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后宮有毒

第一百五十八章 謝猛婚事

若是云風篁好好兒的問,兄妹倆一準已經不服氣的反詰了。 但她這般情形,秦王跟昭慶都慌的很,哪里還有頂嘴的想法? 昭慶就搶先道:“母妃您別生氣,都是大哥不好……您別哭了,我們一定聽話!” 秦王:“……” 不是,他怎么不好了? 但被妹妹暗自掐了把,再看看面前梨花帶雨的母妃,他硬著頭皮認錯:“是,母妃,都是兒臣不好,您別哭好嗎?兒臣以后什么都聽您的!” 算他們還有良心。 云風篁心下暗哼一聲,面上卻維持著潸然之色,哽咽著說道:“剛剛在你們父皇跟前,你們當為娘真的覺得你們錯了嗎?還不是為了你們好,怕你們惹了你們父皇不喜,這才讓你們先認錯,好叫你們父皇消消氣兒?不然的話,你們雖然是你們父皇的長子長女,可底下弟弟妹妹那許多,也漸漸長大了,陛下不僅僅是你們的父皇,也是那許多人的父皇,豈能跟從前一樣,一直寵著縱著你們?” “這個……”兄妹倆聞言有點兒懵,他們都是從有記憶起就被淳嘉寵大的。 如今云風篁這么說,自然不是很相信。 但看著母妃哭的厲害,不敢反駁,就含糊道,“母妃說的是,兒臣一定牢記在心。” 云風篁也不指望說一次就讓他們動搖對淳嘉的信任,繼續哭訴道:“退一步來講,即使你們父皇愿意一直寵著你們,可你們母后呢?其他母妃呢?還有你們皇祖母、曾皇祖母,以及諸多外臣呢?我的兒,你們可愛又聰慧,天下再沒有能夠跟你們比的孩子。但是,到底不是所有人都會跟你們父皇、跟為娘一樣護著你們的,明白嗎?” 秦王不解道:“可是既然天下都沒有能夠跟我們比的孩子,他們憑什么不護著我們?” “這當然是因為嫉恨了。”云風篁堅定的說道,“前朝后宮都知道,你們父皇在后妃之中最偏愛為娘,所以為娘從進宮以來,就沒少被針對!這會兒你們也這樣出色,他們又怎么可能不做點什么呢?俗話說,木秀于林風必摧之,這世上就是如此,不招人妒是庸才!” 昭慶就不高興了,扯著她裙擺搖晃:“母妃!這些人好討厭啊!不如咱們同父皇說說,將他們統統抓起來砍了!” “那怎么能行呢?”云風篁說道,“那樣他們一準兒說咱們歹毒。而且你們父皇也會難做的。” 昭慶委屈道:“好啊,他們居然還敢說兒臣歹毒!兒臣要去稟告父皇,將他們連家里人一起砍了!” 這可真是淳嘉的親女兒,這一言不合就屠滿門的做派,活脫脫是親生的。 云風篁一把拉住她:“這天下人多著呢,你能砍上一家一戶,也能砍了十家十戶,可你能殺盡所有人嗎?” “為什么不能?”昭慶生氣道,“不聽話的底下人,就是刁奴!母妃說過,刁奴都不能留!” “那都殺光了,誰來伺候你們?”云風篁心平氣和的給她講道理,“到時候,誰給你穿衣,誰給你進膳,誰給你……” 昭慶一臉天真的看著她:“兒臣不是還有父皇母妃嗎?” 合著你還指望本宮手把手的伺候你? 你對本宮是有什么誤會? 本宮就算有了親生骨肉,怕也沒法慈愛到這地步的! 云風篁沉默了下,放棄跟她講那些深奧的,只道:“你們這次行事什么都好,只一點不對。” 因為她現在不哭了,倆孩子頓時覺得自己又可以熊了。 于是昭慶把嘴一撇,背起手,仰頭看著殿頂,嘀嘀咕咕:“我們才沒有不對呢,我們做的可對了……看那伊西下次還敢不敢再嘲笑……” “那為娘問你們。”云風篁哼笑一聲,端起茶水呷了口,不緊不慢道,“如果,今兒個你們圍攻伊西,不是為了上次的事情以多欺少,而是有其他緣故,比如說,伊西對我國朝不敬,又或者,伊西說了做了沖撞為娘或者你們父皇的事兒,你們為國朝皇嗣,為家國出頭、為人子女,為父母報仇雪恨,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啊……?”