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諜戀莊周

第198章 我當你人質

諜戀莊周
     “滿慎,放了我同學,我當你的人質。”

    那個大叔沒有否認自己的身份,哈哈大笑起來。

    “叢沛楠,哈哈哈,我還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是警察,看來從你一開始出現在南城,就是沖著我來的。”

    佚小莊笑了笑,淡定的說:“你全猜錯了,我不是警察,來南城也不是沖著你來的,但你小看我這件事說對了。”

    佚小莊把手里的槍扔到一旁:“演習的軍人馬上就要找過來了,你確定要在這繼續聊天放了我的同學,我跟你出境,帶著我才能拿到叢天釗的遺產。”

    滿慎和何滿對視了一眼,佚小莊本以為兩人會同意,沒想到他倆突然開槍,佚小莊立刻一個打滾,躲開的射擊范圍,再抬起頭時,看到滿慎和何滿,一人挾持了一個女生。

    佚小莊怒道:“滿慎,你這是什么意思”

    滿慎笑道:“看不出來嗎我要你陪我出境,但是我不會讓你當人質的,你最好乖乖聽我的話,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你的兩個可愛的同學會不會受傷。”

    “還有,藏著的兩個人,啊不,應該說是三個人,你最好別讓他們跟來,否則我可不保證我會走火。”

    佚小莊憤恨的看著滿慎,手放在身后,對著周翼和石子墨下指令。

    “穩住,不要妄動。”

    孔岳也已經趕過來了,他強忍著沖上前去救下何郁薰的沖動,理智的選擇和石子墨會和。

    孔岳看到佚小莊的手勢,不可思議的看向石子墨。唐國特種兵專用的手勢,為什么佚小莊會,為什么周翼能看得懂。

    其實孔岳在心里早就知道了答案,一直不肯相信罷了。

    佚小莊只能跟著滿慎走,她早就猜到了,這次軍演的提前,就是為了截堵滿慎,她也相信軍隊馬上就會來。

    佚小莊本來不想出現,等著石巖和史齊琛來處理這件事,若不是勸不住兩個女生,又放心不下她們,她和周翼不會違反紀律,偷偷進入軍演場地。

    此刻因為這兩個女生,佚小莊徹底陷入的被動之地。

    “好,我聽你的,我還真好奇,你怎么從兩個軍區的軍隊夾擊中,順利出境。”

    何滿看了看佚小莊,又看了看前方的路,示意佚小莊走在前面,佚小莊只能走在幾個人的前面。

    隨后何滿對隱藏在暗處的三個人喊道:“你們最好在原地不動,我的槍可是上了膛的。”

    看到后方沒有了任何的動靜,何滿才放心的跟著佚小莊走遠。

    佚小莊看著章雯思的腳幾乎不能走了,幾乎被人高馬大的何滿拖著走,看的很心疼,佚小莊想了一下,陰陽怪氣的說:

    “何滿,你死的這幾年在pi組織過的怎么樣啊我一直很納悶,pi組織不過把你們當條狗,你們怎么這么忠心呢”

    何滿把章雯思丟在地上,拿著槍指著佚小莊的頭,怒道:“你到底是誰,你怎么知道pi的事情。”

    佚小莊呵呵一笑:“我是叢天釗的女兒,我為什么不能知道pi你最好管好你的槍,如果走了火,我爸的遺產咱們誰都得不到了。”

    何滿不屑的大笑:“哈哈,叢天釗的遺產,我們早把資金轉移出境了,你以為我會在乎叢天釗的遺產嗎”

    佚小莊輕蔑的說:“你不在乎有人在乎,若不是我爸逃到唐國,恐怕pi想得到東西,早就得到了吧。”

    何滿終于變了臉色,佚小莊接著嘲笑道:“你把別人當傻子的同時,別人也在把你當傻子,你們就是pi的賺錢工具,如果pi真的信任你們,怎么會讓你呆在南城這么多年這些年你們除了給pi錢,他們給過你們什么好處。”

