢言語,只能捂著肩膀,強忍著疼痛離開了這里。 陳多輕輕一笑。 他直接走進了房間里。 曹嫣然連忙跟了上去。 走進房間之后,陳多在房間里轉了一圈,然后笑著說道:“三叔,你這個房間不錯啊,地方挺大。能藏不少的東西。” 嗯? 陳元志頓時心里咯噔一聲。 難道說自己設下的埋伏已經被陳多給窺破了? 不可能啊! 陳多看著陳元志的表情,淡淡的一笑,說道:“三叔,你緊張什么?難不成真的藏了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