秦王跟昭慶本來還十分的不服跟委屈,聽了這話懵懂片刻,方才回過神來,只覺得一道從未注意過的大門,正徐徐打開,一時間不禁茫然。 云風篁觀察著他們的神情,緩聲說道:“不管是你們父皇還是為娘,甚至包括平素不是很喜歡你們的母后母妃們,在這件事情上,都是支持你們的!關鍵是,你們也不能平白無故的出手啊!總得找個理由不是?不然,兩邊鬧起來,為娘跟你們父皇都不好幫你們說話,這可怎么好?” 她說了這話也不再多講,示意宮人領他們下去,“你們且好好想想。” 云風篁算是看開了,這倆小祖宗都不是省油的燈。 關鍵是淳嘉還愿意寵著,至少目前愿意。 為了不讓他們年幼無知的時候就把名聲敗壞掉,其他不教,這率先占據道德高峰的做法,必須給他們耳提面命的教好了! 不然的話,怕是等不及她布局完成,滿朝文武就達成了一致的看法,覺得絢晴宮的皇嗣絕對不能為儲。 那她跟誰哭去? 所以這倆孩子非得惹事的話…… 那必須師出有名。 絕對不能像這次這樣,惹出麻煩來,只能靠帝寵過關。 長此以往,能被臣民們待見才怪。 “去跟皇后那邊說一聲,這事兒陛下自會處置。”云風篁思索著,對赤萼道,“沒咱們什么事兒了……陛下沒怪皇嗣們。” 顧箴聽到這消息松口氣,跟著就表揚了三皇子:“做的很好,下次也這樣,除卻在先生面前的表現,其他都跟著秦王他們,出了事情也有他們上去頂缸。” 不得不說貴妃能夠得寵真的不是靠運氣,這份安撫皇帝的能力皇后自認就比不上。 這要是帶頭的是三皇子,顧箴一早被發跣足去太初宮前跪著請罪了。 哪像云風篁,花枝招展的過去,據說還跟淳嘉吵了一架,然后事情就解決了! “也不知道陛下這是什么性子,難道得跟陛下別苗頭的他才喜歡?”皇后納悶了會兒也就不想了,她少女時候進宮,如今算著年紀都快三十而立了,哪怕從前再天真吧,這些年風風雨雨下來,也不會再惦記著去謀取淳嘉的寵愛了。 她現在一心只想做太后。 “送些東西去絢晴宮。”皇后于是吩咐,“畢竟此番事情平息,雖然是昭慶公主起的頭,到底是貴妃收的尾。” 云風篁看到中宮送過來的東西有些無所謂,隨手翻了翻,就扯了一角布料給小江氏看:“這個卻適合嫂子,本宮讓他們都包起來,等會兒都給嫂子帶回去用吧。” “這……這可是皇后娘娘賞下來的。”小江氏挺喜歡這料子的,但看了眼,還是不舍的推辭,“哪里是臣婦有資格用的?” “有什么資格不資格的。”云風篁呷了口茶水,淡淡說道,“這也不是逾越的花色,嫂子只管用著就是了。” 小江氏想想自家小姑子的盛寵,又確實喜歡,扭捏了會兒,也就高興的接受下來。 姑嫂有些日子沒見了,這是因為小江氏不久前懷了孕,為著保胎深居簡出,如今滿了三個月比較穩了才出門走動。 她頭一個來的就是云風篁這邊。 此刻說了會兒話,打量云風篁神情還算和悅,小江氏才道:“前兩日接到家里的信,卻是十三嫂寫過來的。” 因為謝細流也隨軍出征的緣故,之前江氏回去北地,小陳氏就以伺候婆婆的名義陪著一塊兒去了。不過早先接來帝京的孩子們沒帶走,就讓妯娌小江氏幫忙照顧著。 畢竟謝細雨作為崔琬的學生,沒出師之前,終歸還是要繼續進學的……這只是對外的說辭,實際上主要是謝細雨年輕,膝下無子,家里怕他上陣之后萬一有個好歹,這一支就絕了。 “十三嫂?”云風篁道,“她寫信過來是問猛兒么?猛兒一切都好。若是不放心,等會兒你代十三嫂去看看她好了。” “娘娘這說的什么話,猛兒在您跟前,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小江氏連忙說道,“卻是家里祖母問起了猛兒的婚事,十三嫂一問三不知,這才寫信過來,托臣婦跟娘娘打聽下娘娘這兒的安排,好給祖母回話……當然猛兒其實還小,若是娘娘尚未考慮,晚兩年也沒什么。” 