    “何滿,別自欺欺人了,若不是你們知道pi組織的陰險,滿慎怎么會找個替身替代自己,又怎么讓滿語婧跟著別人長大,你們現在到了絕境,不也只能靠自己嗎怎么不見pi組織過來幫你們呢”

    “我剛開始以為滿慎是易了容,可一直不明白,為什么eh死了,還有人有這么好的易容技術,現在想來,滿慎先生應該是整容了吧,你們防的不僅僅是警察和情安,而是pi吧”

    這下何滿連同滿慎都不淡定了,兩人都放下手里的人質,把槍口朝向佚小莊。

    在滿慎把槍口轉向佚小莊的瞬間,遠處傳來槍響,滿慎的額頭突然有了一個血洞,鮮血緩緩的流過滿慎沒有焦距的眼睛。

    何滿反應迅速,立刻抓住佚小莊的脖子,擋在自己的身前,用槍指著佚小莊的太陽穴,向遠處喊道:“我身上有最新型的人體炸彈,引爆器植入了我的體內,有種你們就開槍打死我,看看她會不會被炸成肉泥。”

    周圍瞬間安靜了,周滿拉著佚小莊慢慢的往后退,佚小莊的精神也緊繃到了一定程度,一直找著可以利用的機會。

    片刻之后,石巖站了出來:“何滿,你逃不了的,不如束手就擒,換個活命的機會。”

    何滿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滿慎,苦笑道:“活命,我最不在乎的是命,你若不讓我走,那就給我們兩個人收尸吧。”

    “嘭”

    逼上絕路的何滿,最終還是做了過激的選擇。

    只見一顆子彈帶著一陣血霧從佚小莊右肩噴出,子彈射入了附近的一顆大樹,而佚小莊右肩留下的鮮血,很快染紅了她半邊身子。

    佚小莊只覺的肩膀瞬間沒了知覺,身上的力氣也全被抽走,何滿一只胳膊架住了她,讓她勉強沒有倒下。

    而后劇痛襲來,佚小莊臉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他真的開槍了。

    瘋狂的何滿真的打傷了佚小莊。

    所有人都不敢動了。

    佚小莊受了傷,如果何滿身上的炸彈爆炸,她沒有任何自保的能力了。

    只有周翼發狂的喊著:“何滿,你個瘋子,你住手”

    “哈哈哈哈”何滿瘋狂的笑著,而后用槍指向佚小莊的太陽穴。“我就是個瘋子怎么樣啊,你們想要我的命,就保不住她的命”

    此刻的石子墨,反而比周翼還鎮定,他抱著發狂的周翼,不敢有任何的冒進。

    他也很痛苦,很緊張,也很想將何滿碎尸萬段,但他更不想在經歷一次失去她的痛苦。

    何滿拉著佚小莊逐漸的后退,在場所有的軍人都不敢上去,任由何滿越退越遠。

    佚小莊只覺的自己的意識慢慢的要從身體中抽離出來,她咬破自己的舌頭,又猛然搖了搖頭,試圖拉回自己快要消失的意識。

    突然間,佚小莊發現的隱藏在附近的一個影子。

    佚小莊輕輕一笑:“何滿,你怕死嗎”

    何滿沒有直接回答:“沒有任何交換條件,你必死無疑”

    佚小莊輕蔑的笑了笑:“我這人小心眼,記仇,你讓我死,我也必不讓你活”

    話音一落,佚小莊突然向后發力,何滿被迫連著退后好幾步。

    可后面是一個小懸崖。

    佚小莊竟想同歸于盡。

    那就一起死吧

    何滿放棄了掙扎,任由佚小莊推著自己由懸崖掉落。

    可是下一刻,身子已經懸空的佚小莊,被一雙強有力的大手,牢牢的抓住。

    何滿身上的炸彈承受不了這樣的撞擊,在何滿跌落懸崖底部的瞬間,爆炸了。

    佚小莊失去意識的前一刻,看著抓著自己的人,不由的想:

    唐醫生,果然還是你最靠譜。