云風篁有點兒意外:“猛兒的婚事?” 謝猛是七歲的時候頭次入宮陪伴的,那是云風篁入宮的次年,帝寵逐漸穩固,關鍵是刷自己因著不能親自生兒育女的哀戚刷的好,皇帝深以為然,非常贊成容貌酷似云風篁的謝猛長留宮中,以為慰藉。 因為并非真的需要這個侄女填補內心的空虛與遺憾,云風篁其實沒怎么管過她。 早兩年,她還沒正式接手宮務,再加上膝下沒有皇嗣要照顧,倒是親自督促過一段時間課業。 后來漸漸的忙碌起來,就是放養。 不過是安排人手去照顧,偶爾有空想起來,才喚到跟前詢問一二。 可能是因為姑侄相處時間不多的緣故,云風篁總覺得這侄女還是個小孩子一樣。 如今被小江氏來提醒,才想起來謝猛今年也有十一歲,縱然距離出閣還有兩年,卻也該相看起來了。 “……既然祖母問起來,卻不知道祖母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呢?”她沉吟了會兒,問。 小江氏笑容有點兒微妙:“聽說祖母的意思是,猛兒性子嬌,又一向養在娘娘跟前,只怕越發的任性刁蠻。若是嫁了外頭的人家,恐怕會跟舅姑夫婿處不來,到時候成為一對怨偶可怎么辦?所以還不如親上加親……十三嫂呢覺得猛兒差不多是您養大的,這婚姻大事當然要聽娘娘您的意思,所以不敢說什么。” 云風篁笑了笑,心說難怪謝猛這才十三歲,就算親娘比姑姑上心,覺得該給女兒考慮終身大事了,卻也犯不著這會兒就開始催促,何至于要讓小江氏專門跑這一趟? 合著是被祖母逼到頭上,只能推了自己這小姑子出去做擋箭牌。 想也知道,謝家老夫人所謂的親上加親,必然是希望謝猛嫁給她娘家的子弟。 站在謝家老夫人的立場上考慮,再沒有比謝猛更合適抬舉她娘家門第的人選了。 作為云風篁“最寵愛”的侄女,被長年視若己出的養在宮里,連皇帝據說都十分看重,一旦出閣,想也知道能夠給丈夫、給夫家帶去多少恩澤,最關鍵的是,她還是謝家老夫人的嫡親曾孫女兒。 要是跟夫家鬧了矛盾,謝家老夫人自己就能調停,根本不需要承擔得罪帝妃寵愛的晚輩的后果。 可以說是有大家貴女的實惠,卻沒有迎娶大家貴女的風險。 ……但這只是謝家老夫人的考量,謝猛的親娘小陳氏當然是不甘心的。 其他不說,就說謝猛如今的這個經歷這個地位,嫁給正兒八經的高門大戶都是綽綽有余,甚至不是嫡子怕都不敢提親,為什么要便宜了老夫人的娘家? “這事兒本宮知道了。”云風篁想清楚之中微微頷首,說道,“本宮一早對猛兒有著安排,祖母卻是說的晚了點。” 想想干脆絕了謝家老夫人的念想,“奣兒跟闊兒,本宮也都打算好了。畢竟她們的父母愿意將孩子送進宮來陪伴本宮,本宮總也要為她們計長遠,是吧?” 等送走小江氏,云風篁面上神色就淡了下來:“鄉野人家就是鄉野人家,怨不得皇后那些高門貴女瞧不起本宮的出身。上一次的敲打才幾天?這會兒,連祖母都給娘家著想去了!她膝下子嗣眾多,地位穩固,有什么需要求著娘家的地方,值得拿嫡親曾孫女兒,還是本宮的親侄女,去給娘家賣好?” 清人小心翼翼的安撫:“興許老夫人只是憐惜娘家無人頂立門戶?” “那就應該好生督促他們上進,而不是犧牲猛兒的前途去成全那一家子!”云風篁沉著臉,“一個個爭光立功磨磨蹭蹭,見著點兒好處倒是無孔不入!猛兒才十一就這么惦記著,等她及笄了,是不是得打出腦子來?!” 左右都不敢作聲了。 云風篁生了會兒氣,就讓人去將仨侄女都召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